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嘴嘟嘟嘟嘴(上)
作者:深幻      更新:2021-08-02 11:18      字数:2235
  “喂,阮队长嘛”
  昨天晚上讨论到后来时间有些晚了,李健也不确定阮健有没有休息,就算还没有休息,要说清楚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功夫,还是会打扰到,反正一个晚上的时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干脆就放到了今天早上,一醒来他就打电话给阮健,准备提一提让他帮忙调查的事情。
  阮健虽然只是一个刑警大队的支队长,要是算“地方志”这类的历史知识,他说不定还不如那些村里的老头子,可他履历颇丰,人脉也算挺足的,而很多资料,从官面上的确更容易查到,再不济也可以让他发动一下手下,去问一问石尾港附近的老人,反正也就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很多亲历者都还活着地,哪怕真正知情者可能都不在了,也总是会有些风声流露出来的。
  阮健今年才三十多岁,加上从来不辍锻炼,虽然熬夜疲劳的时间不少,但年富力强都还能撑得住,所以就算睡眠时间不多,但从他语气听来依然是精神十足,笑着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急着就给我打电话了”
  考虑到阮健的职业性质,李健根本没有太早打电话给他会不会吵到人睡觉的想法,这个时间点面包店都还没有正式开工,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全亮呢。
  他昨晚上睡得并不好,其实现在的精神有些不振,不过以他现在的恢复力,等下洗把脸再吃点东西,估计就能够恢复正常了,而脑子里也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所以现在也不跟阮健兜什么圈子,尤其是昨儿晚上跟之前,李健告诉阮健以及他看到接触到的那些,现在阮健也算是介入了鬼的世界了,知道了这么多再多说些李健也没有任何负担,就把昨天晚上他们讨论的那些话题大致和对面说了。
  阮健的思维很敏捷,很快就捕捉到了李健的意图,“你的意思是,让我查一查二十多年前,石尾港码头翻修时候的工程负责人是谁”
  “不只是负责人,”李健揉了揉眼睛,说道:“最好是当时的大名单,甚至是那些人的大致资料都能够找出来。”
  所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何况他们也不是看到了名单觉得有可能就会直接打上门去,最少还会试探一下,当然了,如果能够直接从这份资料中得到结果,那是再好不过了。
  按照他们商议过的设想,这份资料是越详细越好,江涛的看法他们也是认可的,因为很明显,这种挖掘是很偶然的事件,那么与之相关的接触人,应该就是除了底层的工人、工人头头,更多可能就是当时在场的负责人,顶多再加上负责人的头头。
  因为对那个地下深宫里面到底有什么他们尚不清楚,所以还无法判断,到底是因为见财起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在发现了之后就封锁消息,并且很快就将这“地基”填平,却是可以预料的事情,现在不管是那些鬼还是李健他们,都没有办法直接到那港口的建筑下面去查探,那样动静未免太大了,而那些鬼又将可能是唯一的入口截断了,这就成了无头悬案。
  不过没关系,反正李健他们的关注点也不在这里,而在于那些鬼身上。
  “这个我可不敢跟你打包票,”阮健说话很谨慎,主要他的确是没有多少把握,想了想又道:“而且时间上也很难保证,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那个时候到底是用什么方式记录的都还不清楚呢。”
  就以三十年前算,那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即便狮城算是沿海地区,可与那些对外开放城市肯定没法比,电脑和网络的运用度几可忽略,虽然在之后肯定会把当初的纸质存档资料重新输入到电脑的档案中去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事后补票”地,但究竟是否完备、会不会有遗漏,这些都是无法掌握地。
  李健了然的点点头,接着意识到电话对面的阮健也看不到,就说道:“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这种事情我也不好提什么要求,就尽力而为吧。”
  “好的,一有消息了我马上给你打电话……算了,如果有时间我亲自送过去好了。”
  在此时的阮健心中,李健已经不是一个普通市民的身份了,能够与鬼接触,虽然那个什么“招待办主任”的身份怎么听着都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但可以想见与鬼打交道的话,还有许多需要依赖对方的地方,就凭着这份能力,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面包屋老板,也不太合适啊。
  李健挂断了电话之后,长吁了口气,然后皱起了眉头。
  虽然心里面很难有太多的迫切感,但他又还是时时会想到鬼君竹所说的“下元夜”,如果在那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对方真的选择要搞大事,那他们现在的准备,是不是显得太过寒碜了
  真要说起来,现在除了按照鬼君竹说地方法继续自己的“特训”,他们这边好像压根也没有弄什么准备,仿佛大家都变成了嘴炮党一样,讨论的热烈激烈刚烈,结果啥事儿都没有真正完成一个。
  拍了拍脸颊,李健让自己缓过神来,看着陆续走进店里来的大学生男女们,准备开始笑脸迎客,不过心里却在“mmp”。
  这都还没有到光棍节呢,就一对一对跑来虐狗,臭德行
  不过这么看了几眼,李健又不禁想到了之前真地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的徐嘟嘟。
  那小丫头片子上次如果不是故意演戏戏弄自己,那就是说她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了,而且这种可能性不小,毕竟小学的时候她就很黏自己了。
  不过那个年纪的事情,又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压根做不得准,否则李健也不至于在第一时间都认不出来对方了,变得可不止是外形,还有整体的气质以及那么一点点性格,谁能想到假小子还能真的变成软妹纸
  突然,李健拍了拍脑袋,却是想起来自己前天晚上跟她分别的时候,好像还说了这个周末有空就打电话给她,当时也只是随口一说,所以压根没想过第二天其实就是周末了,今天都已经是礼拜天了。
  今天过去的话,“这个周末”可就没有了,那么,要不要打电话给她呢
  不打电话的话,自己这就成了说话不算数了,好歹也是曾经关系不错的故人,而且李健对她的印象也一直不错,就算后续没有发展也没有必要骗人家,何况自己现在还记起来了;可是打电话的话呢,自己现在压根也没空,除非……把她叫来面包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