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冰山律师 第56章
作者:c时光      更新:2021-02-05 01:00      字数:2468
  孩。我撇撇嘴说到。
  明明个子比你高,头发比你长,除了年纪……其实这个想法,可不是就是小孩子气了……
  嗯呐,你不是。她笑着说。那你叫什么?她问。
  刘净。
  小净你好,我是言夕。
  初次见面般,她伸出了手。
  言言你好。
  伸手,回握。
  称呼让她愣了愣,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挂上了我看不懂的笑容。
  两手相握,这么近,那么远。
  你那,是我到不了的彼岸。
  ☆…………分界线…………☆
  好吧,这一次性还写不完了
  所以,下次继续吧……
  这个番外是根据之前写得一个了,希望有好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四彼岸
  番外四
  《彼岸》刘净篇
  彼岸,意思大概是另一边的意思,佛教认为有生有死的境界,超脱生死的境界,比喻所向往的。
  而彼岸,在我的理解上是,看上去很遥远,但清晰,却是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地方。
  一种精神追求。
  言夕,就是我想到,却到不了的彼岸。
  抬头看着面前静静喝着果汁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她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怎么了?
  听到声音,才发现自己就这么看着她,发起呆来。
  没什么。
  无聊了?她问。眼里有着笑意。
  没……我喃喃。不是无聊。
  难得你休息过来,想去哪?她的语气宠溺。
  所以说……这算什么……话不可能出口,只能心里默默叹口气。
  不能爱恋,那便暗恋。
  这是自己的决定不是吗?所以收起了明目张胆的心思,打着朋友的幌子,一点一滴,一丝一厘,慢慢的接近她,接近她,接近她……就像现在。
  她是一个防备心很强的人,却对自己很是纵容。隔着一座城的距离,却亲密无间。
  知道她的喜好,知道她的习惯,知道她的交际圈,知道她的……多到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
  而她,也是如此的了解自己。
  她们现在算是朋友吧……好朋友。不是希望的,却也是比陌生好太多的。不敢再开口,怕打破现在的平衡,得不到,也希望在她身边。会和她说未来的计划,计划里有她。闻言她只会笑,温柔的笑,敷衍的笑。
  甜蜜,苦涩。
  看了下时间,差不多该是晚饭的点了。于是说道:言言,你做饭给我吃吧!
  看到她瞳孔一瞬间睁大,很快恢复正常,表情淡然,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尴尬红晕。
  言言?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
  我……
  嗯?
  我不会做饭。
  她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却努力维持着淡然。很可爱。
  我也不会。我对她眨巴着眼睛。所以我们去外面吃吧!
  好。
  她点头,起身结账。
  没有争抢,因为知道她会生气,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尊心和让她生气比起来,似乎有些微不足道了。
  总有一天,自己会养着她,一辈子。
  时间转瞬即逝,终于要毕业了。
  忙着毕业,忙着论文,忙着实习……所有的事情接踵而来,忙得没有时间去看她。每天停下来,只有只言片语的短信,电话匆忙接通,快速挂断。
  她似乎,也很忙。
  她在忙什么呢?停下来的时候总会想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忍着要去看她的冲动,自己现在在为未来铺路,不能分心!
  可是如果我知道,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会发生了我承受不了的事情,我大概,会后悔之前的决定。
  她,结婚了。
  新郎是谁?泪眼模糊,看不清楚。却知道,她极美。
  我在她楼下,看着她被人接下来,抱进婚车,车队扬长而去。
  伸手招来计程车,跟到酒店。来做什么呢?阻止?什么身份?何种资格?而且……凭什么?
  突然间,我的世界,光灭了。
  一切的努力,白费了……想着导师叹息自己要放弃出国的机会,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我去。
  你终于想通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去了会……
  导师的念念叨叨完全听不进去,只是机械的应声。
  现在,不就只能离开吗……离开,有她的地方。
  逃避是懦弱,却已经没有了勇敢的力气。
  站在门口,看着她,美丽的她。张口,言言,再见。
  你再也不是我的言言了。
  彼岸,就只能远远的在那到不了的距离里。
  从那时候到现在,六年了,整整六年。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互相联系,似乎曾经美好的时光就是云烟,已经消散。
  步为芷已经看过来很多次,待会是要解释一下……她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五之try
  番外五
  《try》言夕篇
  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放下那段感情。但是当再一次见到那个人,便知道,所有的放下,淡然,都是如此的自欺,欺人。
  当独自一人时,总会想,也许每个人心底都有那么一个人,已不再是恋人,却也成不了朋友。时间过去,无关乎喜不喜欢,总会很习惯的想起她。然后希望你她一切安好。
  说得如此,却其实也只是一种自私,一份懦弱。
  二十四的年纪,遇到了还只是十八花季的她。
  她的步步紧逼,层层引诱,点点吸引。
  慢慢沉溺。
  她那么好,怎么让人不爱?
  先爱上的,总会受伤。
  从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说,在一起,掩耳盗铃般的,享受着她的爱,她的包容,爱护,那是自己没有体验过的。然而自己呢,却无时无刻不在伤害着她的心。
  小净这么好,以后能娶到你的人,很幸运呢……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僵硬,难以维持,却只是当做不知她的心意,无视她的难过。
  这还害羞了……
  调侃的话出口,她笑得更难看。却也只是一字一句的说着:不要在说了。
  她隐忍的程度,大到不可思议。
  厌恶,厌恶,厌恶!厌恶这样的自己。
  明知道的,明知道的,明知道的……
  言言,相爱的人,总会在一起的。她说。
  听到的时候自己只是笑,笑得比哭要难看。
  年少,总会轻狂。而自己,不再年少。
  她慌了,赶紧说着,言言,对不起。
  其实,有什么对不起的呢?
  我不该逼你的。她继续说。
  你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