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眸 第145章
作者:安屠夫      更新:2021-02-05 01:14      字数:2498
  消息?
  轻舟泛双溪:私聊。
  顾双溪眨眨眼,看着那简洁的两个字,眸子微亮,点起丝丝期盼。
  对方这意思,难道是有消息!?
  她连忙加了好友,私信道。
  “请问你是不是有她消息?可以告诉我吗?”
  轻舟泛双溪打字速度奇快,没等片刻便回复了她。
  “你找她干嘛?”
  字里行间透露着对陌生人的警惕,语气也比较冷硬疏远,顾双溪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礼貌地回道。
  “她是我青梅竹马,想要找回她。请问你是谁?认识水儿么?”
  点击‘发送’,心里隐约泛着丝丝期待,希望对方能有一个好的回复。
  顾双溪不是未曾想过,这个轻舟泛双溪会不会就是温水儿,可想想自己的人品,又想想遇上的几率,她便划去这项可能性了。
  稍等片刻,对方回道。
  “我是温水儿的朋友,算是熟悉。”
  顾双溪眸子一亮,唇角忍不住扬起惊喜的弧度,差点激动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她立即打字,有两次因过于仓促而打错了字。
  “她还好吗?是否平安?是不是还在国外?她在哪个国家?请问有没有她联系方式,电话、电子邮件、微信、□□,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联系上她!”
  这次回复的时间比较长,等得顾双溪倍感煎熬,像有小猫三百只在心里乱抓乱挠,急躁得紧。
  手指几次放在键盘上,想要敲字催促,却又收回了手,耐性等候。
  老是催人家不好,何况对方是水儿的朋友,更要以礼相待,不急的,那人总要回自己的。
  伸手掰了一小块黑巧克力,送进嘴里,苦中带甜的味道在齿颊融化,很是香醇。
  有了甜食的安抚,顾双溪这才觉得好一些。
  提示音一响,一条信息传来。
  “呵呵,你问这么多问题,叫我先回答哪个?”
  顾双溪一怔,看了眼自己刚才发出的信息,脸皮子有点热,好像是挺多问题的。
  她窘迫地回复道。
  “抱歉,一时情急。还请你先告诉我她过得好不好吧。”
  毕竟她最关心的就是这个,系统虽说复活了温水儿,但在没得到属于这个世界的证据证明其安好前,顾双溪就是放心不下。
  又是稍长的等待,对方才慢悠悠地回道。
  “她很好,平安无事。”
  没有任何医生证明,也没有其他证据,可就是那简短的两句,却有一种魔力去抚平顾双溪心底的焦虑,叫她放松下来。
  一个奇怪的人。
  顾双溪在心里定义着,明明连性别都不知,明明只聊过三两句,但从对方的回复中,她逐渐得以安稳。
  缓缓吐一口气,顾双溪的理智缓缓归位,她问道。
  “那就好。请问她现在在哪?能否告诉我?我真的很想见她。”
  对方不答,反倒戏虐地道。
  “很想?你们关系很好啊。”
  被温溪这么一说,顾双溪才反应过来自己在陌生人面前说了什么话,脸皮顿时更红,斟酌半响才回道。
  “呃,还不错吧。”
  关系不错到屡屡拉灯大法了。
  顾双溪暗暗吐槽道。
  不想与陌生人多聊此事,她转移话题道。
  “请问你能告诉我,她在哪儿吗?”
  总感觉对方对此避而不谈,是不愿直接告诉自己么?
  心里有些矛盾,沮丧于身为温水儿的恋人,还要去问其他人对方的下落,却又欣慰,毕竟温水儿的朋友似乎蛮有义气的,懂得保护好自己朋友的隐私。
  许是多少信任了顾双溪,对方回道。
  “她回国了。”
  回国了!?
  顾双溪盯着这两个字,怔忪片刻,随即回过神来,心里不住的欢喜。
  回来了,她回来了!
  是来找自己的吗?
  她在哪儿?
  “那她现在在哪儿?”
  她要去找她,管他什么上学补习,天大地大,都没有温水儿重要!
  对方却迟疑地回道。
  “嗯......说来话长,不好说。不然我们约个时间见面?”
  顾双溪毫不犹豫地打了一个字。
  “好。”
  只要能得到温水儿的消息,龙潭虎穴她都要去闯!
  果不其然,她那顺坦的态度令对方错愕了下。
  “你连我底细都不清楚就敢贸然赴约,就不怕我害你?”
  没由来的,顾双溪觉得对方好像在生气,恼自己轻信他人。
  可她不想多做解释,兀自道。
  “还好。倒是我们约在哪见面?什么时候?毕竟我都不知道你住哪。”
  对方似乎真的恼了,连回复都冷冷的。
  “随你。”
  顾双溪可不管那么多,想了一想,道。
  “你知道水儿旧址在哪儿吧?我们就约在小区的公园里,三天后中午见,可以吗?”
  “可以。”
  回复完对方便下线了,顾双溪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抬眼看着天花板上的月白灯光,眼神迷朦。
  快要找到你了,水儿……
  忽如其来的惊喜使她生出几分不真切感,不敢敞开怀抱地肆意惊喜,就怕倾注的希望越大,倒泻时的崩溃绝望越大。
  在期盼与冷静间挣扎三天后,顾双溪瞒着家人学校,终于来到了那个公园。
  此刻正值秋天,凉风习习,阳光和煦,周围小孩都去上学了,公园里只有她一人。
  她自然而然地坐回那张秋千,脚尖撑地,一下一下的慢悠悠晃荡着。
  咿呀,咿呀。
  熟悉而怀念的声响。
  几片黄然飘落,本该是寂寥萧索的景色,顾双溪却觉得几分宁静祥和。
  阖眸仰首,让阳光洒落在脸颊上,视线红彤彤的,脸颊暖洋洋的,偶尔一袭凉风拂过,撩起几缕发丝微乱,甚是惬意。
  顾双溪觉得自己好生奇怪,明明来之前还紧张的不要不要的,穿着打扮了许久才出门,可真的到达后,却又没了那种紧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恬淡,仿佛她只是一个等待恋人的女生,而非去会见一个掌握重要线索的陌生人。
  慵懒的撩撩眼皮,她半眯着眼看一旁的树荫,片片黄叶层层叠叠,杂乱的堆积在一块,枝桠错综交叉,叶片之间又露出点点缝隙,细碎阳光穿透缝隙,落在地上,交织出光与影的画影。
  凉风不止撩起她的发,还拨弄着摇摇欲坠的叶片,让他们像风铃般互相碰撞摇曳,碰撞出无声乐韵。
  跳动的,是点点碎光,犹如精灵般在叶间飞舞。
  顾双溪静静瞧着,视线却逐渐迷朦,脑子里不禁想起两人在贝贝斯之河流淌的一幕,那夜月色空朦,碎星点点恰如此刻叶间的光影律动。
  唇角轻勾,一首耳熟能详的儿歌再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