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丘琳_飞象文化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8914
  当白秋陵知道外公的手术成功时,她很高兴。手上拿着行李袋,她有一件刚发现的好消息要告诉凯斯,说不定他会因此而让她再度回到他身边,更能趁这个机会重新得到他的信任。
  当她迎上微笑着的黎凯斯时,他的脸倏然变得僵硬,“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我都赶你走了,你竟然还有脸再来?”
  雪兰得意的笑着,偎在黎凯斯的怀里,“是啊,为什么就是有人那么不要脸呢?明明人家都说不要她了,只是和她玩玩的,她还那么厚脸皮的跑来,怎么会有这种女人?”
  看着他如此不友善的态度与在他怀中的佳人,白秋陵好想放弃,可是,这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但是他会相信她吗?
  她专注的凝视着他,希望他能看出她眸中的坦诚与真挚。“凯斯,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我怀孕了!”
  “怀孕?”黎凯斯冷冷的说:“你到底还要说多少的谎?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让你回来吗?”他的声音异常冷静。
  “我是说真的。我真的坏了你的孩子,我没有……
  啪的一声,雪兰突然打了她一巴掌,让白秋陵的话只说了一半。她红肿着脸,看着雪兰,又步向黎凯斯,而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好似她只是一个陌生人般。
  “你少在那里装模作样,凯斯不可能再要你的,更何况是一个背叛他的女人。他现在有了我,又何必要你呢?”。
  她更加拥紧黎凯斯的手臂,十分得意的看着白秋陵。
  白秋险的眼中营满泪水,她拼命想把泪水退回去。他们曾经度过一段如胶似深、神仙眷侣般快乐的时光,哪知甜蜜似虚幻,现在梦醒了回到现实,令她几乎失去生存的意志。
  白秋陵只想再次确定他是否真的如此绝情,她轻声的说:“你想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你不是想和魏俊生走吗?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他才对。”他冷淡的回道。
  她不敢置信而痛楚的低喊:“这个孩子是你的!”
  他压G就不信她的话,只是无所谓的说:“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负责任的。我对你G本就只有不屑和恨意,当然也就不会想要你的孩子;如果你也不要,就去拿掉好了。”
  她退了一步,苍白而震惊的望着他。
  “你……你……”她伸手指着他,却说不出半句话。
  她伸出的手却被他突然握住,并将她手上的订婚戒指拔下来,“我不想看到这个东西戴在你的手上,你也投资格戴它。”
  着着空荡荡的手指,她的心狠狠的揪疼起来。张着一双凄然的眼望着他,想要寻找往日的柔情,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对她的不屑与敌意,这深深的击溃了她,可这一切全都是她自作自受,怪不了任何人。
  她突然变得冷静起来,“我只想再向你一句,如果……如果,我没有做那件事,你是不是真的要娶我?”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是想和你玩玩而已。”他突然看到走近她的魏俊生,所有的理智霎时全被怒火掩盖,使得他口不择言:“像你这种和已婚男人在一起的第三者,你以为我会想要你吗?别开玩笑了!”
  他突然用力的将雪兰拥人怀中,并且将戒指套入她的手指,“像雪兰条件这么好的女孩不要,我要你这种女人做什么?”
  他的话让她的身于微微摇晃了下。
  魏俊生刚好赶到她的身边,“秋陵,我们走吧!”
  白秋陵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和谁走都无所谓,她的心死了,又有什么事是重要的呢?
  她G本就不知道,自己默默跟着魏俊生走,看在黎凯斯的眼底却是一件多么无法忍受的事。
  他冷冷的攻击她:“白秋陵,这下我可看透你了,原来你是一个如此工于心计又可恶的女人,如果你的亲人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我想他们一定也会厌恶自己竟有一个这样下贱的亲人!”
  白秋陵听了只是身子微微一震,随即就走开了。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伤害她,一个早已死心的人,要如何再有心可以难过呢?她要封闭所有的感情,才不会立时崩溃。
  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被一个破坏她幸福的男人给扶着,她挣开了魏俊生的手,冷冷的对他说:“你可以走了。”
  “你要给我的磁片呢?”
  白秋陵拿出了磁片交给他,“那天晚上刚好他外公病发,要不然我也没办法拿到。”
  她回去整理行李时,发现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所以忘了她拷贝的磁片就躺在地板上;想到魏俊生对她的威胁,还有凯斯对她的玩弄,她将它给拿起来,决定拿给魏俊生。
  “那我们走吧!”
  “什么我们?要走你自己走,我G本就看不起你这种小人的行为,只要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就行了,你可以滚了。”她此刻好恨他。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的父母,不过,人家都不要你了,你干嘛还不和我走?”
  他的话让她揪疼了心,不过,她脸上依然只有淡漠。“就算凯斯不要我,我也不会和你走的。”
  “好吧!你自己好好的想想,等想通了再来找我。”他就不相信过几天她不会来求他。像她这样的女人,他要她就是给她天大的面子了,到时候,再来看看谁求谁,哼!
  魏俊生得意洋洋的拿着磁片走了出去,却碰到大卫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想要夺下磁片,他连忙一个闪身、快速跑开,并驾着车扬长而去。
  大卫十分的生气,他没想到白秋陵竟然是抢走地板上碰片的那个人,以她这些天关心外公的病情来看,他以为她会悔悟,没想到她却不知悔改,所以他将她拉到黎凯斯的面前。
  最先生气的人不是黎凯斯,而是雪兰。她原本以为磁片不会被魏俊生拿走,这样她就能和凯斯分享共同的利益;现在却被魏俊生拿走,那她还能得到什么?
  她忍不住气愤地狠狠打了白秋陵好几巴掌,让她没有招架的余地。黎凯斯突然将白秋陵拉到身前,并用力握紧她的手腕,紧到令她感到疼痛!
  她并没有被他几乎营目欲裂的暴怒表情吓坏,她的心已死,不论再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相信她了。
  “你也想打我吗?”她眼里了无生气,厌于再对抗。
  黎凯斯的心微微抽痛着,但他却硬下心肠来。“我不会打你,不过,我却要你付出代价,原本我只是要你走而已,现在你却做出这种事来,我绝对要你好看。”他拉着她离开,不理会雪兰在后面的呼喊。
  他将她拉到一间病房里去,里面没有任何人,他将门锁上,然后靠在门板上,双臂环X紧盯着她瞧,盛怒、森冷的目光直直的S向她。
  他无法忍受白秋陵竟然这么深爱着巍俊生,为了他,竟一再输取他的设计送给他,原来自己在她心目中,竟然只是一个受利用的工具。
  他究竟想做什么?她觉得自己像只被狐狸逼到角落的兔子,只能静静地等着他张大嘴、吞下她,她再也受不了了。“你把我带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杀了我?”
  “杀你?”黎凯斯那幽深的目光毫无忌惮的扫过她身上,表情显得十分厌恶。然而,只有他才知道,他正以无比贪婪的眼光欣赏着她,他本想杀了她,可是,为什么在看到她时却又如此的渴望着她,他恨自己的这种感受。
  “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真的那么爱他吗?”
  白秋陵没有回话,就其说了又能如何呢?他既然都不要自己的孩子,而且他并不爱她,问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句话也不说?原来你竟然这么的爱他,爱到要利用我,你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他chu鲁的口气几乎使她跳了起来。
  “那你呢?你不也同样利用我?你说的话全都是谎言。”她大声的喊着。
  “你还敢说,至少我没有说爱上你之类的话,你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的,这一点我们都心知肚明,可是你却利用了我!这一次,就当作我们之间的最后交易,就以你的身体作为补偿,虽然贵了些,不过,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这个女人竟然和地之前通过的女人一般德行!
  在她还未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之前,他已将她拉近怀中,手跟着伸过她的衣领,上衣在他强大的手劲下,简直像纸一样一撕即破,被—路扯到她的腰际。
  白秋陵拼命推开他。“放手,你不能这样!”
  他体内狂热的需要使他失去自制力。
  她一拳打向他的面颊,“放手!该死,放开我!”
  黎凯斯只是狂笑着,脸上那狂野的表情令她害怕。他手上又一使劲,她身上的衣服直裂到裙摆,她的心好似也遭受到同样的对待,片片碎落。
  黎凯斯猛吸一口气,望着她赤裸的玉体;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美得像是块无瑕的美玉般。可是,恨意与怒火却又充满他的心,使他近乎chu暴的搂紧她,几近暴虐的吻着她,并用力的按压着她的R房,留下深红的印于。
  他无情残忍的举动弄痛了她,令她痛苦的呻吟着。
  她拱起背,娇弱的啜泣着,她的粉拳无力的落在他的背上,“不!不要这样对我……”
  “这是你应得的!”他的唇罩住她的R尖,毫不伶惜的拉扯着、蹂躏着她。
  他几近强暴的夺取行径,让白秋陵冷了心,麻木的任由他摆布,泪水更是不自觉地流下。她的泪滴到了他的手上,让他猛然颤了一下。
  他这才知道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只是怒张的欲火再也无法等待,不再迟疑地,他推倒她,随即长驱直人她的体内,直到在她身上发泄过所有的欲望后,他站了起来,看着她了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身上惨不忍睹的瘀痕,令他转过头去不忍再看,恨自己为何会如此失去理智的伤害她。
  当他正想说些什么时,白秋陵突然坐了起来,她茫然的从行李袋里拿出自己的衣服穿上。
  “这样就够了是吧?希望你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快乐。”
  看她提着行李要走出门口,他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舍,可是从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不是如此:“没错,我这样是很快乐,没有你,我还有其他的女人,我只是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你以为我喜欢碰你吗?”他握紧拳,好禁止自己上前拥住她看起来如此脆弱而又伤痛的身子。
  白秋陵看了黎凯斯绝情的睑一眼,她突然笑了,“是我太天真了,竟然会相信你的话,或许刚才你休的强暴行为是我自己的报应,报应我竟然会爱上一个无心的男人。”
  她缓缓的走到们边,突然转头对他说:“我没有对不起你,也没有做错事,因为我懂得什么是爱,可是你憧吗?一个疑心如此重的男人,到底为什么会让我爱上他呢?”
  她笑得凄然,笑得泪水那流了出来,然后离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忍不住用力地将手捶在墙壁上。这个可恶的女人,明明是她做出对不起他的事,为何却表现得好像他亏欠她、对不起她似的?
  她走了,他不是正好可以松一口气,为什么心竟然会如此沉重呢?
  大卫和狄斯突然兴奋的跑到黎凯斯的书房里,却看见雪兰又在缠着他。
  她不满的瞄了他们一眼,“你们来做什么?”
  大卫却不理她,只是对黎凯斯说:“凯斯,你绝对想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黎凯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又发生什么事了?”
  “你把电脑打开,上查询看着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大卫期待的看着他。
  黎凯斯看向狄斯,狄斯也对他点点头。
  不一会儿,当黎凯斯看到路上有关魏俊生的消息时,他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是……"”是啊,刚开始看到时,我也吓了一大跳。原来他所发表的软体,在表面上和我们的很相似,可是当我发现他的无法作业、是一个无用的软体程式时,我就注意的看,这才发现原来在他的每一个程式里的英文字都被审改了几个字,虽然改得不多,不过对整个软体来说却有很大的破坏力,他一登出,就马上被批评为毫无用处的东西,更被讥笑为不知所云、不自量力,这真是太好玩了。“
  大卫继续眉飞色舞的说着:“于是我马上推出我们的产品,随即得到热烈的回响,凯斯,这下子我们又要进帐上百亿了!”
  乍听到这个消息时,黎凯斯很震惊,随即想到白秋陵最后离去的话,他的心一惊,“原来,秋陵她并没有背叛我。”
  大卫一听,也不免懊悔,“是啊,我还把她骂得那么难听,我们都误会地了。”
  “那……凯斯,你现在要怎么办?”
  他神情复杂,内心满是后悔。天啊!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决定去找她!”
  “不!”雪兰是第一个跳起来、高声反对的人。“我不准你去找她,你说你要娶我的。”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黎凯斯看着她,已经对她如此的纠缠感到厌恶,“我之前不是对你解释过了吗?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况且,那只戒指只是在秋陵的面前做做样子而且,后来我都拿回来了,我怎么可能真的对你有意思?”
  他说完后就要走出去,却被她从身后拉住。
  “我不准你去找她,你以为她会原谅你吗?”
  “我会取得她的谅解。”他拉开她的手臂就要离去。
  她却突然大喊:“那是不可能的,我早就将我拍的那些照片交给了台湾的媒体,现在说不定早就大幅的刊载了。她一定会认为这是你对她的报复,绝对不可能原谅你,她会恨你一辈子的!”她很恨的说着。
  黎凯斯急速的转过身来,以杀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向她走近,双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肩膀,chu暴的摇晃着她,“你这个可恶的女人,我非杀了你不可,你竟敢对她做出这种事!”
  “那你呢?你还不是不信任她,凭着相片就定了她的罪!告诉你,这些全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是我要魏俊生威胁她,要是不帮他拷贝磁片,就要将当年的丑事让她的家人知道。我这么做,不是正好实现你在医院里所说的话吗?她在这里的行径刚好可以让她的家人知道,我这可是在替你出一口气呢!”
  黎凯斯恨不得杀了她,他甩了她一巴掌,他打红了眼,不停的打着她,G本没有听到她的尖叫声,直到大卫和狄斯看出不对劲,才用力的拉开黎凯斯。
  “雪兰,你还不快滚,虽然我们都很不耻你的作为,可是也不希望凯斯为你这种女人去坐牢,不值得!”
  雪兰真的被发狂的黎凯斯吓到,她连忙夺门而出。
  大卫劝着他:“凯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回秋陵,你在这里生气、懊悔也不是办法啊!”
  黎凯斯痛苦的抱着头,“但是她会原谅我吗?她一定以为是我发布的相片,她不会原谅我了。”
  “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呢?或许先告诉她你的心意,她会比较能接受呢!至于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黎凯斯这才站了起来,他知道,为了要和秋陵在一起,他必须这么做。“好吧!我先去和外公说清楚,然后就到台湾去。”
  他坚决的走出书房,到屋外发动车子,随即急驰远去。
  白秋陵不敢相信黎凯斯真的会如此绝情的对她做出这种事。
  原本她以为自己所受到的苦已经够多了,没想到,黎凯斯竟然把相片公布出来,让她承受着镁光灯的照S与记者的询问,令她感到五脏六腑全都绞痛起来。
  弟弟白秋棠连忙要将她拉进屋子去,却被魏俊生的老婆给扯住头发。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把我老公还给我!”
  白秋棠连忙扯开她的手。
  “放开我姐姐,她才没有和你老公在一起;自己无法顾好自己的老公,还敢过分的到这里来要人!”
  “报纸都刊登出来了,你还想替你姐姐狡辩?她是一个不要脸的狐狸J,竟敢跑到美国去勾引我老公,真是有够不要脸!我要去告你妨碍家庭、破坏人家的婚姻,这一次我一定要法官把你的罪判得更重!”
  白秋棠闻言愕然,“姐,你……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之前也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
  白秋陵的脸刷地一白,伸手抓着他的手,“秋棠,你听我说,我……”
  他用力的甩开她,“刚开始看到相片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你会这么做,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一定是搞错了,可是你……你怎么可以一再的错下去,而且还是同一个男人?我真的无法谅解你这种错误,如果被爸妈知道,你……”
  一个巴掌突兀的打在白秋陵的脸上。
  白秋陵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看到了父亲那张震怒的脸。
  “爸……我……”
  “你给我往口!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你……真是气死我了,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你这个不孝女……”他用力的打着白秋陵,十分的伤心。
  白秋陵没有还手,她的泪水早已无法克制的流了满面。她好恨,恨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如此绝情的男人,今天就算被打死,也好过如此痛苦的活着!
  黎凯斯一下飞机来到饭店房间时,就收到了他派人调查有关白秋陵的所有事情。
  因为雪兰披露的相片是魏俊生和白秋陵在一起的相片,所以勾起了记者的兴趣,几年前所发生的事,好像又重新经历了一次似的。他这才发现,魏俊生并没有离婚,而他的妻子这一次依然对白秋陵充满敌意。
  这下子,他才觉得事态严重,他必须赶到南部她家去,或许借由这次的补偿,她会原谅他的。
  当他来到巷子口时,就听到了好大的争吵声,跟着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他连忙快步跑了过去。当他挤过人群时,就看到一个男人一直打着白秋陵,其他人全都站在一旁看热闹,他的心因这一幕而全部绞成一团,为着白秋陵那卷缩成一团的瘦弱身子而心疼。
  他一个大步走到他们身后,握住了那个男人的手。
  “我不准你打她。”
  白秋陵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可她G本就不敢相信,她一定是在作梦,被打的身子竟也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一定是因为对着凯斯的思念,所以她才会幻听了,可是,为什么爸爸不再打她了呢?
  于是她张开眼睛,马上看到了黎凯斯,他正和父亲争执着。不!那是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他不是恨她吗?她连忙摇了摇头,往后退。“不,是我的眼睛有问题了。”
  正在和她父亲辩驳的黎凯斯,眼角瞄到她的动作,连忙将她一把拉到自己的怀中,“你要去哪里?”听着耳旁如雷鼓般的心跳声与熟悉的男X气味,她忍不住抬起手来M着他的脸颊,忘情而又不敢置信的喃喃道:“你……你是真的?”
  看到她那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他忍不住心疼,紧紧的拥着她,“我当然是真的呀!”
  “但……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会跑来这里?”
  “因为我是专程坐飞机赶来这里找你的,秋陵。”他突然急急的对她说,无视于身边的人,“我发誓,这些相片真的不是我发的,那全都是雪兰做的,她故意要让你不好过,故意要让你很我;可是,我不要你恨我,我要你继续爱着我。”
  虽然她很高兴他来找她,可是……“爱你又如何?你G本就不爱我,甚至恨我,不承认我们的孩子,还要……晤……”
  他突然低头,用力地盖住了她的唇,给了她一个深长的吻。他们的眼底只有彼此,G本就忘了周遭的一切,也不顾身边的议论纷纷,恍若未闻。
  这时,记者群中突然有人大喊:“那不是美国的知名电子新贵黎凯斯吗?他怎么会和白秋陵在一起?”
  “是啊!看来他们的关系好像很不简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黎凯斯松开她看向众人。“我有一个独家的新闻要给你们。”
  这可引起了记者的兴趣与好奇。
  “什么独家新闻?”
  “秋陵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在美国订的婚,因为发生了某些误会,所以她才会跑回家。”他深情的看着她。
  白秋陵对他深情的态度,一时间G本就无法相信,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你们的误会是不是因为这些相片的关系?”
  “是的,我刚开始很生气的将她赶走,并对她说了些难听的话。后来我认为秋陵应该不是这样的女孩,所以,我才决定去调查清楚;结果我发现是魏俊生威胁她,所以她才会听他的话,拷贝我的磁片给他。”
  “魏俊生威胁她什么?”
  “就是当年发生的那件婚外情,其实,秋陵本身也是一个受害着,她当时G本就不知道魏俊生已婚,当时的她那么年轻,当然会受骗。可是,她并没有和他在一起,是他以出差之名,将她拐骗到那里去的。”
  “你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因为她第一次和我在一起时还是个处女,那她怎能可能曾和魏俊生在一起呢?她是个好女孩,而且,这次在美国也是魏俊生找上她的,并以此威胁她替他做事,这样他才不会把当年的事告诉她的家人,她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可是,我很以她为荣!”他的眼光眷恋的看着她。
  “为什么?”
  白秋陵也很想问这句,刚好记者替她问了。
  “因为她为了替母亲分担医药费,为了能让弟弟上大学,独自一个人在异乡做空中小姐,想要帮助家计;而且,就算魏俊生威胁她,但是爱我的她,并不曾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她虽然拷贝了磁片,但却把磁片里面的内容做了更动,让他无法得逞。她做了这种了不起的事,你们说,她怎么可能会和魏俊生有什么关系?”
  记者们开始议论纷纷,也都认为他说得有道理;再说,有了一个这么帅而多金的未婚夫,她干嘛要和一个已婚男人在一起呢?如果换作是其他女人,一定也会选择跟着黎凯斯。
  他们的话让魏俊生的太太落荒而逃,她没想到白秋陵竟会冒出一个未婚夫来!
  听到他这么说的白秋陵,在还无法决定是否要原谅他的时候,她的父亲和弟弟已走了过来向她道歉,并很高兴她能找到这么好的对象;不过,他们希望她结婚时,能让他们知道。
  黎凯斯知道她还未原谅他,所以,当着众人的面,他突然跪在她的眼前。
  这让白秋陵吓了一跳。“你……你做什么?”
  “不!要是你不原谅我,不肯和我回美国,我就不起来。”
  “你……”她没想到,一向高傲自负的他,竟然会为了她而在众人面前下跪,请求她的原谅。
  每一个在场的人人都纷纷替他求情。
  “秋陵,你说得对,我是一个受过感情创伤的人,所以我才会如此的多疑,连你的爱我都不知道珍惜。可是,失去了你,我才明白,这种心痛的感觉就是爱。”他从口袋中拿出戒指。
  白秋陵的眼底泛着感动的泪水,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哭出声来,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从他的嘴里听到这句话。“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白秋陵马上拉起他,笑着投入他的怀里。
  而他们的爱情,在台湾的报导里,留下一则美丽的爱情见证。
  当黎凯斯陪着她处理完台湾的一切,并且应白秋陵父母的要求举行了一场简单而隆重的婚礼后,他们马上飞回美国;因为外公手术后恢复得很快,尤其在知道白秋陵并没有背叛黎凯斯时,更是高兴得盼望黎凯斯尽快带她回来。
  外公在比佛利山庄的家里已经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等着他们,并且知道白秋陵的肚子里已经怀有他的曾孙,更令他每天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依然搭乘白秋陵之前所服务的凤凰航空班机,并且照例坐在头等舱里;只是这一次,白秋陵不是空姐,而是坐在黎凯斯的身边,享受着他的服务。
  “秋陵?这样舒服吗?”黎凯斯正小心翼翼地替她按摩着。
  她微闭着眼睛,舒服的呼了一声,“还可以啦!”
  看着她故意表现出来的态度,黎凯斯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他不怀好意的笑了关,然后将手伸入她的衣领内,“那……这样呢?”
  白秋陵被他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但随即娇喘着,因为他的手指已经抚上她的R房,“嗯……还可以……呃……"她的话才说到一半,突然被他压在椅子上。”啊……凯斯,不要这样,会被看见的。“
  黎凯斯突然呵呵笑着,“怕什么?你忘了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在这里发生的,难道你不喜欢吗?”
  白秋陵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身子忍不住燥热起来,“可是,我现在有了宝宝,不是不能……”
  “谁说的?只要我们小心一点不就好了!”
  他笑着低头含住她不知何时被他褪下衣服后所裸露出来的红色蓓蕾,他的手滑过她的裙子里,在她的大腿处上下滑动着,唇瓣则贪婪地吸吮着她的R尖……
  她无法自制地蠕动着娇躯感到浑身涌起阵阵春潮。他修长的手指猛地进入她的X处,使她情不自禁的低呼着他的名字,并狂热的解开他的衬衫,在他X前热络地挤压着,丝毫没有发现他已解开自己的束缚,在她没有任何警觉下,他冲入她的体内,让她娇吟出声……
  当他进入她潮湿而温暖的甬道时,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缓缓的移动着,并笑着对她说:“秋陵,你觉得我该不该自己买架飞机,然后请你当我的空中小姐呢?”
  “为……为什么?”在激情中,她不解的问。
  “因为,我觉得每次在机上,我都有一股想要占有你的欲望,如果我自己买一架的话,哇!那不是太好了,我们就可以常常在机上做,而且也不必担心时间的问题,不过,幸好这次我们的时间很长,要不然……啊!你干嘛咬我?”
  “你想得美!”这个好色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竟然为了这种事要去买一架飞机?黎凯斯笑着说:“那我们何不试试看呢?”
  然后,只听见舱里传来呻吟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