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丘琳_飞象文化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8029
  白秋陵在百货公司的停车场停好车后,随即要上楼去逛逛。她的心情十分愉快,G本就没有发现,她从一出门就被跟踪了。
  当她好心情的挑完礼物准备上车时,便被人从身后给拉住。
  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却发现魏俊生狰狞着一张笑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秋陵,我想我们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
  白秋陵没有给他好脸色,“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你可以走了。”“是吗?”他突然拿出一张旧报纸在她的眼前晃着,“如果我把这个拿给你的家人看,你想他们会怎么样呢?”
  白秋陵的脸色马上变得惨白,“你……你敢?”“我有什么好不敢的?我只要派个人去不就好了。再说,你母亲现在还待在医院里,G本就还没完全康复,必须接受长期的治疗;而你弟弟正准备考大学,如果他知道自己有一个这样不要脸的姐姐,他会怎么想呢?”
  “你……你这个混蛋!”她气急败坏的骂着他,接着又冷冷的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回到我的身边来。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办。‘他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片磁片交给她。
  白秋陵疑惑的看着他,迟迟不愿接过他手上的东西。“你拿这个给我做什么?”
  “我要你将黎凯斯近日内所设计的软体拷贝到这磁片里。”
  “我不会。”
  “我会教你的,何况等到他完全设计好也得两天的时间;到时候,你再去拷贝,然后在深夜拿出某外面交给我,并和我一起走。”
  “如果,我不愿意这么做呢?”
  “你自己衡量看看,到底是你的亲人重要,还是留在黎凯斯的身边重要。反正依他那么冷血的男人不可能会爱上你的,我从雪兰那里知道了他是个怎样的人。”
  白秋陵十分不甘的看着他,“你真卑鄙!你以为发生了那件事后我还会想跟着你吗?想都别想!我会答你做这件事,可是,我绝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你不和我在一起,你以为黎凯斯还会要你吗?一旦他知道了这件事后,他绝对会恨你,也不会原谅你的;你除了我以外,你G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这件事不劳你费心,我只是要你选择,是要得到磁片还是要得到我的人,你只能选一样!”她痛苦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冰冷而不屑的。
  “好吧!”他想了一下,“我答应你,只要你把磁片一交给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在心底打着如意算盘。
  反正,到时黎凯斯将她赶出门后,她还不是会走投无路,一样得乖乖的来找他吗?
  他得意的在心底笑着,先拿到东西再得到她,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那好,我要回去了。”
  “黎凯斯最近都忙着设计那套软体,你明天早上十点再出来,我会在这里的门口等你,然后被你如何拷贝;两天后,你再把磁片交回我手上,我会在门口等你。”
  白秋陵只是点点头,不再理会他。
  魏俊生洋洋得意的离去,他没有发现雪兰正躲在暗处里,替他们拍了好几张相片,并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她的嘴角浮现冰冷的笑意,决定明天再多拍几张他们接触的相片。
  这下子有了证据,她再拿给凯斯看,他就会相信她的话了。
  要凯斯知道白秋陵背叛了他,又要和别的男人离开的话,他绝对会气得将白秋陵赶走的,这样一来,她就有机会和凯斯在一起了。
  魏俊生竟那么笨的被她利用,她怎么可能会真的把凯斯的心血白白的送人呢?只要她当上了黎夫人,这些都是她的,她何必和钱过不去,魏俊生和白秋陵这下子都要我在她的手上。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等明天拍完照片后她得马上通知凯斯,免得真的让魏俊生得利了。
  白秋陵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她直接进到房里,并没有下楼用餐,让玛丽亚十分担心的跑到书房里告诉黎凯斯;他于是要大卫他们先回去,反正明天上午就可以完成,他想先去看看秋陵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到房间里,他看到白秋陵一脸沉重的表情,忍不住走上前去问她:“秋陵,怎么了?玛丽亚告诉我,你一回来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你不舒服吗?”
  面对他的关心,她反而无语,只是缓缓摇着头。
  黎凯斯再次不死心的将她的身子板向自己,“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还开开心心的出门吗?怎么回来就变了?”
  白秋陵这时才抬起头来习他,“凯斯,我问你,你的那套设计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它可是我这一季最重要的产品,而且还能为公司赚进上亿美金;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它是我最新、最有创意的设计,说不定能得到全世界的认同,进而广泛的让每个人都能方便的使用这套软体,想到这里,我就十分开心。”
  见他说得眉飞色舞的,她的心忍不住一阵揪痛,“那……你什么时候能完成呢?”
  “明天上午我就能将一切完成,后天我会将它全部拷贝并列印出来。”
  “为什么不明天就将它整个做完呢?”
  黎凯斯拥着她,“我知道这些日于忽略了你,所以你才希望我快些将它完成。这样好了,等后天我全部完成后就陪你和外公出去玩玩,然后,等这个产品顺利推出去后,我们马上结婚,好不好?”
  “你……你是真的要和我结婚?”白秋陵的心愈来愈痛,悲哀的想着:为什么当她的幸福来临时,命运却要这样捉弄她?
  黎凯斯的脸上有着激怒,“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
  白秋陵很快的摇头澄清,“不,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到现在我都还觉得好像在作梦一样呢!”
  “你啊……”
  他欲说出的话被她的手给捂住,“凯斯?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看你这么严肃,好像事情很严重似的。”
  “你所设计的软体,如果有一个程式出了错,它是不是就没用了。‘”不是一个程式,而是一个字母错了都不行。“
  “真的?”她的脑中突然掠过一个想法。
  “奇怪?”黎凯斯不解的望着她,“你今天怎么一直问我这件事,你不是对这个没有兴趣的吗?”
  “是啊,我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黎凯斯的疑心已起,他看到她闪烁的眼神,直觉事情好像不单纯,眼神倏然冰冷起来。
  “秋陵,我现在对你好,表示我信任你,这对你、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十分珍贵的事;你知道我一向不肯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你让我破了例,就千万别让我失望。”
  白秋陵不自然的笑着,她试探X地问他:“那……如果我背叛了你呢?”
  黎凯斯眯起眼来狠狠的看着她,“那绝不是你所能承受的,我劝你还是不要。”
  看到他如此认真的样子,白秋陵在心中苦笑,还会有谁比她更清楚他的个X呢?这辈子,她是注定无法和他在一起了,而且还会被他恨一辈子,这些全都是她当初所种的因,所以才会有今天魏俊生来威胁她的果。
  她猛然扑过黎凯斯的怀中,“凯斯,我要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爱你的,这一点绝不会改变。”她的手抚着他的肌肤,“凯斯,爱我好吗?”最后一次好好的爱我吧!
  黎凯斯看着她热情的反应、迷人的模样,当然是不加拒绝,他的心现在只注满了对她的欲望,其他的一切全都不重要;他低下头攫取她的芳唇,他的唇吸吮着她的,濡湿的舌尖调皮的滑过她口中敏感的肌肤,畅饮她四中的芳香甜美,并且回报以自己诱人的气味。
  她心中浮现一股炙热愉快的感觉,一圈圈地扩大,直到每一寸肌肤都象着了火似的。
  他解开她X前的扣子,脱下她的衣服,手指沿上她的X部,紧紧罩住她坚挺的R房;她愉悦地婉转低呼,他的手指在她的R峰上滑动,让她小腹之间生起一股温暖而熟悉的快感。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爱抚,都使她更接近燃烧的边缘。
  他停下动作,贪婪的欣赏着她雪白细腻的酥X,当他以深邃的眸光爱抚过她的X前时,她发现他激动得颤抖。想到这全都是因为自己,她忍不住觉得很骄傲,有一个男人,尤其是她深爱的男人,竟然是真的为了她而心动。
  她星眸半合,粉红的舌尖轻润过微启樱唇,挺起背背,让自己的酥X更加向前挺出,诱惑着他来爱抚。
  “哦,天哪!”
  望着她诱人的姿态,他沙哑地低喃;接着,他的唇紧覆着她的,身体恣意地、狂热地贴着她的娇躯。
  黎凯斯不知何时已脱掉她全部的衣物,并让她躺在床上。他炙热的唇由她的唇移向颈间、X口,留下一道道熊熊烈焰,而后又缠绵地逗留在她的X前,一口罩住那红润的蓓蕾。
  白秋陵按着他的头贴在自己滚烫的肌肤上,手指狂热地在他浓密的黑发中穿梭,不时快乐地呻吟着。
  接着,黎凯斯的注意力来到她白玉般无瑕的肌肤上,她完美的曲线使他在每一回看到都比上次还更加的惊叹不已;而她的臀部浑圆X感,修长的双腿结实细腻。他伸手轻抚上她的小腹,加深她原有的敬情。她全身充满了难耐的欲火,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只觉得脑中热烘烘的一片。
  他的唇离开她涨痛的R房;缓缓下移,细细品尝她温润的肌肤;他轻吮她平滑的小腹,双手却早已溜过她的臀部来到她修长的大腿,而后是她敏感的大腿内侧。他温柔的分开她的双腿,手指探索她的每一寸私密处;一种无法抗拒的迫切需要充塞在她每一个细胞中,她X感的娇吟不已。
  他的唇取代手的位置时让她全身绷紧,体内强烈的欲人迸裂而出,令她的体内流出热Y;而他那温暖的鼻息更是—一拂过她的双腿和臀部。
  “啊……”令人销魂的极乐感受使她狂热的捧着他的头,再也无法忍受地只希望他能进人她的体内,满足她的需由。
  “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而他却对她的哀求置若罔闻,一心只想让她尝尽所有的欢愉;她忍耐地低呼一声,拱起颤抖愉快的娇躯,只觉得全身通过阵阵甜美无比的热潮。
  黎凯斯的舌还在她的甬道内进出,并不时地用唇吸吮着她的甜美……
  当她迷醉在这次愉中时,他已经赤裸裸地贴在她的身上,他的舌纠缠住她的丁香,和她交缠、腻爱成一体。
  他的膝轻轻抵开她的双腿,灼热的欲望贴在她的小腹下,接着一个挺身,顺利的滑入她体内。他低下头,温柔地覆上她的唇瓣,恣情地吸吮着,继而渐渐加快律动的速度。
  她再度满足的呻吟起来,紧紧掐着他的腰部。她什么都无法去想,只想回报他灼热的欲望,催促他让她饱涨的痛苦早早释放出来。
  “哦……嗯……对、对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疯狂地随着他上下摆动。
  一阵激动的洪流过后,他终于满足的释放出自己的欲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滚到她的身边躺下,一只手接着她,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她柔嫩的唇瓣。“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不小心的爱上你的。”
  白秋陵闻言一笑,“这样才好啊,那……我们是不是该多做几次,说不定,你明天一大早起来,就会对我说爱我了呢!”
  “你啊!”他捏了她的脸颊一下,“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贪心又可怕的女人了?一整夜耶!你要让我下不了床啊?”
  白秋陵挑衅的看着他,“怎么?不敢接受这个挑战?莫非……你这样就不行啦?啊……”
  黎凯斯一个翻身将她重重的压在身下,“好,我今天绝不饶你,竟敢对一个男人这么说,你真是不想活了,看我怎么对付你。”
  他在她的身上乱咬乱啃的,惹来白秋陵的咯咯直笑。他的手滑向她的X部,罩住那一片软玉温香,拇指挑逗地拂过已坚挺的玫瑰色蓓蕾。
  她的身体立即有所反应,他低下头快触到她时,才带着椰愉的笑容说:“我要让你看看你的男人行不行!”
  他在她的粉颈上洒下无数的热吻,又伸舌轻舔过她甜美的肌肤,带给她一波波的快感。他突然将自己的男X象徽C入她的体内,引来她的哑然注视。
  他得意洋洋的笑着对她说:“如何?”
  当他摇摆臀部时,她只能不停的配合著他;她虽已投降,他依然不放弃的索求着她的甜美,直到她求饶,并承认他的勇猛无比方肯罢休。而此时,曙光也已初露,他们才相拥而眠。
  这一夜,是白秋陵和魏俊生约好的日子,当她发现黎凯斯已沉睡时,才轻巧的起身。
  她看了他一眼,今晚的他显得十分chu暴,且脸上隐约呈现怒气,她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可是,这已是他们的最后一夜。
  她再度眷恋的—一抚过他的脸颊,然后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泪水滑落在他的唇上与额上,她连忙直起身子,轻轻的说着:“凯斯,对不起,我只希望你记得,我爱你。”
  她站了起来,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行李,也拿出挑俊生交给她的磁片毅然的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
  她没有发现黎凯斯在她出去后随即站了起来,他痛苦而愤恨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忍不住握紧双拳。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他?
  他猛然站了起来,走出房门,和刚赶来的大卫他们会合。
  大卫担心的看着黎凯斯,“凯斯……”
  而黎凯斯早已敛去所有的情绪,面无表情而冷漠的对他们说:“我们再等二十分钟,她应该就把所有的资料都拷贝进去了,这样,我们就有证据可以捉住她。”
  雪兰的嘴角浮现出奸诈的笑意,不过她随即饮去,马上换成得意的眼神看着他们。“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她不过是个贱女人,你既不听我的话,这下子被那个女人给骗了肥!”
  黎凯斯只是用一记足以冰冻人的目光扫了她一眼便让她住了口,但她的神情依然很得意。
  哼,很快的你就会知道,我才是匹配得上你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因为气氛已因黎凯斯脸上的表情与他浑身做发的冰冷之气而变得僵化。
  当二十分钟到了时,雪兰已经不耐烦的开口:“凯斯,时间都到了。你还在等什么啊?”
  黎凯斯不理会她,只是冷冷的对着大卫他们说:“我们等她出来再说。”
  大卫他们只是点点头,时间又经过了十分钟,依旧没有白秋陵的身影。
  大卫忍不住开口:“凯斯,你想,她怎么会持贝那么久?一般来说,就算他再怎么不熟悉,半个小时也该够了。"黎凯斯依然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紧闭的门板,眼里复杂而难懂的情绪,教人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
  静了好一会儿,门突然被打开来。
  当白秋陵拍起头时,看到的就是黎凯斯冷冷的眼神直盯着她看,她的心震动了下。没有任何言语,她一手拿着磁片、一手拿着行车装,愣愣地位立在原地。“怎么?你没有任何话想对我说吗?”
  白秋陵突然苦笑的看着他,“我还能说什么?”
  他突然用力钳住她的手臂,将他拖进书房里,狠狠的将她拉到自己眼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他沉痛的低吼着,眼里有着对她满满的恨意。
  白秋陵不忍看见,只能将头转向另一边;此刻她的心在痛、泪在心底流,可是,她的表情却又异常的冷静苍白。“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钱吗?”
  “钱?难道我给你的还不够多吗?”他眼中的怒火因她的冷寂而起。
  “有人会嫌钱多吗?”
  他突然猛力的甩开地,让她跌坐在地板上,并从口袋里拿出一大叠的相片,以厌恶和不耻的口吻冷冷地说:“依我看,你是为了这个男人吧!”
  四处或落的彩色相片,全都是她和魏俊生的合照,这是有人刻意偷拍的,她没有去检,只觉得这些对她来说是一种最大的创伤与悲痛。
  可是她必须离开,她得以此借题发挥,她不要再留在这里成为魏俊生威胁的工具。“没错,我是为了他,他说要我回到他的身边,所以……”
  “所以你就如此下贱的飞奔到他的身边?”黎凯斯突然放声大笑,笑得冰冷、可怕。
  “很好,你真是做得太好了,你很聪明,计划得真是细密周详,我太低估你了。”
  白秋陵缓缓的站了起来,她的胃痛苦的痉挛着,意识到自已被他大大的误解,“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承认自己做了这件事,但我并没有计划什么。”
  “是吗?”他慢慢的看着他,“你不是在碰到魏俊生后就决定和他旧情复燃,来偷取我的软体,然后和他去过舒服快乐的日子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
  他打听她的话:“很好,那或许我该告诉你一个真相,我会和你在一起,是因为碰到到你的时候,觉得日子太无聊也太无趣,刚好你出现了,所以我就想和你玩玩,如此而已。”他要让她痛苦,也要让地付出代价!
  他无情的话语破击在她的心上。
  白秋陵后退了一步,“你……你只是和我玩玩?”她的脸色苍白如雪,所有的伪装全部不见,只想知道他对她是否真心。
  “没错,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今天会来到这里,只是我一直没有说破,因为我要让你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无力反驳;女人实在太会找借口,你的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你以为你的行为能逃得过我的眼睛吗?”他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全都是你的安排,你只不过是在着我的笑话而且,我对你来说,G本就是一个随你耍弄的玩具。”她喃喃的说着,不断的自心中泛起酸楚。
  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冷寂的离开,可是,没想到他的话却是如此伤人!
  不!不会的!她随即摇摇头,冲动的搭上他的手臂。
  “你是因为看到我这么做,才故意这么说的,对不对?你……”
  黎凯斯chu暴而嫌恶的甩落她的手,“别碰我,我现在连看到你都觉得恶心!”他冰冷的睥睨着她,继续无情的攻击她,“本来,我打算等外公的手术成功后才要你走路的,既然你如此的不安分,那现在现可以滚了!”
  “那……外公他……”
  “我不必你来担心。”
  当外公的声音由门外处传来时,他们都回头看着外公,黎凯斯吓了一跳,连忙来到外公的身边。
  “唉!秋陵,我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这样的女人,我一直以为你是爱着凯斯的,没想到你却做出如此过分的事,真是让我太心痛了!”
  白秋陵走近一步,“外公,我……我是真的爱着凯斯的,我……我只是……”
  当她的手想要碰触外公时,黎凯斯却用力的扫开她,“只是什么?你还想要否认?证据都在这里,你还想说什么?”
  “不是的。”白秋陵连忙摇头,“我……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她好后悔,早知如此,她就应该把问题告诉凯斯,也不至于让外公这样伤心了。
  “你能有什么苦衷?”
  黎凯斯冷冷的打断她的话,正想再说时,外公突然痛苦的抚着他的心脏。白秋陵的背叛对他而言是一项沉重的打击,他实在承受不了这个事实。
  “凯斯……我……好难受……”
  黎凯斯见状吓了一大跳,连忙抱起外公向外奔去,“外公忍着点儿,我马上送您上医院。”
  白秋陵也吓了一跳,她正想跟着上车时,黎凯斯却一把将她推开。
  “不必你假好心,要是外公出了什么事,我就找你的命来赔!”他随即上车,不再理会地。
  白秋陵苦苦哀求着跟在后的大卫他们,最后他们才勉强让她上车,却对她露出十分不友善的神情。白秋陵却无暇顾及,只希望外公能平安无事。
  来到医院时,外公已经被推人急诊室,黎凯斯焦急的持在病房外等着。当他转身看到她时,突然二话不说的上前给了她一巴掌,并且紧紧的掐住她的脖子,“你这个可恶的女人,我真后海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为什么要让你和外公那么的亲近?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如果外公出了任何意外,你也该死!”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攻击,白秋陵没有任何的反击能力。
  在她涨红了脸、难以呼吸之际,大卫和狄斯及时把疯狂的黎凯斯给拉开。
  “够了,凯斯,事情都还没有个结果,你何必这样呢?你差点把她掐死!”
  他充满恨意的目光,闪烁着冷冷的不屑与鄙视,直直的S向她,“掐死她还算便宜了她,她最好保佑我外公设事,要不然我绝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她!”
  白秋陵被他眼中强烈的恨意扈住,她知道,他不只恨她,还很不得杀了她以泄恨;她不要他以如此不屑的眸光看着她,可是,她也知道,外公会病发,全都是她的错。
  “你给我闭嘴,我再也不要听到从你这个女人嘴里吐出来的任何一句话,再也不要看到你这个人,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听到了没?”
  他激动得又想上前,却被大卫他们给阻挡。
  “你快走吧!”
  白秋陵只是再看了一眼后,随即离开。
  其实她并没有走,只是躲在一劳静静的看着他们,看到雪兰正坐在他的身边试图安慰他,她多希望坐在他身边的人是她;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从她答应做这件事的那一刻起,她就该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会造成外公病发,如果她知道的话,她绝不会答应这件事,再怎样也要回去向父母请罪,请他们原谅她的错误。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的眼前再也没有幸福可言,所有的一切全都幻灭了。
  刚才他一副非要见她于死地的样子,更让她明白地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他只是玩弄她而且,他G本就不可能爱上她的,是她太傻了。
  她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陪着他们一起度过这漫漫长夜,直到凌晨时分,医生才由急诊室走了出来。
  当外公被推了出来,黎凯斯他们都跟着走了的时候,她才跑去问医生关于外公的病情;医生告诉她,病人现在的情况稳定,明天若是没问题的话,就决定要替他动手术。
  白秋陵松了口气,走到专属病房外面,想进去看看外公现在的情况,没想到却一头憧进黎凯斯的怀里。
  他不客气的推开她,“你又来干嘛,还不快滚!”
  “凯斯,医生告诉我外公没事了,我想进去看看他,好不好?”
  他鄙夷地看着她,‘你别在那里假好心了,让你看他?那岂不是又要加重他的病情了吗?“
  “凯斯……呵……”
  她没想到凯斯会如此的残忍无情,他用力的推着她的背,一直推着她走。一路上,每个人都对他的举动感到惊讶,就连她也一样。当她跌倒时。他毫不留情的用力拉起她,跟着再次chu暴的推她,直到医院的大门口。
  “你给我滚出去,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这家医院里,我就报警捉你,说你想要对我外公不利。”他冷冷的威胁着,不理会她狼狈且受了伤的样子,随即转身走了进去。
  白秋陵的心都冷了,她没想到,凯斯真的会如此残暴的对待她,泪水止不住的流下,不顾众人的指指点点,她走出了医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