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旧事 第259章
作者:雁栖苍梧      更新:2021-03-11 18:32      字数:2500
  关心一下进入青春叛逆期的宝儿,这也是王子墨愿意见到的。
  小辣椒宝儿的脾气改了不少,得益于林芷岚的悉心教导,以及王子墨谦和包容的性格影响,读书是不用愁的,林芷岚只担心宝儿早恋。
  长得漂亮是最大的问题,林芷岚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从小到大,身边的狂蜂浪蝶数之不尽,打骂冷对都赶不走这些麻烦,而宝儿所处的环境又比自己小时候开放的多,为着宝儿与男同学接触过于亲密,林芷岚着实没少操心。
  “好了好了,和自己亲闺女有什么好计较的,在我们那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订亲了,有些说不定已经是孩子他妈了。”王子墨忙了一天了,早累的不行,还得应付与自己闺女干仗的林芷岚,生活太充实也是一种错误啊。
  “你知道什么啊,现在的孩子都是身体早熟心理晚熟,自以为什么都懂,其实干的那些事就别提了。今天去接她放学,屁股后面跟着两个男孩子,那殷勤劲,我都臊得慌。”林芷岚气不过,狠狠拍了王子墨一下。
  “我十五岁就和你滚在一张床上,那时你怎么不想想我的身心健康,瞎操心,咱们宝儿心里有数。”王子墨一个翻身,逃出了林芷岚的攻击范围。
  林芷岚被王子墨的话梗得都快气炸了,抱起枕头一路追杀,王子墨四处乱窜,嘴里还不要脸喊着“谋杀亲夫”。
  宝儿在自己房里,听到外头两口子另类秀恩爱,很郁闷地打着字:我爹妈又打起来了,给她们五分钟,保准会滚到一起去。
  电脑那头,很快回过来一行字:那你就去偷看呗。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那点破事,每次都锁门,以为我聋的。
  你爹妈感情真好。
  那是,我妈老牛吃嫩草,如来佛祖法力无边,我爹是逃不出她的魔掌的。
  不要,改天来我家,我们一起看片观摩一下,学习学习?
  你去死!
  宝儿关了电脑,有点淡淡的小忧伤,身边的同学们都谈恋爱了,她不谈恋爱好像有点不合群,可是,整来整去全是一堆傻货,本小姐眼光太高真寂寞啊。
  要是男生有爹爹那样的颜值与才华,本小姐也许会考虑一下。
  从书柜的书堆里掏出两颗色子,宝儿认真地开始练习手法,这是爹爹偷偷教她的,可不敢让妈妈知道。
  一转眼,又到过年,公司开了总结大会,各项数据令人欣喜,年终奖发得很丰厚,极为鼓舞士气,在年底酒会上,王子墨与林芷岚跳了第一支舞,这是公司所有员工都期待的一幕,老板和老板娘站在一起,那就是一幅画。
  大年二十九,一家三口赶回杭州的家,萧爱华搂着宝儿又亲又摸,宝儿被王子墨教育很多次,苦着脸任由奶奶操控,见王子墨暗中向她笔画了一个大拇指,心里才好受些。
  都十四了,奶奶还当她是四岁,画风太美真不敢看。
  林家一家人都来了,这伯那叔,还有半打的堂兄弟半打的堂姐妹,一个个衣冠禽兽人模狗样,在长辈面前演着孝子贤孙,二三十年的演绎生涯,让他们都有堪比奥斯卡的水平,反正王子墨见到林芷岚自动进入角色,憋笑憋到内伤。
  “子墨,公司发展的不错,有机会,咱们合作一下。”
  王子墨转头,发现是迟迟不能接位的二堂兄,又一年没见了,看起来老了不少。
  “二堂兄这不是寒碜我嘛,林氏那么大的公司,我怎么高攀得起。”
  “五年时间,能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公司经营成国内数得上名头的大公司,你这份能耐,值得我们林氏争取。”二堂兄坐了下来,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
  “二堂兄说笑了,我的公司才开始创业,底子薄,经不起竞争。”王子墨在林家一贯谦虚,毕竟没什么竞争关系,态度好些不容易得罪人。
  “那好吧,你再努力努力,过上三五年,有些成绩,我帮你也能名正言顺。”
  二堂兄走了,留下了一堆莫明其妙的关爱,王子墨想了半天,也不觉得自己的公司有什么问题,现在市值少说也有五六个亿了吧,林氏想收购?大堂兄能做主?
  晚宴还是其乐融融,林正南带着林家的男子们谈生意经,萧爱华则领着女人们谈各种八卦,一个堂姐扯了扯林芷岚,悄悄告密:“岚岚,我告诉你一件好笑的事,你可千万要忍住啊。”
  “怎么?姐夫出轨被你捉奸在床?”
  “呸,说什么混话呢!”堂姐打了林芷岚一下,说道:“是二堂兄,见你家子墨公司做得好,自己在外头也弄了一个小公司,谁想,今年赔大发了。”
  “今年软件工程挺好做的啊,怎么会赔呢?”林芷岚不解地问道。
  “他眼光高呗,小项目看不上,大项目又没实力争,听说投标被你们抢了四单大生意,你不知道?”
  “瞎扯吧,我家子墨没说起啊,他公司叫什么名字?”林芷岚感到震惊,这过节结的也太实在了吧。
  “宏宇。”
  “原来是宏宇啊,我知道的,整天和我家子墨抢生意,那吃相。。。子墨说,要的就是宏宇这样的对手,技术不行,拿钱砸人,也不看看是做什么的,凭白给我们家打名头。”林芷岚恍然大悟,笑得像只狐狸。
  “大伯不让位是有道理的,我看他的位子啊,坐不稳哪。”堂姐一副兴灾乐祸的表情。
  夜深了,陆陆续续,林家人离开了,林芷岚回到自己的房间,见王子墨懒懒地靠在床上看电视,便软着身子挨了过去,“吧唧”一下亲在了她脸上。
  “别占便宜,有话就说。”王子墨相当淡定,多年夫妻,一个眼神就知道林芷岚没好事。
  “我有两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林芷岚神秘兮兮地问道,王子墨却觉得她神经兮兮。
  “先听好消息,再听好消息。”
  “真绕。”林芷岚轻轻拍了王子墨一下,压低声音说道:“第一呢,我妈问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
  “倔老太太终于屈服了,让我算算,整整十五年,不容易啊。”王子墨摇头晃脑,其实到了今天,婚礼只是一个形式。
  “可不是这么说,和我妈作持久战,我都在加速衰老。”
  “再说一个好消息吧,今天累了,我们早点睡。”王子墨的手不太老实,这摸摸那蹭蹭,林芷岚又软了三分。
  “我妈偷偷告诉我,我爸打算换人。”
  “换人?什么事,换什么人?”
  “就是我爸的公司啊,二堂兄让他太失望了,他想换人,这两天我爸会找你谈,主动权在你手上。”林芷岚笑得好不得意,不是因为可以得到公司,而是为王子墨高兴,王子墨这么多年努力,终于得到了家人的肯定。
  滚床单的心情一下子幻灭了,王子墨直接懵逼没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