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唐朝贵公子

正文 第二十六章:敕命来了

唐朝贵公子 上山打老虎额 4640 2020-06-29 19:24

  众人散去,三叔公却没随众人离去。

  他本是在城外的庄子里住,好不容易来了陈家一趟,一开始是担心陈正泰。

  可突然想到哎呀,我的孙子我的孙儿呢。

  于是便四处张望,好不容易找到了陈正德的身影。

  见他身上系着围裙,手里还提着装猪食的桶子,傻头傻脑的样子在那眺望,好像他也见着了三叔公,于是咧嘴乐了,兴高采烈的道:“阿爷,阿爷”

  一见到自己的亲孙,三叔公顿时老泪便哗啦啦下来,忙上前去,陈正德黑了,也瘦了,咧嘴露出牙来,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正德啊,你你你瞧瞧你的样子,哎呀”

  “阿爷。”陈正德仰头,看着三叔公,道:“我方才就见着阿爷了。”

  “那也不打个招呼,你呀你”三叔公干瘪的嘴唇哆嗦着,老泪流淌。

  “可是猪要下崽了呀,阿爷,你是不晓得,昨日它下了崽,身子虚的很,这母猪的产后护理,是极紧要的。若是护理不周,便催不出奶来,那一窝崽子,便饿的哇哇的叫,马叔他白日要去当值,只有夜里才在,这白日,我得好生护理着,阿爷你不晓得那些崽子长的有多好”

  陈正德兴致勃勃地说着,高兴得手舞足蹈,听的三叔公心顿时凉了。

  想到陈正泰,再想到眼前这么个玩意,脸已拉了下来。

  “阿爷咋不说话啦,阿爷,你脸咋黑沉沉的,那母猪下了崽,也没阿爷脸色这样的难看”

  三叔公气得眼前一黑,抬起手来便是一巴掌打在了陈正德嫩生生的脸上。

  啪嗒!

  一个重重的耳光。

  陈正德直接被打翻。

  三叔公咆哮道:“你这没出息的狗东西,我我”

  拂袖,气咻咻地走了。

  陈正德一骨碌翻身下来,呆滞地看着阿爷远去的背影,摸了摸火辣辣的脸,接着又吸了吸将要流出来的鼻涕,缄默无言。

  良久,他突然脸色变了,啊呀一声,喃喃自语道:“不得了,要去催奶了。”

  于是捡起地上打翻的馊水桶子,心急火燎的朝猪圈方向小跑去了。

  次日清早。

  礼部尚书豆卢宽一脸狐疑的请求入宫觐见。

  此次河西大捷,礼部叙功,为了此事,身为礼部尚书的豆卢宽可是一宿没有睡。

  尤其是宫里递出了一张条子,让豆卢宽百思不得其解。

  他觉得无论如何,还是入宫见一见陛下,免得自己领会错了陛下的意图。

  一面入宫,豆卢宽一面心里琢磨陈正泰看来还真是陛下的门生哪,如若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恩荣。

  见着了李世民,李世民偎在软塌,似乎身体有些不好,他抬头看了豆卢宽一眼,淡淡地开口说道:“朕刚刚见了三省诸卿,豆卢卿又来了,说罢,何事?”

  豆卢不姓豆,姓豆卢,乃是鲜卑人,他的母亲很显赫,乃是隋炀帝的妹妹。

  而事实上,豆卢宽还不只是隋炀帝的亲戚,实际上,也是皇家的亲戚,毕竟当今的皇族李氏和前隋的皇族杨家也是有亲戚关系。

  所以某种程度,李世民和豆卢宽的关系,倒是有点像民间那般所谓嫂子的侄子的连襟的二大爷之类的关系。

  豆卢宽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世民一眼:“陛下,臣奉旨为将士叙功,只是有一事不明。”

  李世民显得有些虚弱,抬眸看了豆卢宽一眼:“何事?”

  “这陈正泰”

  李世民吁了口气,拉着脸道:“此子虽未在军中效劳,可西征之疫,他在朕身边为之谋划,也算是功劳,朕敕其为县男也有错吗?”

  “不,臣的意思是”豆卢宽心里想,非军功不封爵,陛下却是不拘一格,可见这姓陈的简在帝心,真是见鬼啦,姓陈的居然也能发迹。

  他心里不禁有一丝波澜,有一种连那种智障也可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感觉。

  不过他努力作出恭顺的样子:“臣的意思是,陈氏所封食邑之地,地名有些古怪,是否”

  李世民显然没兴趣和豆卢宽继续纠缠下去,挥挥手:“不必,按朕心意即可。”

  豆卢宽晃晃脑袋,只好颔首:“喏。”

  李世民呷了口茶,这时身边的宦官突然发出一声怪叫:“陛下”

  李世民一脸疑惑地看着宦官,随即宦官忙是掏出了锦帕一瞬间,李世民明白了,他接过了锦帕,擦拭了自己的鼻子,果然又是鲜血淋漓。

  这一幕看的豆卢宽目瞪口呆。

  宦官道:“陛下,奴去传御医。”

  “且去!”李世民皱眉,看着锦帕上的血迹,眉头皱起,眼底深处,似乎带着深深的隐忧。

  陈正泰起了个大早,洗漱去吃早饭,听说小猪都已生产了,他想吃完饭之后去看看。

  似乎现在有千头万绪的事等着自己,可不管怎么样,他最关心的还是那一窝猪仔,毕竟那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念想,很有纪念意义。

  来到了饭堂,却见三叔公和父亲陈继业已经高坐吃茶了。

  见了陈正泰来,三叔公立即激动的道:“正泰,正泰,你来,坐下,哎呀老朽还是有些不放心,昨日你去见驾,见了皇帝陛下,你如何奏对的,你不会说什么胡话吧,老夫是一宿未睡啊,就担心你还年轻,不晓事,说了什么话,得罪了他。”

  陈继业预备着要去盐铁使司当值,不过对此也很上心。

  儿子还小嘛,若是得罪了李二郎那个小心眼,天晓得会如何。

  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儿子,等待着儿子的回答。

  陈正泰道:“我和恩师议论了一下国家大事,而后就是请恩师吃汤,后来恩师流了鼻血,就让我告退了。”

  “呀,陛下都气的流鼻血啦。”三叔公一跺脚,吓得脸色惨然:“陛下怎么会和你议论国家大事呢,我觉得这有阴谋一定是的他不会收了你这门生,提了裤头不想认账找个由头收拾你吧?哎呀呀帝心真是难测,伴君如伴虎。”

  三叔公永远都是操碎了心的模样。

  陈正泰想要解释一点什么。

  外头有人道:“宫中来人了,有诏书。”

  听到诏书二字,陈家上下都打起了精神。

  陈正泰和三叔公,陈继业三人忙去中门。

  到了中门,便见一宦官焦灼等候,随即扯着嗓子宣读道:“敕曰”

  一听到敕曰二字,陈父和三叔公不禁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但凡是敕命,一般都是封官加爵都诏令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