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都是因为爱 第30章
作者:爱上海豚的猫      更新:2021-02-05 01:16      字数:2477
  “众人听令!全部撤退!”王爷大声道。
  “是!”士兵们统统离去。
  孟况颓然放下禁锢住皇帝的手。父亲口中的打算竟是如此吗?
  “先帝驾崩前曾嘱咐臣弟,不到迫不得已之时,不得交于皇上。”王爷跪下,向皇帝双手奉上兵符,“臣弟以为,如今便是那迫不得已之时罢……”
  “原来……”皇帝流下眼泪。原来先帝早料到自己的暴戾,便将兵符交给四弟作为牵制。一直以来,被视为眼中钉的四弟,也只是按照先帝的嘱托才不交出兵权。
  “皇上,不必再说。”王爷道,“逆子犯下滔天大罪,臣弟望皇上念在你我手足之情,赦其死罪!臣弟愿替逆子赎罪,请皇上降罪!”
  皇帝亲手扶起王爷,“朕竟猜忌最亲近的兄弟,这次内乱更是死伤万余无辜!朕自知无脸面对臣子、百姓,不如将皇位传于皇弟,也算为黎民百姓做一桩好事!”
  “皇上,万万不可!若先帝在天有灵,也绝不愿见到事情至此!”王爷力劝道。
  皇帝呼出一口气,似是做定重大的决定,“朕宣布自今日起,全国缟素三月,以祭奠今日捐躯之人!朕需去庙宇思过一年,在此期间,还劳烦四弟替朕处理国事!”
  “皇上不降臣之罪,还令臣主持国家大事,如此,恐有不妥!”王爷道。
  “这世上谁能无过。”皇帝道,“朕今生最大的过错即是不相信自己的手足啊……”
  那一日,倾盆大雨。这是上天的恩惠,冲走了街上的血迹,仿佛也洗刷了当日的罪孽。一切皆安然如初。
  只是从此百花楼少了一名绝色花魁,江湖上多了一位济世女侠。这也成了老百姓口中一则佳话。萧飒也曾去过百花楼,香儿告知,青鸢早些时候随着一位仙人般的白胡子老人走了,青鸢称其为“师傅”。萧飒心中掠过一丝茫然若失之感,却也为青鸢祝福。青鸢走后,看香儿再无依靠,萧飒便将她带回王府。
  一年后,皇帝思过期已过,便为萧飒与孟琳赐婚。
  成亲的当日可谓热闹非凡,排场也极大,在全国最大的酒楼——凌香楼举行。
  这凌香楼,顾名思义,是超越天香楼的意思。就因为这个取名问题,萧飒与周安还闹了几天的矛盾。周安非要叫“超香楼”、“超天楼”,或者“赛香楼”、“赛天楼”;而萧飒则认为名字太土气,显不出气质。最终由王伦一锤定音,就叫“凌香楼”了,谁也别吵了。当然,全国第一酒楼的价格也相当可观,不过这不是萧飒考虑的问题,因为两位大老板首肯了:一切费用由本酒楼承担!外赠vip新婚套房。
  “一拜天地!”司仪道。
  “二拜高堂!”萧飒和孟琳两位新娘恭敬地拜了拜坐在前方太师椅上笑呵呵的王爷。
  “夫妻对拜!”
  “礼成——!”司仪的音拖的很长,萧飒及不可耐的等着下句,“送入洞房!”
  香儿牵着孟琳,为她在前头带路。萧飒也悄悄的跟在后面,企图躲过岳父、大舅子、王伦、周安的夹击。可是,事与愿违……
  被拖了好久,灌得醉熏熏的,他们一众才肯放过萧飒。本来周安还提议闹个洞房什么的,幸亏被王伦拉住了。
  步履艰难的推开房门,只见看到床边坐着一位婀娜有致的人儿。烛光摇曳,为房间蒙上一层暖色,显得愈发撩人。
  “琳儿……”萧飒掀起喜帕。
  望着孟琳红润的双唇,轻轻吻了上去。
  蜡油顺着蜡烛往下滴,新房中,春光正好……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
  应该还会有一篇番外。
  番外
  还记得那个不服老的黄姐吗?原来她还没有忘记欠着萧飒一件事,但由于特殊工作时间的关系,整整迟了一年多余才联系上。见面的那一天,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从此以后每隔上几天就混在一起。要说她们两个就算再怎么样,都不会让人联想到有□吧。即使黄姐工作的时候总穿着白大褂,但总的来说,离制服诱惑相去甚远,再说人家萧飒也不好这重口味呀。可是孟琳并不是这么想的。
  一天,看到春风满面的走进王府,孟琳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问道,“你……刚才去了哪里?”
  萧飒随意的回答道,“啊~我和黄姐在一起啊。怎么了?”
  “又到那个黄姐家去了?”孟琳不悦道。
  “咦——?”萧飒把脸往孟琳那里靠去,“我家琳儿吃醋了?”
  “哼,别移开话题!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孟琳道。
  “别生气嘛,你听我说。黄姐啊,她其实是……”萧飒耐心解释道,又看了看孟琳,“所以……现在你都知道了?可要好好配合哟~”
  “啊……”听又孟琳俏面竟是一红。
  “不发表意见就是默认咯?”萧飒笑道。
  “那我现在发表意见行吗?”孟琳道。
  “哎呀,琳儿~就答应吧!”萧飒装作无辜状。
  “好啦~勉强接受吧。”
  “乖~作为奖励,来!亲一个!”
  “不要!”
  “别逃~”
  王府大院里,一对小情人调笑着相互追逐……
  十年后
  花木繁盛的大院子里,一个精致的小石桌旁。一位美妇坐在小石凳上,正是孟琳。如今已是三十多的她,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一双美目灵动,看上去仍然像十七、八岁。唯一改变的,可能是如今的她多了份成熟的风韵,少了份当年的青涩吧。萧飒坐在她身边,身上穿的是衬衫和牛仔裤,在古代当算是奇装异服。只是静静的坐着,什么都没说,两只手始终握在一起。
  环顾院子,萧飒感叹,奋斗了这么些年,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看着这个院子从无到有,再到购置家具、监督装潢……现在一切都好了,终于不要被老爸老妈嘲笑倒插门的了!而且这里不比王府小,岳父大人要是哪天高兴了,随时都可以搬过来一起住。
  多谢了黄姐的鼎力相助,萧飒得以现代古代两边跑,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爸妈。在现代,萧飒还躺在床上,自上次清醒又再次昏迷之后,医院判定她这一生都离不开病床了,成了植物人。所以,当父母见到萧飒醒来,而且神清气爽、活蹦乱跳时,惊喜万分!父母年纪渐渐大了,萧飒实在不忍心再隐瞒下去,可就算说出来,他们也不见得相信吧。只得搬来救兵——此人正是黄姐。黄姐的理论依据下,萧爸萧妈终于相信了宝贝女儿穿越,且在那边已经结婚,而对象还是个女子的事实。萧飒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父母决定将她接回家住,省得医生看见又插针又拔管的。可是要让父母接受女儿娶了另一个女人这件事,仍是费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