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湖底欢乐镇
作者:六毛四      更新:2021-07-27 16:03      字数:3126
  幽暗古城湖中藏
  铁箱之内藏过往
  城,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古城。
  城门高大、威严,虽然身处水底却仍旧可以让人感觉到它昔日的辉煌与壮丽。
  城门紧闭,城门上那原本朱红色的漆已经被这湖水浸泡的斑驳、脱落,那大门上铜筑的椒图此时在这幽暗的水底显得诡异无比,和常见口含铜环的椒图不同的是,此时,这门上两边的凶兽都是张牙舞爪的造型,它们怒目而视,双爪前伸,那造型看起来既像是要挣脱着城门的束缚,又像是要将所有闯入这里的人吞噬殆尽一般。
  这欢乐镇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么大的一座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湖底
  这地方为什么如此古怪
  那铁箱子难道被那怪物给带到这里了
  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那道又高又大的城门,看着那早已发黄发旧的门额,看着那门上怪异无比的椒图,无数个疑问在心头猛然升起。
  而就在此时,那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接着,十几个黑影子缓缓的从那城门之中游了出来。
  这几个家伙并非是什么妖魔鬼怪、深湖异兽,这十几个家伙是人,是实实在在、活生生的人。
  只见这些家伙和我们两个人穿的是一模一样的老式潜水衣,在潜水服的左臂上也都同样印着一个红色的logo。
  由于我和月姐此时身处湖底相对阴暗的地方,所以,那些人从那城门当中游出来之后并没有发现我们两个人的存在。
  这十几个人队形整齐、训练有素,显然是一群倒斗摸金的老手。只见他们一行人,三人在前,三人断后,中间的六七个人拖着一口打铁箱子,逆着湖底那汹涌的暗流朝湖岸边缓缓的游去。
  他们几个人游的并不算太快,游在最后面的那几个还不时的回过头朝那城门里面望去,样子看起来虽然像是在警戒,但从他们手脚慌张的划水动作来看,似乎有一些慌张之意,那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怕什么东西追来,又像是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难道他们是在躲那条大泥鳅鱼不成”我心中暗道。
  不过,我心中虽有疑虑,可生怕那些不明来路的家伙发现我们两个人的动静,只能拉住月姐的手,并用力捏了捏,示意她不要轻易乱动,以免被人发现。
  月姐会意,同样用力的捏了捏我的手,接着,她压低身子紧紧的贴在湖底,不敢再动。
  我缓缓的抬起头朝那些人望了过去,而此时那十几个人依然游到了湖岸边,他们一行人七手八脚的爬上了岸,可是,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那几个人将那口大铁箱子抬上湖岸之后,竟就将它放在了湖边,而那些人则一转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只留下了一个人,一个身材相对高大的家伙。
  这家伙动也不动的站在湖岸边,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那人冷如刀锋的目光。
  他冷冷的看着湖中,目光动也不动,也不知道他看的是这幽暗的湖水,还是藏于
  这湖中的我们两人。
  他不动,我也不敢动。
  他冷冷的看着我们这边,我也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湖岸边的人突然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十分诡异又复杂的符号,我虽然一时间看不懂这个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认得这个符号。
  这符号竟然和把我踢下水的那个家伙在空中画出来的符号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什么符号这个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它到底意味着什么”看到这个符号,我心中一惊。
  可就在我想游上岸去追问那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岸上的人突然转身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与此同时,从那道大门当中突然游出了一条庞然大物。
  这家伙足足十几米长,四五个人环抱那么粗细,它全身长满了黝黑发亮的鳞片,只有腹部上有一小块是白色的。此外,这家伙虽然长的像一条大号的泥鳅,可是,它的头上却已然生出了两只角,离远了看,这家伙竟好似一条已经成了精的蛟龙一般。
  这家伙扭动着它那巨大的身姿,以极快的速度朝那铁箱子游了过去,似乎在它的眼中只有那漆黑无比的箱子,此外,它的眼里就别无他物了。
  眼见,这好似蛟龙的大鱼游到了那岸边,紧接着它突然将自己的身子收紧,然后猛的又伸了一个笔直,就好像是一根压紧了的弹簧突然被放开了一样,一跃便窜出了水面,随后这家伙张开它那血盆大口,一口便将那大铁箱子吞入了口中。
  接着只听“噗通”一声,那好似蛟龙的大黑鱼又落回了湖中,它那巨大的身躯在湖水中掀起了无边巨浪,搅得这原本相对平静的湖水一时间波涛汹涌。
  而那家伙在水中翻腾了一阵子之后,一转身便又要游回那湖底神秘的欢乐镇中。
  眼见如此,我回过头朝月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跟进我,接着就在那条大黑鱼要游进城门的时候,我一抬手扣动了手中鱼叉的扳机,紧接着那鱼叉在水中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便朝那大黑鱼射了过去。
  可是,那家伙身上的鳞甲实在太厚了,鱼叉扎在它的身上竟丝毫没有伤到它,只是卡在了两片鳞甲当中的位置上,而这也正是我想要的。
  我紧紧的抓住鱼枪,鱼叉上的绳索就像是一条牵引绳一样,将我和月姐两个人牢牢托在那大黑鱼的背上。
  或许是觉得自己背上突然多了一些东西,又或许是我那发鱼叉让这大黑鱼感觉到了疼痛,这家伙突然翻滚加速起来。
  它扭动着身躯,似乎用尽了全力在朝那欢乐镇的深处游去,我只觉得水浪翻滚,无数白色的气泡在我的身旁眼前炸开,一股股难以形容的压迫感让我几近窒息。
  一座座阴森诡异的房屋从我的身旁略过,我和月姐两个人就好像是美国西部训牛比赛的选手一样,在这大黑鱼的背上上下翻滚颠婆。
  那条黑色的大鱼就像是疯了一样在水中不停的翻滚、撞击,身边无数的房屋楼阁,在这家伙巨大的身躯之下变成了废墟。
  好几次我和月姐险些被它给压成了人肉饼,虽然此时我看不见自己和月姐的脸,但我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脸色一定好看不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过了,这大黑鱼终于不再翻腾了,我也因为双手用力过度,小臂肌肉酸麻无力,竟再也无法拽紧那手中的鱼枪了。
  而就在我和月姐被这条大黑鱼甩脱的那一瞬间,这家伙竟突然身体又是一弓一伸,那硕大的身躯竟又一次弹出了水面窜出了水面,我和月姐也跟着被带出了那幽暗无比的深湖,被重重的甩到了一边。
  我只觉得“砰”的一声,后背便重重的撞在了一面石墙上,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月姐也被甩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紧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巨响,那黑色的大铁箱子竟也不知为何落在我们两个人的身边。
  我挣扎了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伸手摘掉了头上的潜水镜,这才发现我们此时在的位置竟然是一处宽阔的平台,这地方虽然没有任何的光,可不知为何这里却并非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种淡淡的荧光蓝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来,将这个地方映照的阴森恐怖。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地狱,如果地狱中真的有黄泉路,如果黄泉路上真的有望乡台,那么这里就一定是那诡异无比的望乡台。
  而这里并非一无所有,在这平台的深处有一座三层的小楼。
  小楼造型古朴,有着很典型的古苗族风格,一层是由石头制成的柱子撑起,二层和三层是一间间房屋,可是让我觉得怪异的是,这一间间房屋的窗户不知为何却小的出奇,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这里竟好像是一座监狱一般。
  我环视了一圈之后,挣扎着走到了月姐的身边,轻声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月姐咬着牙坐起来说道。
  “那就好”我看着她说道。
  “这……这是什么地方”月姐看了看四周,然后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摇头苦笑道。
  “那条黑色的……”月姐没有说下去,她似乎对那个家伙仍心有余悸。
  “也不知道,自从把我们甩到这里来,那家伙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我耸了耸肩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月姐看着我问道。
  “既然这个箱子这么重要……”我说着走到了那个箱子的边上,伸手在那铁箱子上来来回回的摸了摸好多次,发现那铁箱子上面除了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之外,就是在它的三面都各上了一把铜锁。
  那铜锁造型怪异无比,样子看起来既像是蛇,又像是龙,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锁孔,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东西最次也是一个子母鸳鸯锁芯。
  “怎么了”月姐见我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便急忙问道:“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不过这锁……”我说着在舌头下面取出了一根铁丝,这是我做佛爷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没想到此时派上了用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