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因为牌品差,所以要灭口

  说不清,最好的方法就是离的远!

  汴梁就像一支开弓的箭,飞速的朝办公室跑去。

  两步之后,他就不在担忧。

  距离已经产生,这时候乐伶艳再想脱,那可就迟了。

  办公室很近,汴梁很快就到了。

  奇怪的是,今天的办公室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这让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大家可都是热火朝天的在工作。

  他继续往里走,发现秘书室的门开着,穿过秘书室,就到了最里面的厂长室了。

  厂长室的门虚掩着,乐阳一人坐在茶座旁,泡着海参茶,若有所思。

  见到汴梁进来,乐阳用手指了指茶座的对面,示意他坐下。

  然后他说,“昨天早上,乐峰就坐在这里。”

  汴梁想问为什么,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乐阳就朝他挥挥手。

  “听我说。”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威严,绝不允许别人抗拒。

  在这个办公室里,向来只有他说话的份。

  乐阳继续说,“他来的时候,给我看了一份清单,你可以拿去看看。”

  说着,他拿过一张纸,汴梁伸手去接,却没拿到,因为乐阳将纸放到了桌上。

  他从来都不会直接递给员工任何东西,在他眼里,员工和他是不同阶层的人。

  汴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人家是厂长,他不得不忍。

  他伸手拿起了纸,上面的确是一份清单,有钱,有战舰,还有陆尸。

  “这是他的条件,替我解忧的条件。”乐阳在他看了纸条后说。

  汴梁明白了,乐阳这是在解释,乐峰是主动找上门的,而不是他安排的。

  这是在示好,可汴梁不明白,乐阳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要向他示好?

  乐阳看着他惊奇的样子,又挥了挥手,“要说的我都会说,你听着就好。”

  汴梁心里更不舒服了,他能听懂乐阳的意思,就是别问,该说的他都会说,不该说的问了也是白问。

  可是这态度,未免嚣张了点。

  汴梁还不知道,对于他这个新来的员工,乐阳的态度算好了,若是换作老员工,包括那些车间主任,到了他这里,可都得站着,而且还不能站的比他坐着高!

  这是他的驯人术,要想镇住整个工厂那么多员工,先得让员工怕你,就像奴才害怕主子的那种。

  若是有人不服,要么将他压服,要么就地开除。

  他才不管员工是不是人才,他只要奴才!

  不过,驯人也讲究循序渐进的,不能新人刚来,就直接开驯,那会把人吓跑的,所以他对新人的态度,习惯性的要比老员工好的多。

  乐阳看出了汴梁眼中的不服,但这丝毫没让他动摇,反而让他更兴奋了,他最喜欢那些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在他面前低头,这比他征服秘书更有成就感。

  “乐峰已经被抓起来了,明天就会召开讨论会。”乐阳淡淡的说着,仿佛说的是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

  但事实上,明天的讨论会,就是由他主持的。

  对于员工犯了死罪,工厂都会召开讨论会,讨论的不是员工的死活,而是这次事件给工厂带来的损失。

  工厂的处罚条例,都是根据损失的情况来定的,而死罪,必然给工厂带来了极为严重的损失。

  这个讨论会,要讨论的就是如何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至于犯死罪的员工,无论讨论会的结果如何,他的结局都不会改变。

  所以这不是审判会,而是讨论会。

  不过,员工虽然必死无疑,但在讨论会上还是有发言的资格的。

  因为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也最能提出改善的方案。

  但是,乐阳不想让他开口。

  “我不想让他参加这个讨论会。”乐阳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因为就在今天,乐峰发了好几条手讯给他,里面都是他做的一些丑事。

  那些丑事大都他不在乎,因为明天参加讨论会的,都是公司的高层,大家都心知肚明,即便乐峰说了,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可偏偏有一件事,他很在意。那就是每天午休的时候,他会找一些员工在保洁室打蹲,那是一种类似于扑克牌的东西,四人参与,对家合作,看那方最后抓的花多,就算赢。

  他是厂长,打牌的时候经常问对家你有什么,也经常命令对家打什么,因此,只要和他搭档的,基本上都会赢。

  成年人的游戏,都是带赌博性质的,赢了就有钱。

  这些钱并不多,不然的话,员工们都知道是去送钱的,又有谁敢来。

  乐阳在乎的也不是他赢钱的事情,他在乎的是他和员工打蹲时,蹲品有些差,如果被讨论会的高层们知道,那他就大大的丢脸了。

  而且高层们在休假的时候,也经常通过打蹲来联络感情,这事要是传出去,他的蹲友就会少很多。

  那些蹲友对他的前途很重要,所以他必须让乐峰封口。

  乐峰的要求很高,就是想要活命,这种事就算乐阳做起来也会非常的棘手,一不小心,把自己搭进去都有可能。

  打翻圣水,在工厂里可是极大的事情,凡是犯了这事的员工,从无幸免。

  乐阳不想帮他,所以把汴梁找来了。

  他喝了一口海参茶,说出了他的目的,“乐峰昨天给了你一块禁动牌,你和人事部乐煜说一下,他想让你把这块牌子放在黑核箱里。”

  黑核箱里装的是小型核弹,是四分厂装配车间里最可怕的武器,若是把禁动牌换了,把整个工厂炸了都有可能。

  这是一次栽赃,而且非常的狠,凡是意图炸毁工厂的人,那就是敌人了,可以就地击毙,无需讨论。

  不过这种武器的装配区域,防护的非常严密,非装配人员根本没机会进去。

  这种栽赃,也不是汴梁能够搞定的,他只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线,其他的事情乐阳早就安排好了。

  汴梁听了他的话,心里苦笑了下,乐峰啊乐峰,你用来害我的牌子,结果成了你的罪证。

  乐阳说完,放下了茶杯,他用握拳的手敲了两下桌子,用一种很诱惑的声音说,“销售部空出了一个位置,你明天就去报到吧。”

  汴梁明白,这是乐阳许下的报酬,只是这报酬,对自己的诱惑不大,他的目标是拿图纸,做什么工作都不重要。

  可是,从乐阳的眼神里,他明白,这事情,若是拒绝了,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

  乐峰是个死刑犯,无非是早死晚死的事情,自己犯不着为了这些小事得罪了厂长。

  汴梁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往厂外走去,他要去人事部报告。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