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杂货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比轮椅有用【为各位支持阿不的宝宝加更】
作者:宿不言      更新:2021-05-03 21:20      字数:2334
  送走了话痨左林之后,我调出了深津奈梨的所有记忆,硬是没有想出一个得罪西宫弦的细节。
  貌似深津奈梨出现在西宫弦面前的第一眼,他就用一种仇视的目光打量着她,仿佛是八辈子的仇人。
  我觉得,根本就会西宫弦这小子没事找抽,最后还跟唐丽丽那位麻烦精在一起,天天给她那尿不尽的正义感擦屁股,落了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没到这种抓心挠肝的时刻,玄九就会出现。
  十分及时。
  我看着面前翻找吃食的玄九,滴下冷汗。
  “喂,你不是没有实体吗,能吃东西?”我拿起仙女棒敲了敲玻璃茶几。
  玄九撩了撩空气刘海,从手提袋里掏出一盒系着蝴蝶结的生巧,拆吧拆吧塞一颗进嘴里,囫囵不清地说:“吃可以,就是不能消化。”
  “啥意思?什么样子吃进去,什么样子拉出来呗?”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心,嫌弃地看着他。
  玄九感受到我的强烈的视线,白了我一眼。
  “主人,你的脑残能有点底线吗?我说的不能消化,就是吃再多都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长胖!长痘!”
  “……咳,你们宠物界真神奇。”我有些脸热,还是不愿意轻易承认自己是文盲。
  他直接无视我的挑衅,瞥了一眼床上的睡美人。
  “主人,你不会一直要当这小子的全职保姆吧?还给那些人格欺负?你这样什么时候时候才能完成委托?”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你以为我不想快点完成委托吗?你也看到了,我完全就是束手无策好吗?被一群西宫弦牵着鼻子走……”
  “哟,主人这是认输了?”他咧开嘴,沾染着巧克力的牙齿看起来极具喜感。
  只是我笑不出来,心里苦啊!
  “少说风凉话,快支点招给我。”
  玄九拍了拍手掌,“主人难道忘了?我只是条普普通通的小黑龙,帮不了你什么忙的。”
  “装什么装?台风你他妈都能点上,什么普通小黑龙,赶紧给老子交代!”
  以深津奈梨的身份生活了这么久,我的脾气也是爆上加爆了,自带粗话加持特效。
  玄九幽幽地开口,“主人,你要尽快在西宫弦面前变回女儿身。”
  “怎么变?他洗澡的时候我冲进去,还是我洗澡的时候请他一起?”
  “这个你就自己掂量啊主人!”
  他挑了挑迷人的丹凤眼,如来时般无声地消失了,扔下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怎么才能在西宫弦面前变回女儿身呢?
  我摸着鼻子开脑洞。
  在变回女儿身之前,是不是得先买一套女装啊?
  是不是男人做久了,做回女人就跟重新投胎一样?
  我划着手机里那些花花绿绿的女装,什么摇滚朋克,清新校园,复古宫廷……应有尽有,让我这种穿运动服就能凑合的女子十分犯难。
  越挑越搓火的我终于挑了一件复古宫廷装,还买了一顶假发,如果西宫弦见了不喜欢我还可以说是拍戏走错了片场,逃之。
  我抖着肩膀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完全没有发觉睡美人已经醒来,正蹙着眉冷眼看我抽风般的一会儿傻笑一会儿苦笑。
  意识到这股不友好目光的时候,我的手机差点没掉地上,幸好我身手矫健,危急关头力挽狂澜。
  床上的睡美人仍旧是对我一脸嫌弃,漆黑如雾的头发还有些凌乱,还把病号服穿出了别样的性感。
  我保持了相当的清醒,愣愣地拿起桌上还完好无损的英式早餐,晃了晃,说:“少爷,早上好,我给你准备了早餐。”
  西宫弦掀开身上的被子,命令道:“我要去洗手间。”
  我叹了口气,认命地抬腿走过去供人差遣,到了古代,我一定是个合格的太监。
  走到床边,我像抱小鸡崽儿般打横抱起西宫弦,大踏步往洗手间走去。
  西宫弦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住我的脖子,面有怒意,大声质问道:“深津奈梨,你这是做什么?我要我的轮椅!”
  我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少爷,我的作用不比轮椅强?”
  西宫弦面色不悦,“我觉得轮椅比你有用,至少,安全。”
  我撇撇嘴不说话,抱着他进了洗手间,坐上了洗手台。
  “少爷,你是先上厕所,还是先洗漱?”
  我低头帮他挤着牙膏,还从一边搬来定制的一套脚凳,按照高度从洗手台摆到马桶。
  西宫弦全身僵硬,有些脸红,却强装出冷硬的态度,“你出去!”
  我听话地走出了洗手间,还识相地带上了门,在外面靠着墙高声道:“少爷,你完事了不方便的话记得叫我,我就在外面!”
  “你走远一点!”
  “好,我不走!”
  “哐当!”
  听着洗手间里有东西掉落在地,我仿佛能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啧,傲娇的少年,我还斗不过你?
  过了好一会儿,洗手间里才传来了马桶哗啦啦的冲水声,我估摸着西宫弦穿裤子,外加换气系统的运作时间……
  消防队抢险救灾一般冲进了洗手间——
  西宫弦小心翼翼地撑着洗手台前最高的脚凳,刚刚笨拙地把一条腿放了上去,见我突然进来,一时吓得身体失衡,眼看着就要从凳子上摔下来,我急忙出手,将他圈在臂弯当中。
  “……”
  等等!姿势不太对啊!
  西宫弦的手放哪里了?
  对,没错,他,他的手放在我那一马平川的胸上了……
  我虎躯一震,好像折断他的爪子,怎么办?
  “深津奈梨,你,你怎么进来了?!”
  西宫弦猛地收回手,脸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眼神不知所措地四处乱飘。
  “……”
  行吧,少爷不愧是少爷,纯度都是100%。
  耳边那失控的心跳声听得我想来一段hip-pop,我双臂一用力,将他抱起来平稳地放在了脚凳上,递给他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
  “少爷,我是专程来向你证明,我比轮椅有用。”
  闻言,西宫弦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忘记了怼我,只是盯着牙刷发呆。
  我低着头,拿起梳子想要帮他梳理头发,他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想要躲开,恰好与弦弟的形象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