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作者:遥途      更新:2021-01-31 20:20      字数:2308
  求娘亲原谅爹爹吧,让爹爹回来,我们一家团聚,日后让孩儿好好侍奉爹娘,孝敬爹娘!”
  凌儿说得情真意切,我的眼泪跟着刷刷地流下来,仿佛只在刹那间,我的凌儿长大了!
  一把抱住凌儿,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在他的脸上亲了几口,“凌儿乖,快起来,娘亲也不好,这些年来没有将事实告诉你。”
  凌儿的脸贴在我的怀里,“是凌儿的错,前几天在寝殿里藏毒也是凌儿的错,其实凌儿早就认错了,回去以后凌儿就向瑜儿妹妹道歉,身为长兄,我没有以身作责。反倒差点害了妹妹。”
  “好凌儿,凌儿是娘亲的好儿子。”我忍不住再次亲他的脸。
  抬头时,我的脸颊上一热,月龙亭柔弱的唇落在我的脸颊上,就像我亲凌儿一样,“吧唧”一声,响亮地亲在我的脸上。
  我瞬间僵住身体,这个家伙……我可没说要原谅他呢!而且,凌儿还在呢!
  月龙亭亲完我,恬不知耻地垂下头。又在凌儿的脸上也亲了一口。
  “凌儿,日后爹爹会陪着你和娘亲,寸步不离!”
  凌儿狂点头。“好!”
  月龙亭这家伙也不等我说话,便抱起凌儿,大步走向门口,打开冰门的开关,在凌儿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凌儿连连点头,冰门打开的时候,他把凌儿递给守在外面的流渊,顺手又关上冰门。
  高大的身影向我走来,在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之时,身体被他牢牢抱住。温热的唇堵住我的嘴巴,舌头毫不迟疑地冲进来,纠缠住。吮吸、辗转,重重地吻我,好似要将分别八年来所有的吻全部补回来。
  唇分之时,他抵住我的额头,不断喘息。低低地道:“清儿,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就是死,我也要死在你的面前,清儿,我的清儿!”
  我狠狠瞪他,“闭嘴!”刚见面就提死字!讨厌!
  “你的病……怎么样了?”
  “在努力治疗。”
  那就是说还没好。
  他勾起唇,微微一笑,笑容中透出坚毅,“清儿,死过三次以后,我突然间很怕死亡,所以当我知道金弈尧身染重病之时,懦弱了,胆怯了,害怕我真的再死掉,再没有重生的机会。可是今天得知凌儿失踪之时我才发现自己真是错的离谱,什么是生命的意义?生命的意义在于活着的每一刻都能与关心的人在一起,哪怕是短暂的,这段生命也是有意义的!清儿,请原谅我错过你八年,让我以后留在你身边,做一名称职的丈夫、合格的父亲!”
  我忍住眼中的泪水,环抱住他的腰,“亭……回来吧,我和凌儿需要你。”
  错失的过去一去不返,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把握当下。
  月龙亭回来了,几年的游历令他卸去一切光环,以一个平凡的、普通的姿态回来了,尽管他身上的病还没好,但是我们会共同面对,哪怕他的生命只有一天,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对着冰棺内的醉桃儿深深地拜下去,月龙亭说:自己拜自己,这种感觉很奇怪。
  我叹了口气,看来是该给冰棺里的人举行葬礼了。
  从冰谷里出来,大家全都等候在外面,男人们的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我皱着眉看他们,“你们究竟是不是我男人,全部都被他收买,合伙瞒着我一个人!”
  月龙亭这厮早就偷偷分别与他们联系了,几个男人在为他保密,等着合适的机会让他与我相见,怪不得这些年我怎么也找不到月龙亭的下落,身边的人全在瞒我,我能找到都怪的!
  月龙亭在身后毫不避讳地抱住我,亲昵地在我耳畔道:“要怨就怨我吧,他们都是被我教唆的,我不介意你使出各种手段惩罚我。”
  怎么觉得他话里有话呢?正在琢磨着,他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补充道:“要在床上惩罚哦。”
  我去!没个正经!
  在回宫里的路上,上官岚溪找了个我落单的时机凑过来,委屈地道:“宝宁,你也看到了,我这些年都是被我娘和景轩帝威胁的,他们不准我来见你,你不能一直怪我啊,我对你的心意日月可鉴!”
  我侧过头,笑眯眯地看他,“上官爱卿,你的帐,咱俩慢慢算。”
  他的脸上一僵,伸手就要来拉我,“宝宁……”
  我赶紧躲过他的手,“不许随便碰我!你一碰我就会读我!”
  他苦着脸,“我保证不读你,你不能连手都不让我摸啊。”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偷偷读我?”
  “我……我发誓!”
  “用什么发誓?”
  他眯着桃花眼,“用我这辈子的性福发誓。”
  他的重音咬在那个“性”字上,我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脸上一红,“呸!朕可不会为你的性福负责,换个!”
  他挠挠头,极度为难。“宝宁,你这是想逼死我吗?”
  我歪着头,笑了笑,伸出手指勾了勾,“过来。”
  这货屁颠屁颠地凑过来,我的手在他的腰上一摸,摸出一样东西来,摊在手心里,“就它了!以后你再敢不经我的同意就随便读我,我就把它扔了。如果你再敢不辞而别,我就把这东西亲手烧了!”
  上官岚溪愣愣地看着我手上的钱袋,那是他一直细心保存着的钱袋。那是十年前他小心翼翼交到我手上请我保存的钱袋,那是十年前被我拒绝的钱袋。他的眼眶有一点湿润,定定地看着我,“宝宁……”
  我伸手抱住他的腰,踮起脚在他的唇上吻了吻。低喃道:“岚溪,你的钱袋我为你保管,一辈子!”
  他动容,抱住我想要再吻我,我把手指按在他的唇上,调皮地笑道:“以后你赚来的俸禄也要交给我。不许私藏小金库!”
  岚溪脸上一黑,我满足地收起钱袋,拍拍他。“哪天带我去见见婆婆吧,再不去的话,她一准儿又要挑我的理了。”
  岚溪一脸“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样子,站在那愣愣的、傻乎乎的。
  ------
  月龙亭和上官岚溪回归后的日子过得既平谈又幸福,我觉得自己一直失落的心被填满了。
  那一年的除夕。我终于吃上了盼望已久的团圆饭,八个男人一个不少地围坐一桌。孩儿们绕着桌子追追打打,耳边充斥着无边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