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作者:遥途      更新:2021-01-31 20:20      字数:2327
  小,他们分辨不出来,万一误食了怎么办?尤其瑾儿那么调皮,他这回偷出来的是痒痒药,如果他偷出来的是毒药,岂不是把瑜儿给毒死了?凌儿,母皇一向因为你的出色而自豪,可没想到你做出这样让母皇伤心的事情来!”
  一想到瑾儿如果手一哆嗦。偷出来的是毒药,我就后怕得要命。
  凌儿还是不说话,垂头站在那里。任我怎么训他,他就是不说话。
  我真是被气到了,眼瞅着自己的儿子做出让人失望的事情,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油然而生。
  莫诩走到我身边,叹了口气道:“这事瑾儿也有错。他不该给瑜儿用药,你也别这么严厉地埋怨凌儿了。”
  别看莫诩以前自己是个小霸王,自从他当了爹以后我才发现,其实这家伙最疼孩子,每次孩子做错事,我教育孩子的时候。莫诩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求情。
  我别过脸,真的有些拿凌儿没办法了,大道理我全部都讲过。他也全部都明白,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凌儿会弄这些稀奇古怪的药,他哪里来的药?
  流渊对于凌儿的要求一向极其严格,他此刻的心情也不好,沉着脸不言语。
  另外几个男人坐在一边也不说话。连以往对凌儿赞许颇多的方倾都没有多说,他双眉蹙起。似乎在沉思。
  对凌儿的教育最终无果,不管我怎么问、几个爹爹如何劝说,这孩子就是不开口。气愤冲上大脑,我一气之下,派人将凌儿关进自己的寝殿去反思!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随便出来。
  凡尘和初痕纷纷劝我,说凌儿还小,要我多点耐心。
  我的耐心还不够多吗?看看他那个打死也不肯说的样子,我真是没法子。
  最后,我决定先让凌儿回寝宫里反思,待得晚上,再让流渊过去跟他谈谈,流渊以往与凌儿最为亲近,毕竟两个人身上流的都是玉家的血,还是有一些共性的。
  可是我万万也没有想到,就关了这么一下午,就关出事儿来了!
  晚间流渊过去看凌儿,居然发现凌儿失踪了!宫殿里里外外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我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门,眼前一黑,几乎昏厥过去,站在我身后的风吟搂住我,将我揽进怀里,轻声劝慰:“宁,别担心,我们这就去找!一定把凌儿找回来。”
  几个男人也着急了,纷纷去安排寻人的事。
  一来二去,屋里只剩下我和站在一边找不到位置的上官岚溪。
  岚溪走到我身边,试着劝我,“宝宁,别着急,凌儿一向聪明伶俐,就算有歹人劫走他,依照他的智慧,也不会受伤的。”
  我一手支着头,只觉得头疼万分,“我只担心这孩子记恨着我关他,自己偷跑出去,他那么倔强的性子,如果故意藏起来,要去哪找啊?”
  岚溪伸手握住我放在膝盖上的手,轻声道:“如果你想知道他的想法,为何不找我?你看不透他的心思,但我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摇摇头,“连自己儿子的心思都弄不懂,我这个当娘的太失败了!哪还有脸去找你帮忙?”
  “宝宁,”上官岚溪叹息道,“你还是没把我当自己人。”言语之间有落寞的情绪。
  我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良久,他思索道:“寝殿周围都有人把守,那些侍卫们都没有看到凌儿出门,他会去哪呢?皇宫的地下密道还在使用吗?”
  【不好意思发晚了,上午一直有事,没时间校稿,拖到现在才发。我计划明天发大结局,看看我能不能写完吧,所以明天的章节会晚上发布,大家明晚再来看。另外有同学问岚溪和小五的h都没有,因为这书是第一人称文,前面的h都是从阿宝的视角出发的,岚溪和小五的我突然想换个角度写,所以计划放在番外里,大家期待番外哦~~~】
  ps:【感谢热恋^^同学的打赏,感谢程丹丹、恒龙马赛克两位同学的粉红票票~~~么么哒~~】
  第465章终于团聚(大结局)
  “密道?早封了,前两年就封上了,是我亲自督办的,而且凌儿的寝殿是新建的,原来的密道没有通到那里。”
  上官岚溪笑了笑,“凌儿可以背着你藏那么多药,难道不会背着你进密道吗?”
  我瞪岚溪,“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凌儿是个内藏祸心的小包子吗?”
  “宝宁,客观地想一想,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虽然我极其不情愿相信岚溪的话,可是自从凌儿的寝殿里找出毒药以后,我越发的觉得过去这些年我似乎并没有真正地了解过自己的儿子,他聪明懂事的外表下,到底藏着一颗怎样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岚溪见我半晌不语,无奈地叹口气,“看来你还是拿我当外人,不肯信我,这话若是换成其他人说,恐怕你现在早就跑去凌儿的宫殿里查看密道了吧?”
  他语气中的失落令我有些透不过气来,其实我不是不愿相信他,只是还在恼他不辞而别、一别五年的行为,我知道这样有点矫情,可是面对岚溪,不知为何,我就是想矫情一次。
  沉默良久,我清了清嗓子,“走吧,陪我去看看,凌儿的寝殿里到底都藏了哪些猫腻?”
  率先走出门去,往凌儿的寝殿方向而去,余光瞥到岚溪的桃花眼中泛出兴奋的光芒,紧紧跟在我身后,就像多年前,我把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目光呆滞的街头神棍领回家时,他也是这般紧紧跟在我身后。
  时光流转,一切都在悄然改变,或许我该承认这些改变。
  来到凌儿的寝殿内,方倾正在指挥侍卫们从里到外搜索,寻到蛛丝马迹。
  方倾抬眼见到我们,“宁儿。你来的正好,我刚要差人去请你。”
  “有什么发现?”方倾心细,所以留他在凌儿的寝殿内查线索,其他人都到附近去寻找。
  方倾递给我几张纸,皱眉道:“你瞧瞧这个。”
  我接过来一看,顿时,心都要碎了。这几张纸全是凌儿平时练习画画时的草稿纸,都是画得不满意的废稿,纸是方倾找到后重新舒展开的,一看就是凌儿画完后不合心意随手团起来扔到一边的。
  而画纸上画的全部都是一个面目与他极其相似的男子。那男子或喜、或怒、或嗔、或笑,手里牵着一个小孩子,而那小孩子一看就是凌儿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