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都是因为爱 第27章
作者:爱上海豚的猫      更新:2021-02-05 01:16      字数:2480
  到龙涎草!”
  原来是她们没发现被树叶遮挡的主线,无意中走了几条岔路才会在原地转圈。约莫走到山腰处,萧飒和孟琳的体力都明显的下降,不顾形象的大口呼气,这气一接触空气便形成了一小团白雾,真应了那句“高处不胜寒”。
  “哎哟,我想走可腿不答应。休息一下再继续吧。”见孟琳不回话,萧飒问道,“琳儿,你在干吗呢?”
  “哦,我在看呢。”孟琳道,“这里的感觉怪怪的。”
  “有吗?”萧飒四处张望,“恩,的确!这里周围的树木明显比刚才我们经过的地方少上许多,而山的更高处树木仍然很多。好比一个秃顶老头,头的周围都长头发,就中间不长。”
  “常听老管家说起,越是珍贵之物,越生长在古怪的地方。那草药会不会就在这附近呢?”孟琳托腮想着。
  “是啊!谁说它非得长在山顶呢!说不定真就在这不毛之地。”萧飒道,“这里地方开阔,我们分头去找,你左边,我右边,还在这里集合。尽量走直线,这样不容易迷路。”
  “恩。”孟琳道。
  萧飒一路寻过去,仔细的辨认着:龙涎草,通体呈黄色、微红,共有三片叶子,每片叶子都是一个规则的矩形。在杂草堆里翻了半天,仍然没有结果。抬头看天,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中午时间了,因为急切,心情也变得烦躁起来。
  “我找到了!在这里!”是孟琳的声音。
  萧飒急步跑向声音的来源处,并在那里找到了孟琳,那是在一个悬崖边。
  “琳儿,小心!”萧飒第一反应就是将孟琳从危险的地方拉回自己身边。
  “龙涎草就长在悬崖边。”孟琳道。
  萧飒伸长脖子看,果然,在悬崖边,一株龙涎草垂直生长于上!只是崖边的那块大石头上有裂痕,如果要上前采摘的话,估计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那就只要伸手去够了。
  “我手长脚长,应该够的到。琳儿你靠后,待会拉住我的脚。”见孟琳不安的神情,萧飒安慰道,“放心吧,这样安排又合理又安全。”
  孟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萧飒匍匐前进,尽量放缓节奏,减小与身下大石头的摩擦力。
  “差一点!再差一点就够着了!”萧飒边说边用手去够那棵草药,身子向前一倾,身下的大石头也滚落了一大半。孟琳小脸吓的惨白,幸亏有她在后方及时拉住,才得以脱险。
  “哈哈!我摘到啦!”萧飒朝孟琳挥了挥手中拿着的那株龙涎草。
  “有没有受伤?刚才要是你……你……我该怎么办?”孟琳抓住萧飒的衣袖后怕的问。
  “我没有受伤。”萧飒温柔的看着她,“琳儿,谢谢你。”
  等萧飒与孟琳下了山,已是未时。由于从桑阳山到长安需五个时辰,若立刻往回驾,待赶到也已是深夜。萧飒和孟琳这半天下来已然累的想倒头就往床上躺了,况且人不累,马也会累,要是在半路上遇到马生病这事,又需耽误不少时间。上山之前,马车还停在山脚下的老两口家中。于是,两人商量后决定再借宿一夜,以作休整。那对老夫妻倒也好客,或许也心中欢喜这一对情人,一口便答应了她们留宿的请求。
  惊变
  一晚上的休息,疲劳散去,萧飒和孟琳便与两位可爱的老人道了别。临行前,老太太还握着她们的手,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萧飒留下她那预支的来年头一月的工资,百余两银子。这些钱不至于在长安买个大院子过潇洒日子,但若找个僻远、宁静的小城镇,也可安度余生。起先老人们怎么劝都不愿收下。萧飒只好告知,自己的真实身份——郡主的护卫,吃皇粮的,这些钱没了还可以赚来。老爷爷这才收下,而老奶奶把萧飒和孟琳的手放在一起,像亲人出远门般,嘱咐了几句。与老夫妻俩告别后,她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回长安。
  说来也怪,长安与桑阳山相距一百余里,期间也会经过一些个小城镇,不算热闹但总有些人声。可这次回长安的一路上,显得尤其安静。来暴风雨前,总是特别平静;越平静,越是不寻常。萧飒的直觉告诉她,长安城,一定发生着,或者即将发生一个大事件。
  到达长安城门口,已是申时。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拦下萧飒她们的马车。
  “停下!”一个士兵拦截马车,另一个走上前,还有几十个守卫在城门前。
  萧飒正驾着马车,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长安城虽是帝都,但由于长居此地的大多是贵族或从商的有钱人,况且如今又是太平年代,所以城门看管的并不严格,一般只有两个看门的士兵。而如今,看守城门的士兵,无论从装备、人数,还是神态语言上,都那么不同,让人不安。
  “怎么了?”孟琳问。
  “不清楚。琳儿,你先坐回马车内,我下去问问。”说完便跳下马车。
  “什么人?!”那士兵看萧飒走近问道。
  “我家就住长安,前些天去外地看望亲戚去,今日刚到。”萧飒又问,“怎么,莫非城中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士兵刚要回答,原本守在城门前的几十名士兵上前,带头的士兵看着萧飒,眼中带有敌意,道,“我看你要回长安是假,进城打探消息是真!来人,给我抓起来!”
  “且慢!”萧飒刚要反抗,从那群士兵后头走来一人,阻止道。
  “可是队长……”
  “我刚才看见这位公子所驾驶的马车中还有一名小姐。试问,孟况的军队中哪来的女人?”这个士兵队长分析道,“所以他们绝不会是叛军!让他们进去吧!”
  萧飒迅速捕捉到关键词。一个的士兵队长,不称呼少将军,竟直呼其名;叛军,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莫非是皇帝已发难于王府,迫使孟况起兵了?!不敢逗留太久,城门一开,萧飒便驾着马车,直奔王府而去。相信那里,有她想知道的真相。
  一进王府,竟看到一个熟人。
  “王伦?”萧飒以为看错了。
  “萧飒……”听得萧飒叫着自己的名字,王伦转头,看到的便是萧飒与孟琳在一起。语气中似乎带着愧疚、不舍和失望。
  “真的是你?怎么在这节骨眼上来?”萧飒问道。
  “这时来有什么不对吗?”孟琳问。
  “哦,没什么、没什么。”萧飒与王伦进一步说话,“琳儿还不知道,我也不希望她知道。这几天长安发生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王伦眼中撩过一丝复杂的情愫,转瞬即逝,沉默片刻道,“这件事如今已传得百姓人心惶惶……就在前几日,皇上突然下令,命少将军亲自捆你进皇宫。少将军抗了圣旨,为保全皇威,当斩首于午门。念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