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地下有深宫(下)
作者:深幻      更新:2021-08-02 11:17      字数:4028
  “地下宫殿”正托着小瓷杯准备喝茶的鬼君竹听到李千江的描述,也不免愣了一下。
  时间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午夜十二点半,李健他们一行最终还是选择了从那地下撤退回来前方无路不撤回来难道还等着在那里过年吗
  其实这是一个不用考虑就能做出的决定,他们既然是决定去直捣黄龙地,那么虽然发现了地下有这么一块地方,可是既然连前路都隔绝了,那也就恐怕是正如李千江猜测的那样,对方早早就从这里撤走了,不知道是预感到了这里将会被发现,还是他们在这里的事情都完成了,总之就算他们真的有办法继续前进,里面恐怕也不会找到任何一只敌鬼,那进去了又有何意义
  当然了,他们依然可以选择继续前进,毕竟鬼虽然没有,但既然费尽心思还要把桥毁了,说不定里面还藏着什么秘密,但江涛却很快提出了一个疑虑:“里面就算真有什么他们带不走不得不留下来但又不想要留给别人的东西,但是风险也很大,有可能确实是一些能够得到线索的东西,也有可能是他们虽然带不走却也没什么用遗弃掉的,毁了桥其实是故布疑阵;还有可能,那东西很恐怖,恐怖到他们根本不敢触碰,更别说带走了……”
  江涛说的话很绕,能够很快理解过来的不多,李健就算一个,他接着道:“不错,甚至可能,这根本不能说明他们就放弃了这里,或许只是暂时不来,又担心被发现了秘密,所以就把桥炸了,等到过后或许他们又会找回来。”
  李千江也沉吟道:“不管哪种可能,跟我们今天晚上的目标都不符合,还可能另生事端。所以,回去”
  就这么地,一行人头变尾尾变头,沿着原路返回了。
  归途上他们也没有忘了放松警惕,毕竟虽然没有谁说出来,但是还有一种可能,也是李千江最早想到的可能,那就是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
  只不过要维持一个这么真实还阴阳通吃,范围又大时间又久的幻境,难度实在是太高了,李千江他们都不觉得凭借着狮城这么一个小地方,会有鬼能够组织做到这种程度;就算有,肯定也会有不完善的地方,这一个来回其实够他们查出马脚了;而就算是再完美,对方也总要有些目的吧,或许会突然暴起呢
  可惜的是这一路回去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一点儿波澜都没有,比来时还显得风平浪静。
  等出去了见到了阮健,知道他们这一趟无功而返没什么收获,阮健也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却也清楚这种大事情急不来地,反倒如果真地被他们这一击功成了,说不定反倒要怀疑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阴谋了呢。
  而后李健一行自然是辞别阮健,让阮健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处理收尾,然后打道回府。
  回来之后,李健和李千江很快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将晚上的经历原原本本告诉了鬼君竹。
  鬼君竹的态度其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他轻易是不会失态的,就算山崩地裂估计也是面色平静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而虽然刚才的表现也不能说是失态,但的确和往常不太一样,这也令李健他们生起好奇之心,好奇鬼君竹是不是知道什么或是想到了什么。
  只是当李健这么一问,鬼君竹瞥了他一眼,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哪里有想到什么,就是有些奇怪,那玩意儿建在那里,旁边就是海,上边就是沙滩,听你们说的占地还不小,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鬼君竹虽然一看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他吸收知识的速度非常快、效率更是变态得高其实看他那次在厕所里老烟枪一样抽烟就知道了,要知道他压根没有烟瘾地,纯粹只是尝试一下,这学习能力让人不得不赞叹,所以现在不管是思维乃至于常识,鬼君竹和一个现代人其实没多大区别,只不过他的关注点……
  也不能说偏,但很明显大家都说的不是这个啊。
  不过被鬼君竹这么一提,李健却也将注意力暂时拉到了这里来,犹豫道:“那个港口历史不算短了其实,不过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有过一次翻修重建,如果不是之前就有这个地方的话,那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建的了。”
  江涛同样是本地人,当然也知道这个,笑道:“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不然的话那一次就应该被发现了才对,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建起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这种解密一般的话题胡子也很有兴趣参与进来,此时便推断道:“也有可能是以前的,被发现了之后,却又被隐瞒了起来”
  李千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要怎么隐瞒,你觉得那个年代,这种事情是隐瞒得了的嘛。”他本身就是在那时候生活过的,虽然那时候他的年纪也不算很大,就是一个半大少年,可却已经记事、懂事了,尽管他是在隔壁省的,但有些事情、有些道理不分时间地点,都是相通的。
  鬼君竹笑道:“你们说的,其实都有道理,不过你们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在纠结这地方怎么建起来的,反正你们说的这几种可能性都有,而不管如何,它现在就是在那里,而且明确的很少很少人知道。我是在想啊,这么大一个地方,人没有发现,鬼却发现了,这些鬼是无意中发现还是,早就知道了”
  胡子刚刚就有说过,这时候反倒是第一个就跟上了他的思路,“如果无意中发现那还好,如果是早就知道了……假设是我刚刚所想的那种可能,那么就有这样一种可能了:这地方很早就有,可能是因为地质变迁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原本是在陆上却慢慢沉到了下面;又或者根本就是谁的墓地,虽然没有下沉了,但估计原本也是在陆地中央,只是在变迁之后来到了这里。
  “后来这里成了港口,而有人在三十年前的那一次翻修中,发现了这么一个地方,他的身份地位不寻常,所以用自己的权势将这里隐瞒起来,想要成为自己的私有反正大家脑补一下,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嘛。结果后来他死了……而经过了时间变迁之后,这消息要么流失了,要么就只是存在于一些人的记忆和忆往昔中了,没有人在意这里、注意这里,他反倒可以开始光明正大的使用这个地方了,所以在成为那些鬼的头目之后,他就将这里作为自己的一个基地。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前段时间却将这里暂时放弃了。”
  大家都看着胡子,感觉他真敢想,脑洞大开,但又不得不说……
  “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你去写吧,我给你打赏盟主啊”李千江笑嘻嘻地说着,丝毫没有自己现在连订阅正版的钱都没有的自觉,当然他调侃的意味也浓一些。
  李健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胡子说地,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反正现在我们在这里也只是猜想,不妨把思维都打开
  “其实当年发现这块地方的所有人,最后都带着这个秘密同时死掉了,而他们死后都成了狮城的孤魂野鬼。这里面或许真有什么对他们有帮助的东西,于是之后他们便慢慢萌生了野心,直到狮城的鬼差销声匿迹多年之后,他们也做好了各种谋划和准备,才终于开始暴露自己的意图来……”
  鬼君竹微微一笑,赞道:“很有意思的想法,而且不得不说,确实很有可能。”
  李健也不知道他这只是在称赞自己想象力丰富,还是真觉得有可能,又或者是测算到了什么,毕竟按照李千江之前告诉自己的,到达鬼君这个层次,不仅格局、眼界大,站得高看得远,而且有时候是真的能够“看”到未来。
  当然了,预见未来这种命题本身就容易发展成悖论,因为未来是在现在的基础上发展下去地,就算每个人注定的结局死亡,也还有什么时候死、死在哪里、怎么死这各种可能呢,所以对这种说法李健也只是听听就好。
  不过推算大致的轨迹、历史的进程这种事情,历史上就真有人做到过,李健也毫不怀疑鬼君竹也能做到,只是现在也不可能让他推算一下下元夜那一劫最终结果会如何,毕竟实事求是的说,就算狮城这里真的成了“人间炼狱”,对于地府而言,影响也不是很大,倒是阳间肯定会引起极大的恐慌。
  现在传媒发达,这里的消息、发生的事情在顷刻间就会传遍世界各地,到时候甚至可能引发全球性的恐慌,尤其是在原因未知、状况不明的时候。
  可这和鬼君竹似乎也关系不大,看他对阳间的态度,其实是比较无所谓的,不知道是因为死太久了还是看太穿了,又或者是天生心性淡薄,既然如此,他推算出来的准确率就值得怀疑了,甚至会不会上心都不好说,而这种事情一旦不上心且不想着付出什么代价,出来的结果李健他们也不敢相信啊。
  李千江看了看胡子,又看了看李健,再看了看鬼君竹,突然说道:“被你们这么一说,我想了想有点被说服了,虽然很多东西有待商榷,但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下去,整件事情似乎都通顺了许多。而且我还想到了一个问题,孤魂野鬼的话,死后一般也会呆在自己生前住的或者是熟悉的地方,甚至大部分干脆就是在自己家里,至多在附近,如果我们能够知道这些鬼生前的身份,也许我们就能够提前知道,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甚至他们的根本目的,或许也能推断出来一些。”
  都说一人计短三人计长,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虽然人多意见多有时候纷争也会多,但是在这种需要打开思路多想想的时候,却无疑是件好事。
  由鬼君竹开头,胡子和李健开脱,而李千江收尾,整件事情隐隐的脉络,尤其是他们接下去要走的方向,似乎就这么凸显出来了。
  李健直接总结道:“所以,我们接下去,就是找这个港口修建工程的人”
  “还得要做些排除吧,”胡子说道:“我虽然不了解这些基建项目之类的事情,不过我知道一般像这种事情,设计的人员肯定很多,而至于我们要找的那些鬼头目,他们的身份更可能是,政府高层啦、商人啦,甚至包工头啊,都有可能,这要怎么找”
  除了定下这个范围后面的没什么头绪,的确很难找,一时大家又陷入了沉思。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说话的是江涛,他刚才一直在默默听,也在默默思考,此时则是说道:“其实我们刚才虽然是从沙滩下去地,但是一直往前走,前面的方向应该都到了那个港口的道路跟建筑下面了,所以实际上,我们进去的那个入口,是那些鬼另外设置的;而这个不管是宫殿还是墓地还是什么的地下建筑,应该本来就是在那下面,那么就很有可能,当初发现的时候是在重新挖地基的时候。
  “挖地基时如果发现这种情况,一般就是当时现场的负责人会被请过去查探,那么恐怕包工头和承包商的可能比政府高层要大一些;再来,这种事情就算是包工头也没有办法拿定主意,至少得是承包商安排的监督经理。现场当然还会有建设部门的人监督,但要糊弄他们并不是太难,所以说……
  “我们只要搞到当时的名单,着重放在那几个被安排过来的经理这种工程肯定也不会只有一个公司,而是会多个合作,只要搞清楚他们的关系背景,或许就能够推断出,到底谁才是那个真正的幕后主使,也就是现在的,幕后主鬼。”
  “然后,”李健也笑道:“就是去抓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