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嘴嘟嘟嘟嘴(下)
作者:深幻      更新:2021-08-02 11:18      字数:4247
  “跟女朋友打电话啊,笑得这么开心多少”许老师一边从裤袋里掏出餐卡来,一边调侃着笑容满面的李健。
  李健放下手机,看了下他买的东西算了下钱,嘴上还随口否认道:“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女朋友七块五……”
  许老师等李健输好数字后就把卡放到了刷卡机上,“嘀”的一声,卡上的数字变化了一下,他又一边收起卡,一边促狭地笑道:“不会吧,我以前可是听你老爸说过,你高中就谈了女朋友,现在都大学毕业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对象”
  听到对方提起了高中那档子事儿,李健脸色不由一僵。
  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些无法回首的往事,而对于李健来说,这些无法回首的理由还都是同一个,那就是他的父亲。
  如果不是这么多事情积累起来,以李健的性格,又怎么可能闹到和父亲再也不说话
  当然了,不说话归不说话,他们之间还是以一种诡异的默契共处着,在外面买东西的时候会想到对方、如果对方太晚未归家便会上心,这种感觉当然很别扭,不过对于两个谁也不愿意先退让的人来说,这种别扭反而让他们维持了一种平衡,如果不是飞机失事的突发意外,他们这种相处可能还会持续很久,至于尽头到底是什么,李健不知道、也没想过。
  而要说这些往事中,让李健最在意的,大概就是许老师提到、也是经常被他家老头挂在嘴边的这件事情了。
  学生时代的恋爱,在后来当做回忆来看的时候,多少都会显得有些幼稚和简单,可那时候的单纯和冲动,却是最为纯粹的,不像是现在,反倒会更多地考虑现实的情况,而不是只针对她他那个人,就算是喜欢、在一起了,也不可避免会掺杂许多其他的因素。
  李健就一直觉得,自己的感情经历中最纯粹也是心理反应最真实的,大概就是这一段了当然了,本身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段,后来上了大学虽然接触了几个还可以的女孩儿,却都没有动心过,等到毕业之后回家来帮忙,那就更是连念头都没有起了,否则的话在这大学里他也早该找到一个对象了。
  要说后来的变化和当初那件事情没有关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其实除了刚开始那段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整个高三年也都因此过得有些浑浑噩噩地,后来高考、暑假一直到大学经历了那么多,差不多也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倒是他家老头天天就把这些东西挂在嘴边。
  在父母飞机失事之前,他们老两口每每提到李健的婚事问题,父亲基本上都要把这件事情重新拿出来,不过不是因为后悔,而是恼怒,他大概一直觉得李健这是故意在报复他,就是因为他当初棒打鸳鸯。
  李健不和他说话,自然也不会辩解,甚至心里也懒得去辩解,爱咋想咋想好了,对他自己而言,他更看重的还是心动的时机和“缘分”,或许那一天真的到来,后面的一切就会顺理成章进展得闪电一般呢。
  “诶、诶……你咋滴啦”
  许老师的招呼将李健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李健勉强笑着摇摇头,帮他打好包装。
  他只是一时想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毕竟时间久了,就连当初的感情都已经淡得快记不得了,更别说与之对应的埋怨、烦恼和那些不想再想起来的过往了。
  许老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不过他察言观色,看出李健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赶紧接过自己买的面包转身就溜。
  李健没去管他的想法,看到手机却是又想到了刚刚联系的徐嘟嘟。
  这个女孩,让人感觉略微头疼啊
  李健毕业后也不是完全没有考虑过感情的事情,只是一方面曾经的事情就算淡了,也还是有些阴影在影响着,另一方面也是更主要的原因,他看到新闻报道上,以及自己身边的那些同学、朋友们的亲身经历,都让他对这些事变得开始抗拒和排斥。
  他实在是不想要去猜测别人的想法,他更愿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去工作、去生活,可是真的谈恋爱怎么可能不考虑别人的想法,而女孩子的想法很多时候是难以琢磨地。
  “李健,别偷懒啦”
  “知道啦”虽然这么说,不过李千江不来叫,李健估计还得在这里发会儿呆。
  现在只能收拾思绪,不再去想那些没意义的事情,先紧着今天的任务。
  之前便说过,大学这里面,周末尤其是礼拜天因为大部分学生没课,他们要么出去吃喝玩乐,要么就是窝在宿舍里打游戏睡觉喝酒玩手机,所以这些时候不仅生意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而且也不会有平常那么多集中的顾客高峰期,会显得极为分散,而白天的时候更是很少会有人。
  也是亏得昨天李健鉴于之前剩下的货多所以少做了东西,加上现在真正掌控打面数量的蔡姐已经摸清了这点规律,在基础上又削减了两分,才不至于让两家店里堆积太多的货。
  不过主店这里受到的影响一直就比较小,而且是全天开放理所当然会卖的比较多,所以昨天上面还是剩下来不少,也就等着今天上午到中午先卖完了。
  这么算下来的话,今天似乎要做得更少了,但是又要考虑到礼拜天的晚上还有晚自习,所以不管主店还是分店在傍晚到晚上的时候都会多两到三个人流高峰期,这么算下来起码也要和昨天做的量持平。
  不过现在的面包屋里面,做事的人鬼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除了蔡姐之外,大部分都是那种做着做着就忘了下一步要做什么的生疏菜鸟,李健现在说不定还真能够享受起甩手掌柜空闲老板的生活来了。
  所以现在来说,这操作间里还是少不了他,至少不能长时间缺少。
  “哦对了,昨天订了两个蛋糕,等一下你们自己来烤,有事再去叫我,我去做蛋糕。千江你先帮我裁两个蛋糕坯出来,两个都是十吋的啊。”李健突然想到了这件事,开始吩咐着李千江。
  除了蔡姐,现在用得最顺手的就是李千江了,只是还不够熟练所以尚无法独当一面。
  李千江应了一下,问道:“电话打完了,说好了吗”
  “当然,”李健点点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但是再去想又一时想不起来了,“我刚才,有说什么吗”
  “什么”李千江眨眨眼睛,又和胡子对视一眼,俱是一脸懵逼。
  “我忘了……算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李健皱了皱眉,不再去刻意想了。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有些事情越想越想不出来,可是不想的时候一个偶然的契机就能触发出来,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操作间里依然是忙得热火朝天,不一会儿李健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却是原材料经销商送货来了。
  李健之前就把缺少的货都记录下来打电话跟对方叫了货,不过这东西又不是外卖说来就来,人家还得要安排一下,何况他这么一个小店要用的量也不多,只能搭人家的“顺风车”过来。
  刚好今天跑狮城连江这一段,那边就把他的货也捎带上了。
  不过这个电话打来却不是通知他货要到,毕竟现在时间还早,那边估计还没启程在拣货呢,要到这里起码得要午后了,还早着呢,而是跟他确认一下货单再问问他有没有要补充的东西,现在补上还来得及。
  同时,当然也要“顺便”催一催货款了。
  对于货款李健可不急,反正少不了他们,现在面包屋里的情况有些地方蔡姐反倒比他还清楚,所以他还特意跑去跟蔡姐参考了一下,又翻了翻,确认了暂时的确没什么需要补充地。
  “我说,整天都是做这些面包蛋糕,有没有什么新花样啊”做着做着,梅矛却又开始提意见了,不过李健知道这家伙“为建设社会主义新面包屋添砖加瓦”是假,自己想吃新品类才是真,不禁翻了个白眼,很想直接吐槽“没有,滚”。
  但又想了想,面包屋其实历来就有推陈出新的习惯,只不过在过去的一两个月时间里发生了连番变故,尤其是工人的陆续离开,对李健对店里都是个打击,哪里还有心思和精力去考虑新品的事情甚至之前有厂商准备安排人员来这里指导,都曾被李健推拒了。
  不过现在嘛,暂不考虑接下来的下元夜之事,一切可以说是恢复到了最初的稳定了,这件事情也的确是应该提上日程了。
  当然暂时还没办法,得先跟经销商那边提一提,再由他们和厂商沟通好,安排产品部的来这儿帮忙做产品,所以李健想了想,就又说道:“新品的事情还得过一段时间,不过有些很久没用上到了老品牌倒是可以拿出来再试一试了。”
  李千江他们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很有兴趣地都看过来,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李健笑了笑,也不多说,准备直接用行动来说话。
  但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李健手上,李健也准备再为人师的当口,那操作间与店面之间的隔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唰
  距离隔门最近的梅矛原本是打算去拿角落里的高脚凳过来坐着,这时候应对非常迅速,甚至可以说在他精神反应过来之前就动手了,直接将隔门拉了回去。
  “咦”
  门外传来的一声惊呼,也不知道对方刚刚到底有没有看到,又看到了多少,但这声音听起来,明显是个女孩子。
  李健向大家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等会儿,当然如梅矛和被机智的李千江拉过来的老天师师徒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继续做事地,其他鬼们就稍安勿躁了。
  然后他换换挪到了隔门边,小心地拉开了隔门。
  拉开的并不大,只是一个能够供人侧身而过的大裂缝而已,只是看着外面站着的人,李健却是愣了一下。
  这个女人他当然认识,而且此时站在门外的除了她,还有另外两个男人,一个青年一个中年,这个搭配他同样很熟悉。
  在大学里面虽然规避开了工商随时找上门来的麻烦,但是大学也不可能完全放任自流,所以偶尔也会组织一些人过来进行突击检查。
  其实本来这种检查都是走走场面,大家也都是熟面孔,再说了李健这是本本分分做生意,面对金贵的学生自己都怕出问题,哪里会不注意,可耐不住这三人组合里年轻的两个男女都是逼事儿忒多的那种类型,要说小题大做到罚款倒不至于,但是每次来那嘴巴都是唧唧歪歪个不停,而且里里外外看着没个十分钟是绝对不会走的。
  如果是以前,李健也就耐着性子任他们随便看甚至随便翻都行,可现在却不行了。
  一屋子的鬼啊
  “要让他们离开吗”这时候突然出现在李健耳边的鬼君竹的声音真如仙音一般,他立刻点头道:“要要要……”
  “你说什……”那戴着眼睛长相普通却画着浓妆表情还特别傲的女人一句话还没问完,表情突然滞了滞,而她身后那两个男人也差不多。
  随后便见到三人表情一致地僵硬地跟李健挥了挥手,齐齐说了声“再见”,转身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了面包屋。
  李健愣了下,随即失笑,“不过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只要有正确的引导,产生错误的想法并对之深信不疑,是很正常的事情。”鬼君竹说完这一句,声音就不再响起了。
  李健想着他虽然说自己不能出手,但应该是针对那种大场面,就像是接下来的下元夜那种,至于这种迷惑人心的小手段,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但显然是信手拈来、小菜一碟地。
  李健也不会多事到去问,所以带上门回了操作间之后就专心做事,什么也没说。
  过了会儿,外面又有人在叫:“里面有人吗”
  “不会是,刚才那女的又回来了吧”蔡姐不清楚情况,只能胡乱猜测,她现在手上还有蛋糕要打,可不能随随便便让人进来看到。
  李健也很奇怪,但他听出了这声音不一样,之前那女的一副难听的鸭嗓,现在的声音明显清脆动听多了,而且隐约还有些熟悉感。
  他过去拉开隔门,看到店面上多出的一条倩影,愣了愣才讷讷道:“你这么快就来了啊”
  “李健”徐嘟嘟惊喜地叫了一声,然后就嘟起嘴来,“不快了,我等车都等了很久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