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 第7章
作者:指匠      更新:2021-02-28 00:59      字数:2496
  只留下,某些部位的……和电视上妖怪变身完全不一样!
  “你,你怎么……没有,穿衣服。”
  苏宛晴的脸热的都要化了,林檎就那么,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保持着猫咪侧躺的姿势。然后一脸委屈的说道:“我和你说了好半天,变身之后是果果的,你听不懂,非要看嘛。”接着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材。
  “我不知道你喜欢怎样的,就随便挑了个方便一些的,你喜欢那种,嗯,球球很大的么?其实一般动物更看重毛色味道还有动作,不知道你们人类为什么觉得球球很重要啊,好多人一辈子就生那么一两次,球球大了不是很不方便么?”
  苏宛晴越听越觉得自己愧对自己神圣的职业,赶紧扯过床单把她罩住,颤抖道:“够了!你什么样都好!下次有,这种情况,嗯,你冲我挥三次右手,我就知道了!”
  “宛晴……”声音又软又黏的,听起来就没好事。
  “胸口被压住了。”
  “不好意思。”
  “好像感觉还不错,能再压回来么?”
  “闭嘴!”
  ☆、第六章
  自从上次莫名其妙的和好之后,苏宛晴的睡眠质量至少下降了百分之五十。
  她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一点,是对……林檎,动心的!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林檎每天晚上X骚扰自己的理由!毕竟,她是一位神圣的人民教师,毕竟,她还要靠这份工作来养家糊口。
  胸口好重,推开,再一次被压醒。明明说好了各自睡半边的,结果每次自己这边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位置,然后林檎又是手又是脚的压了过来。
  晚上不停的重复着这样的节奏。黑眼圈、眼袋、疲劳、毛孔粗大,短短半个月,她感觉像是又过了一年,憔悴自不必说,上课时经常走神,课余时间也全用来补觉。办公室的老师们都担心她,七嘴八舌的挖原因。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只好残忍的说出了实情:家里猫处于发情期,太能闹腾了!
  绝育啊!配种啊!那棉花棒沾热水帮它慰菊啊!
  太可怕了,好好一个教马哲的女老师,也不知天天在家琢磨什么,连慰菊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亡……听得办公室的女老师们又羞又喜?
  苏宛晴越小越尴尬,脑子里一想到那个画面,不自觉的浑身都打了个冷颤,算了算了,还是在客厅请人来修折叠床吧。
  “酒么?什么样的酒,我们在师父那里喝的那种么?”
  林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认真的记着师姐说过的每一句话。
  “不对,那个对于人类来说太浓烈了,你去超市,随便挑个什么度数最高的酒,然后呢……啊,算了,还是我亲自来办吧,总之,到时候当你感觉她变得很放松的时候,就……”
  “哦,记住了,师姐你说的学习视频我下好了,现在能看了么?”
  当了这些年妖怪,熟人也是认识几个的,布置好了一顿什么蜡烛晚饭之后,林檎脑海里又开始复习起今天在视频里学到的东西——人类虽然是随时发情的,但是需要一定的刺激,师姐说过这个时候可以变回妖怪的状态,她的配偶,就很喜欢。自己追问了好几遍原因,但都被师姐支支吾吾的扯开了,不过,师姐不会害自己,她说妖怪形态好,那就这样吧。
  情况不对!苏宛晴敏锐的感觉到一丝寒意,但还是大着胆子开了房门。屋里没有开灯,只有餐厅那里有一点微光,停电了?说起来也该刷电费卡了。没想到仔细一看,原来是林檎搞的烛光晚餐,且先不问她是跟谁学的,总比什么一地玫瑰要好得多。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桌前,苏宛晴的主菜是一块带骨牛排,林檎的面前则是生三文鱼。好奇怪啊,她一向都喜欢以人类的形态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今天却是妖怪的样子,蓝蓝的眼睛确实很好看。
  虽然自己不是很爱吃西餐,但毕竟是她精心准备的,一点一点吃着,林檎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果然还是不够吃啊……苏宛晴切了一半肉放了过去,喝了一点点酒道:“你哪里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我找人帮我弄得!”林檎眼看着她喝完了酒,赶紧又倒了一些,“你明天休息嘛……多喝一点没关系的。”
  无事献殷勤,是想灌自己么?做的好明显。
  苏宛晴原本以为妖怪在酒量上会比人类好很多,但林檎莫名其妙的喝完一杯之后就开始疯狂的灌酒,然后死皮赖脸的黏了过来。
  “主人——”低哑的声音配着欲拒还迎的表情,考虑到比力气不是对手,苏宛晴赶紧又倒上一杯给她灌了下去,喝到足够醉的话,就会直接昏睡过去吧。
  爱情是很可怕的东西,会让人觉得甜蜜,但在激情过后,更多的是无止尽的争吵,爸爸妈妈最初那样的相爱,最后还是各奔东西,往日的回忆早已在彼此的缺陷中面目全非,只留下一个多余的孩子,算是最后的见证。
  林檎依赖她,陪着她,让她感觉到温暖。但一定要变成这种关系么?
  苏宛晴不是一个别人眼中那么好的人,她自己知道,吵架了总是很倔强,有时候固执起来会故意说伤人的话,喜欢怄气离家出走,烦躁的时候会迁怒周围无辜的人……这么多这么多缺点,如果林檎发现了,会不会很失望。
  她早就不是十五岁的自己了。
  与其这样,她宁愿自私一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
  “你为什么喜欢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假如不是林檎喝的这么醉,她是绝对不会问出口的。
  蜡烛忽明忽暗,街上吵吵嚷嚷。林檎跪在苏宛晴的面前,头部正好对着她的胸口,愣了一下,然后伏在苏宛晴的腿上,圈住她的腰。
  “因为你是一个傻瓜啊……会花两百块买一个小土猫的大,笨,蛋……”
  明明是在撒娇,但苏宛晴原本略有期待的心情,瞬间破灭的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如果当初有另一个人愿意买她的话,她也会爱上那个人么,自己不过是在合适的时间恰好出现了,不是因为外貌、性格或是别的什么,有关于苏宛晴的东西,只是单纯,恰好买了她而已。
  见对方久久没有回话,纵然林檎神志非常的模糊,也努力从舒服的温柔乡里抬起了头。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的脸上,是宛晴在哭么?
  恍惚间好像时光倒流回去,林檎也是这样在她的怀里,但这次,她舔……应该说,亲着苏宛晴的脸,终于能用人类的语言和她认真的说道:
  “你是我的主人啊宛晴,只有你才那么傻,会愿意拿出所有的钱来买一只看起来就像神经病的土猫。你身上的味道,哭的样子,笑的样子,发呆的样子,别扭的样子,脸红的样子……我全部都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