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作者:遥途      更新:2021-01-31 20:20      字数:2320
  ,不顾我的挣扎,抱着我往外走,冲着外面的侍卫吩咐道:“凿门!”
  就在这时,冰门里传来青嫩又倔强的声音,像隔了很远似的:“母皇……”
  莫诩的脚步凝结,我立刻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扑向冰门,朝里面喊道:“凌儿!凌儿,母皇在这里呢!凌儿,快打开门!”
  凌儿沉默不语,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规规矩矩地唤我母皇,这些年来,因为他是太子,我们处处以最严谨的宫廷礼节要求他,凌儿学得很好,也一直遵守着,在公共场合极少唤我娘亲,都是母皇这样尊重的称谓。
  “凌儿,打开门好吗?里面很冷,会把你冻坏的。”
  良久良久,再次传来他的声音,“母皇,只有你一个人进来可好?”
  我下意识地转头看身后的男人门,莫诩、流渊、方倾、初痕、风吟、凡尘,还有岚溪,他们的脸上均浮现着忧虑的神情。
  我望着他们,不约而同的,几个男人一致地点头,像是在说:进去吧!
  刹那间,我觉得他们对我的宠溺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极限。每一个人都想陪我进去,可是他们全部选择了留给我和凌儿单独相处的空间。
  “好,好,娘亲一个人进去,爹爹们都不进去,你把门打开好吗?”
  凌儿想了想,“那你让爹爹们走远一点,儿臣只是想跟母皇单独待一会儿,听母皇讲讲儿臣的身世。”
  我连连点头,“好。母皇答应你,只要你打开门,你问什么。母皇都告诉你,好吗?凌儿,快开门吧!”
  说话之间,身后的男人全部齐刷刷地退到了冰谷外面,将冰门前的空间留给我。
  “凌儿。爹爹们都出去了,你听听,已经没有他们的声音了,你把门打开吧!”
  又是过了好久,才听到里面传来微弱的悉索声音,片刻后。冰门缓缓地闪开一个小缝隙。
  随着缝隙的增大,直到可以进去一个人,我赶紧迈步。想要挤进去,而与此同时,身后一阵冷风倏然袭来,一股力量从后面冲过来,我前脚刚踏进冰洞。那股力量便将我推了进去。
  凌儿见到我进来,迅速地合上冰门开关。那道冰门再次合拢,可饶是凌儿动作再快,已经有人贴着我的后背跟进来了。
  我站稳身形,转身看去,顿时愣住。
  一身紫色长袍,冷峻而白皙的面容,闪耀着光芒的琥珀色眼眸——居然是五年不见的金弈尧!
  这一刻给我带来的冲击不亚于得知凌儿失踪时的冲击,该死的!他还知道现身!
  冰门在金弈尧的身后关严,凌儿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充满惊讶:“老师,你怎么来了?”
  老师!!!
  我再次震惊,凌儿与金弈尧竟然是相识的!还管他叫老师?
  连忙上前两步,抱住站在一边的凌儿,他的小身子冰冷冰冷的,我解下身上的披风裹住他的身体,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两口,拉着他的手放在唇边呵气,“凌儿,冷不冷?快让娘亲看看。”
  凌儿摇摇头,微垂双眸,没有说话。
  我捧住他的脸颊,看着他眼睛下面还泛着泪光,顿时心疼得撕心裂肺,紧紧地抱住他,“对不起,是娘亲不好,娘亲不该罚凌儿,不该把凌儿关在寝殿里,是娘亲的错!”
  说着,我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的金弈尧,不,不应该叫他金弈尧,他分明就是该死的、不负责的大混蛋月龙亭!
  怒气冲上心头,我对他嘶吼道:“你还知道出现!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他的眉毛紧紧地纠结在一起,长长地叹气,“清儿……”
  我还想再吼他,尚未开口,被凌儿拽住衣角,低头便看见凌儿扬着小脸摇头,“别训老师,母皇,老师很关心儿臣,对儿臣好,就像爹爹们一样。”
  老师……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抱着凌儿,看着月龙亭,咬牙道:“这么说凌儿寝殿内藏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是你教他配的?”
  月龙亭上前一步,想要靠近,我立刻抬手制止,“站住!今日你若不能给我和凌儿一个完整的交待,我和他都不会原谅你!”
  月龙亭无奈地摇摇头,眉宇之间立刻浮现出一抹熟悉的神色,那是每每他拿我无可奈何时便会露出的神情。
  “清儿,我……”他艰难地开口,似乎不知该如何说起。
  我心中有气,“说不出来?那就等你想好了再说,如果你还想再纠结八年!!”
  凌儿在怀里拽我的衣服,小声道:“母皇,别吼老师,儿臣知道背着您跟老师学习毒术是不对的,可是儿臣真的喜欢炼毒之术,母皇不是也说过,天下奇毒出锦月,锦月国的炼毒天才有很多,还要让儿臣以后妥善对待锦月国的毒师。”
  听着他一口一个“儿臣”、“母皇”,我顿时觉得自己与凌儿这般生疏,抚摸着他凉凉的脸颊,我温柔道:“凌儿,唤我娘亲,好吗?”
  凌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呆着眼梢的凤眼看上去神采熠熠,他咬着唇点点头,“娘亲……”
  我高兴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两口,“走,凌儿,我们先出去。这里太冷了,娘亲怕冻坏你。”
  凌儿摇头,抬起手指,指向我身后的冰棺,“娘亲,那里面躺的可是我的亲生爹爹?”
  我胸中一阵堵闷,竟不知该如何回答,躺在那里的是他的亲爹爹,站在眼前的这个也是他的亲爹爹。
  这时,月龙亭叹息一声。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凌儿,冰棺里的人是你的亲生爹爹,他的名字叫玉凌波。而我,也是你的亲生爹爹,我的名字叫月龙亭,可能你对我的另一个称呼更熟悉,人们一般称我为景轩帝。”
  凌儿顿时愣怔住。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月龙亭,说不出话来。
  显然,饶是他的小脑袋绝世聪明,也想不明白其中复杂的关系,想不明白为何他会有两个亲爹?
  月龙亭走到我和凌儿面前,万般复杂地看着我们俩。良久,沉沉地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二人。”
  他明亮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和凌儿,我别过脸去不想看他。泪水默默地从眼角留下,“八年来你都不肯相认,你躲我,我可以原谅你,可是你连凌儿也不要了吗?他是我们的儿子啊。我给你生的儿子,你看看。他从里到外都透着你月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