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地下有深宫(上)
作者:深幻      更新:2021-08-02 11:17      字数:4105
  夜风微凉,海面却不平静,阵阵潮水纷涌向海滩上,又快速地退下去,然后迎来下一波更猛烈的潮涌。
  李健一行站在海岸边,他们并没有下到沙滩上,事实上老天师指引的路一直到这路边为之,也并没有涉及到沙滩。
  “这里有什么问题吗”阮健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什么来。
  偏偏李健他们的脸色都很凝重,让他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老天师沉声道:“方才的阴风,就是从这里吹过去的,不是来自于海岸,就是我们脚下这一块地方。”
  李千江转着身体四周看了一圈,说道:“大家先散开来,四处看一看,确定一下这地方的范围。”
  阮健是听不懂,但大家都明白李千江的意思。
  虽然没有老天师那么敏锐的洞察,可是除了李健之外,他们本身都是鬼,对于阴气的感应吃饭睡觉那样自然擅长,而一块地方浓郁的阴气肯定是有界限的,只要察觉到那一块地方刚好处于阴气重与阴阳平衡中间,就能够确定差不多的“边界”了,而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可以继续用这种办法来缩小查探的范围。
  当然这和李健、江涛他们上次进入的那个“空间碎片”不同,他们确定的范围不是为了进入什么地方,狮城的这些鬼再厉害,也不可能自己生造出一个异度空间,又或者搞一个能够传送的玩意儿来,但是要找到对方的行踪,这里留下的痕迹就很重要,他们至少要知道这一块区域内,哪里才是对方重点集聚过的,这才好进行下一步的探寻。
  就算对方鬼多势众,但在港口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也不可能一次性聚集太多人,而之所以会有这么多阴气散开来,八成是因为那些鬼在这里逗留了许久,甚至做了很多类似于剥离鸡、狗的生魂那种恶行,形成在短时间内都很难挥发的阴煞。
  “我到底了”胡子那边最先传来了消息,他才走出去几十步,就在那道路边沿停了下来。
  接着依次由江涛、李千江、老天师和百里都反馈回来,基本确定了这块区域的边界范围,倒是李健闲得没事干,他能沟通阴阳但要让他分辨阴阳那也就比阮健好一些,还不如人身阳气重的老天师。
  然后就按照计划,四鬼一人开始往中间缩聚,准备确定最后的范围。
  因为这一条路上白天走的人不少,有着阳气不断地“冲刷”,肯定不会是标准的中央向四周扩散的形态,不然的话他们直接往中间一站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这当中江涛会显得吃力一些,毕竟他清醒地做鬼才没多久,要不是天生感觉敏锐,而且脑筋转得快,都要跟不上李千江他们的步伐。
  李千江却是最快的,他的实力大幅削弱,但是在感应这方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海边、水边的原因,显得尤其敏锐,最先一个退到了地方,而等到老天师也随后赶到之后,几乎只靠他们两个,就暂时确定了一块区域。
  李健和阮健赶紧跑前几步到他们身边,老天师指着脚下说道:“就是在这个地方,看你们的了……”他看的方向是胡子和百里,也是他们下一步寻找目标最主要的依靠。
  胡子和百里从出现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是以“义骸”之身示人,胡子虽然展现了从电视机里面爬出来的“能力”,但在李健他们看来,这算不上啥正经的能力,或者至少也应该有更为广泛的用途才对;而百里除了泡茶,从来没有流露出一丝特异来,所以当时鬼君竹指定他们两个来的时候,还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现在,却是需要他们展示自己的时候了。
  胡子点点头,他恢复鬼身之后,长相虽然不那么平平无奇了,可却显得滑稽了许多,尤其是那两撇八字胡,说起话来的时候更是一翘一翘的,好像在戏弄嘲讽人一样。
  他将中分的长发往后面一束,露出了整张脸来,有点儿……方,接着就见他闭上了眼睛,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而很快地,在大家面前,这普通的空地上居然多出了一些模糊的影子来。
  这些影子都只有简单的轮廓,依稀能够看的出一些人的样子来,至于具体是男是女还有相貌之类的,那就完全无法看出来了,看他们的样子都在躬着身弯下腰,一手按住一些小小的东西,然后另一手将什么东西从这些小东西身上“提”出来。
  阮健不禁屏住了呼吸,而早前就从交谈中听胡子模糊提起自己能力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的李健他们,这时候也都不乏诧异。
  没办法,这种说得飘一点儿都能说是触碰到时空领域的“回溯”,简直是bug啊。
  阮健醒过神来的瞬间就立刻想到了如果将这种能力用到办案上,那岂不是直接就能够还原现场、案情,简直就是一个破案利器,不过只是想一想他就苦笑着暗自摇头,这毕竟是鬼的能力,而真要是能够让这些鬼去破案的话,又何必还得用这种能力,办法会多不胜数,而且这也就是想想。
  李健转头看着胡子的额头似乎有汗沁出来,这鬼出汗倒不是跟人一样的真的出汗,只是一种状态吃力地“模拟神态”而已,毕竟鬼的感官神经都等于作废了,很多情绪压根是没有的,只是身体本能的记忆会在需要的时候将恰当的情绪表露呈现出来罢了。
  说白了,就是他“假装”他在流汗,这只能说明他现在维持着这个“回溯场景”很吃力,消耗很大而且恐怕很快就会支持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小萝莉百里咧嘴一笑,突然一巴掌猛地拍在了胡子的后背上。
  胡子的表情没有变化,更别说好转了,但是李健他们眼前的场景,却陡然变得流畅了许多,甚至还清晰了一些。
  这就是小萝莉的能力,稳固或者说凝固,既可以作为自己的防御,也可以作为别的鬼使用能力的辅助,就像现在这样。
  “看来他们的确有段时间在这里将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鸡和狗的生魂搜罗走,应该就是为了去支持他们的那个祭奠仪式。”李千江也知道他们撑不了多久,一边调整思路一边语速飞快地说道:“至于这些鸡和狗的尸体,大概是被港口的人发现了,却让他们也收起来去廉价卖给了养殖场和狗肉店等。而这些鬼现在……”
  接下去,便是那些鬼各自手中带着一些在乱动的虚影,往前走着、走着……走向了沙滩……
  李健等:“……”
  刚才阮健说这里是海岸,他估计这里是没鬼地,李健他们虽然不当回事,但其实心里也颇认同这个观点。
  当然跟阮健想的不一样,他们比较清楚一点,除非是像李千江这样地水鬼,不然对于一般的鬼来说,水其实是他们的绝地,因为流动的液体可以说是唯一介于他们能够触碰或者是直接穿梭而过之间的东西,没有固定的形态反而随时会因为外部环境,比如温度等变换形态,鬼当然同样可以在此生存,但这绝不是一个合适的环境,更不用说作为老巢、基地来经营了。
  这真要是把基地建在水下,怕是脑袋秀逗了吧
  “不对,他们并没有下水,是在那片沙滩下……”胡子突然叫了一声,然后便是一秒破功,“回溯场景”一下子就崩溃了,烟消云散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胡子的脸色有些难看,喘着气继续说道:“在那片沙滩下面,有一个地方,他们刚刚最后就进去了那里。”
  因为是最后一刹那的事情,所以除了胡子这个“回溯者”本身,李健他们还真没有看清楚,此刻听他说的也是惊疑不定。
  “这沙滩每天人来船往,下面有东西,这……”阮健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但是看了眼李健,又看了眼李千江他们这些鬼,突然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都到这份儿上了,话说再多也无用,亲眼看看验证了才是真的,一行从公路上走下来,这沙滩里面的砂砾和石头比较混杂也比较粗糙,还有不少没清理干净的垃圾,在月光星光下反而折射出绚丽的光彩,毕竟是商业运输所用的码头,不可能像是让人观赏游玩的海滩那样干净,李健他们也见惯不怪,就在胡子的引领下,走到了刚刚那些鬼影最终消失的位置。
  “就是在这里……”李千江搀扶着胡子,虽说他的身体状况并不是真的虚弱到随时会倒地,但是为免意外注意一些总是好的,胡子抬手指着身前。
  这一块区域和周围没什么两样,至少看起来是这样,李健说道:“看来需要把这里挖出来了”
  江涛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其中一角蹲下身,这时候便抬起头来笑道:“恐怕没必要,来看这里……”
  大家的视线便都跟着看过去,却见江涛手上不知道抓到了一根什么东西,然后轻轻往上一拉。
  “有……动静”李健看着江涛在那里忙活半天都要大汗淋漓了,可是眼前什么动静都没有,他眨了眨眼睛,看着江涛脸色有些古怪。
  江涛的神色也有些尴尬,自己这出头鸟被打脸得有些快啊,看来鬼的世界自己还是了解得不够,自信过头了点儿。
  这时候李千江却走到了他身边来,从他手上将那根什么东西接了过来,在江涛奇怪的目光中,李千江却弯下腰去,眼睛对着手上瞧了半天,然后却是将手上的那东西往下面慢慢地按下去、按下去、按下去……
  终于,等到李千江将整个儿按进了沙滩里边,只安静了大概两三秒钟,面前这块沙地突然向下凹陷下去一大片,随后一条通往黑魆魆洞里的歪歪斜斜向下的石阶便呈现在了大家眼前。
  江涛:“……”
  不过现在没谁知道、也没谁理会他的感受,李千江向下探了探之后,就回头道:“应该可以进去看看,这里面似乎是……被放弃了的地方”
  老天师也凑过来,手指在石阶上摸索了片刻,缓缓点头道:“我们注意不要分散开来,一起下去,看情况再说。”
  李健回过头对阮健道:“你……就先在这里等着吧,这个地方应该不适合你下去了。”
  阮健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意见,这洞口看着就鬼气森森,他就算不怕,也不得不考虑自己的身体能不能适应里面的环境,如果明知道不行还硬要上,那就等于是自己坑自己了。
  于是李健一行两人四鬼便从那石阶往下,进入那地洞里。
  李千江打头阵,虽说里面连光线都很难进来,他却丝毫不受影响,身后依次跟着胡子、百里、江涛、李健,老天师在后面殿后。
  这一条一直延伸往下的阶梯其实并不长,只是很快就左一个拐弯右一个拐弯,在大家都快晕头转向的时候,李千江才突然叫道:“停住,前面没有路了”
  还好他叫了这一声,不然后面的人继续往前挤,迟早会把他挤过去。
  “什么意思,怎么没路了”胡子在后面咋咋呼呼的问,不过他的原身可不如李千江高,所以还没法越过李千江看到前面,在这么狭隘的环境里又不敢跳得太过,不免心痒痒。
  李千江沉声道:“这里本来应该有一座桥,但是现在,桥断了。”
  后面的李健等都面面相觑,完全无法理解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这种懵逼只是一时的,慢慢地他们就反应过来了,很显然这里的确是那些鬼放弃的地方,而且他们在撤走的时候,把这里能够沟通深处的唯一一座桥都毁掉了。
  “如果是这样的,”李健托腮猜测道:“这说明那里面的确有些东西,是他们没办法或者来不及毁灭的,又不想要留给别人,所以干脆把路断了,让外面进来的人也根本进不去。”
  江涛问道:“没有别的路吗,只有那座桥”
  李千江摇摇头,“前面没路了,除非……”他说着,突然从旁边的沙壁上一掏,抓了一把砂石直接往前面丢了下去。
  然而,过了足足一分钟,都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