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陶汐语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5680
  在市区里闯了好几个红绿灯,差点造成好几桩连环车祸后,乔水央和绑匪的车并行地抵达郊外的间大仓库。
  她一下车,仓库里便出许多大汉将她团团围住。
  「你可以去当赛车手了,乔小姐。」神火盟的左护珅标,手臂挟着雷翼步下车。「欢迎你光临神火盟最大的烟毒仓库,上次被你跑了,我们难向盟主交代,今天我们总算能将功赎罪。」这娃儿真是漂,最重要是,她是上帝的女人,能让上帝动心,床上之术一定异于常人。等事成之后,这女人就是他的。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会绑架自己的孙子。」乔水央今日总算大开眼界,神火盟果然如外界传言的不择手段。
  「时间差不多,」珅标眼神一瞟,示意手下将他们两个的手绑起来。「就请乔小姐和小少爷暂时先在这儿委屈几个小时。」
  「喂,里面有没有贵宾室?像是冷气、之类的,雷翼可是你们盟主的孙子,不好好伺候他,小心李虹生找你们算帐。」小翼还在他们手上,乔水央没傻得和他们直接起冲突,况且听他们口气,似乎雷焰很快就会赶来。
  「哼,你还真不是普通的丫头,挺临危不乱!」珅标话中有话,借机M了把她颊,瞬间便将她及雷翼推入仓,关上大门。
  「呃,好歹你们也是一个大帮,应该学习际礼仪,有绅士风度一点!」手被绑的乔水央,隔着大铁门喊着。
  「水丫头,你别白费气,以为他们这样就会理你!」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nDk就着窗户投S进来的少许光线,这会儿乔水央才看见被捆缚在角落里的两人。「爸、妈!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先说站在你身的,那是谁家的小孩?」始终是冷气的Y梦聆打量着雷翼。
  这小孩将来成就非凡,年纪小小能够沉得住气,比他们家水央聪明不知几倍。而且这小孩漂亮的……很像她今天才见到的一位故人。
  对,这孩子长得像「李」家人。记得二十六年前,她差点就嫁入那户人家,里面每个人的长相就是如此。二十六年后,她没想到李虹生会做出请她回到他身边的无理要求。在神火盟,她义正辞严地表示不肯离开乔农,李虹生一怒,便叫人把他们人绑来这里,并撂话乔水央不久便会来和他们做伴。
  「妈,他雷翼,是你们来女婿的儿子。」乔水央落落大方地说道。
  「未来女婿?你不是告诉我们,你帮一户有钱人做心理治疗,难道……」乔农心中也和Y梦聆同样质疑着,这孩子明明长得和李家人肖似。
  乔水央露出窃笑神情,「说来话长。爸、妈,你们别心,你们的未来女婿也不是个惹的家伙,我今天算是见过他的身手,是舅舅最喜欢的那种武材。」
  她唤着也被绑住双手的雷翼。「小翼,我们先过去爷NN那边坐下,我告诉你哦,他们两个人都很厉害,一个是二十几年前的赌圣,你们侠日山庄不是以赌起家吗,你想学赌,就对这位帅爷爷多灌迷。说到了他旁边这位风韵犹存的NN,你不用特别巴结,因为她的酷劲和你一样,至于她的来历嘛,在我小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是来自古代的人,我到现在都肯信,有机会你听完她的故事,再跟我分享你觉得她是不是在说谎。」
  雷翼双眸睁得雪亮。「真的吗?你们一个是赌圣,一个是来自古代的人?,」他压不怕自己现在是被抓来,反正他知道那些人待会儿会死得很惨,倒是眼前这两个人颇吸引他的注意。
  难怪乔水央会每牌局都赢爹地,而且他也觉得眼前这位年轻特殊韵味。
  「小伙子,你答不答应让我女儿当你的后母?答的话,我就把我怎样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赌技教你」多年在牌桌上养成冷静的思考以及锐利的判断,这些足以让乔农看出雷翼并未全然接受他女儿。
  Y梦聆也非省油的灯,「让她嫁给你爸爸,我就告诉你,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是怎么生活和娱乐。另外,我也可以叫和我同样来自古代的弟弟,将他太极拳的毕生绝学授给你。」3
  看着这对漂亮的夫妻,雷翼陷入左右为难的地步。
  「你放心,我们是不勉人的。」乔农道。
  「机会仅此一次,绝无下次。」Y梦聆嘴角漾开一个笑,YY凉凉的。
  「爸、妈,你们这是——」他们四个是被绑架的,可不是来提亲。雷焰未向她求婚,这两老却已经先从小孩下手,原来人家说的有其母必有女果然属实,她的不光明磊落尽是得自他们两老的真传。
  况且听他们的语气,好像小翼不喜欢她!小翼才不会排斥她呢!
  可她才说出口,便被两道视线刺杀,只好遂然收口。
  霍然,雷翼唇形也变弧状。太有趣了!他喜欢这个漂亮NN脸上Y森可怖的笑容。他摆出小谈判家的姿态,「我应让乔姨当我的妈。关于刚才你们说的那些,她嫁给我爹地当天,我必须已经先学会赌圣的绝技,及聆听NN古代的各一半,另外的一半就等到日后。」和这对爷爷NN当家人,未来的日子一定很有趣或许他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如何整他未来继母的妙点子。0
  Y梦聆和乔农两人相视而笑,转头朝雷翼道:「成交!」
  MJ
  乔水央哭笑不得坐在他们身边,她可以想像未来这三个人必然能够处得很愉快!
  雷焰,你把公司的让渡书带来了吗?」李虹生扬着笑,真是大快心啊!和上帝交手这么多次,他这次最占上风,都拜那个笨女人之赐。要不是她一时大意,翼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落入他的手里。
  他那个可的小孙子,可是完全不认他这位高权重的外公,是该让他吃点苦头了!ww7
  『狼嗥谷』独家制作0
  「全部在这里,要先看他们两个手的白纸。一把黑枪抵他的太阳X,让他动弹不得。
  「雷焰,你太聪明了,你以为我会被你唬二次吗?标,你去把他手上的让渡书拿过来我瞧瞧是真是假。」
  「是,盟主。」珅标奸笑着走过去,在拿走被雷焰捏紧的文书时,顺道在他的肚上重重地赏了一拳。这臭小子,夺走他最爱的女人李云妮,这口气他已经憋很久。
  「哈哈,是该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李虹生在旁边笑得好不开怀,珅标,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赶快把让渡书拿过来给我。」
  「盟主,很抱歉,这让渡书我不能交给你。」珅标歪斜着嘴笑道。
  「你说什么?!」李虹生没有料到珅标居然会不听他的命令。
  『狼嗥谷』独家作
  「李虹生,看来你被黑吃黑了!」被架着的雷焰了然于X地笑。
  闻言,李虹生气炸那张打了太多毒菌而僵硬的脸。「珅标,你可别忘恩负义,要不是我收你这个孤儿,你现在还在沿街乞讨呢!」
  珅标走过去抓住李虹生的下颚,并用手背拍打那张老脸皮。「你是收留我,但我已经看太多年你这个糟老头的脸色。做人要有野心,这是你的,很可惜你没把女儿嫁给我,不然她也不会那么早就香消玉殒。」
  「你……你……」已垂垂老矣的李虹生,吼着身边的手下。「右护法,你们站在那边干嘛,没看见他背叛我了吗,谁能把他抓起来,我就对谁重重有赏。」
  「盟主,你老了,大势已去,把保险柜密码说出来,拱出江山你就能安享晚年。」右护法劝道。
  「呸,我死也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Js
  嘴硬!」语,珅便给李虹生一记耳光。「你们给我打,打到这老不死肯说止。」这家伙把所有重要的印监、存摺,房地契部锁在保险柜。李虹生毕生昧着良心赚来的钱全在里面,没有那东西,神火盟只是空壳子。
  倏地,李虹生狂起来,「我活到这把年纪,有今日的下场,真是报应、报应!哈哈……」想当年,他不可一世,霸钱财、夺人妻子,推人入坑,今日他会沦落到般下场,想必是那些人死不瞑目来找他报仇。
  倏地,一道懒洋洋地嗓音不知从何方起:「唉,师兄,那是什么鬼哭声,吵得我们在这边午睡也不安宁!」
  「谁?!」珅标等人全部戒备地寻找声音的来源。见七、八道影子从仓库方屋顶跳下,半秒光景便用小石头击中众人手腕,枪枝纷纷落地,并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无影脚扫到他们构不着的地方。
  「你们……」这下发抖的换成珅标等人
  沅太双手擦腰,「叶同,我不是叫你别不是吃就是睡改天像这些人笨头笨脑,不是有辱我们柽风道馆的神号。」
  叶同不依地喳呼着:「师兄,别拿我跟他们比他们是邪恶的人,我是善良的人。」
  「说的也是。沅太MM鼻子,觑眼冷静的雷焰。
  只大猩猩深沉稳的模样,还真是挺碍眼。
  「你们别过来呀,再过来我就杀了他。」首号怕死的珅标,拔起他袖内锋利的刀子,往雷焰的脖子架着
  「大师兄,好好笑喔!他说他要宰了大猩猩耶!拜托,这个人是我们大师兄的情敌,你要杀了他刚好帮我们一个大忙。师兄,这招借刀杀人若使得妙,水央师姐就没理由责备我们。」深知沅太心意的叶同,立刻举双手双脚赞成。
  情敌?雷焰眉尖陡然一蹙早知道乔水央有武术底子,且师出名门,这群人就是她的师弟?被叫「大师兄」的那人,他记得清楚,便是那日在神火盟救他一回的人。
  雷焰缓缓地镇定开口:「只怕见死不救,她同样不会饶过你。」
  下一瞬间,雷焰反手一转,猛然地架住珅标的手肘。都怪他握着刀子的手抖得厉害,才让他有机可乘。
  好啊,真是好功夫。」叶鼓掌着。还好他神经不大条注意到了旁边S来一道杀气重重的目光。「呃……我们师兄比起来,雕虫小技算什么。」
  此时,远处听见了警车的声音,神火盟一群恶徒想逃窜,未料雷帮人马也在此刻现身,和风道的人联手不让任何一只毒虫给溜掉。
  「看来你并不笨嘛,懂得报警,还让自个儿的人先埋伏。」两个大头目总算正式交锋。
  焰泰然地望着沅太,色道:「我不能冒任会让我儿子及水央有半点闪失的风险。看来他们的行踪,我得向你打听。」依那日神火盟,眼前这男人保护水央的架势,想必她人已在安全的地方。
  ,乔水央选的人真让他没话说。方才那些人压G儿没想被他们关在仓库里的人已被移往其地方。
  「我还没说吗?他们人正在柽」
  春日艳艳,轻风徐徐,沅太望着雷焰一道宛如泰山的背影,没向他打听柽道馆在哪儿,自信磊磊地消失在夕阳的那一端。
  这人居然把接下来的事全丢给他,真是好样儿的!
  「小翼来这是好吃的煎饺。」
  「这是紫酥糕。」
  「这金玉满堂腰果。
  「这是千年素罗汉斋面。」
  「还有,这是冻顶乌龙茶!」柽风道馆里,没去仓库捉恶徒的人全部爱上了雷翼,自动地从厨房里拿出有好吃的束西。
  一张晚娘面孔悄悄从旁起,倏地挡住了所有贡品。「拜托,侠日山庄要喝香吃辣的没有吗,你们不要拿这些东西出丢人现眼!」不喜欢他们奉上来的东西,乔水央倒是往旁边碟子拿了粒茶梅塞进嘴巴,真不知道以前为什么她会那么喜欢吃这里的东西。自从遇见阿迪斯后,她的生命才真正地活过来。
  随后,乔水央的后脑杓便被敲了一记响头。
  「唉!师父,你怎么又偷袭人家啦」差点害她被茶梅梗到
  「我看丢人现眼的人是你吧?还有,学之人不晓得背后有埋伏,就怪自己技艺不J,不叫偷袭。」岳露禅闪个身,如影幻形,一下子便在他的老位子落坐,端起白色的瓷杯喝着他的乌龙茶。
  见识到岳露禅不输给小说里的干坤大挪移,雷翼终于知道乔水央一身的好功夫从哪里真传。「姨,他是?」
  「,」水央立即转头,抱住人见人的雷翼道:「他是乔姨的舅舅。小翼,以后要心个年老妖怪,看见他就马上躲得远远的。」说自己是从明跑来的人,不是妖怪是什么。
  雷翼在乔水央怀里昂起头,朝岳露禅及大伙人笑笑,又朝她道:「我觉得舅公很好啊!还有,这东西也很好吃呢!」n
  乔水央不可置信地望着雷翼。小子!不久前他们在园游会时,他还问她为什么吞得下那些口而出这种天地不容的谎。
  真是可怜他了!乔水央劝道:「小翼,我知道你是怕他们伤心,才说东西好吃。但是你放心,他们脸皮厚的很,就算你说实话,也不会伤到他们半点皮毛。」
  「师姐,你就让我抱他吧。」紫樱伸出手,她也喜爱着宛如天使般的雷翼。
  「喏。」乔水央要雷翼转手,熟料,后者却紧紧抱紧她。「我不要离开乔阿姨。」雷翼自忖,他被一个菌类给污染已经足够,不需要再来第二个
  乔水央也回抱紧雷翼。「你们看吧,我们感情血浓于水,请你们不再用『后母都会虐待小孩』这类蠢话来恫吓他。」
  闻言,大伙人会心一笑。紫樱解释着:「师姐你就别介意些玩笑话,这么可爱的小孩,大家难免巴不得是自个儿的。」
  「对了,他爸怎么还没出现啊?」一名师弟说道。
  「么大个人儿不就是了吗?」岳露已看见来人,那人乎快把他道馆的给充塞得满满。
  是个好武材!
  筋络分明,神若钟石,有藏而不发的内敛之光,比沅太的光芒毕露更属上乘水丫头若能嫁给他,乔家是捡到宝了!
  「小翼。」雷焰在众人中,一眼便看坐在乔水央怀里雷翼。
  「爹地。」雷翼从乔水央身滑下,往雷焰方向跑去。雷焰一把抱起他。「爹地,是这哥哥、叔叔、阿姨、爷爷、NN,舅公救了我们,他们还请我吃好多好吃的东西。」
  这小子比谁都会做人!瞧那嘴巴甜得似蜜饯,乔氏夫妇在旁看得是眉开眼笑,这下他们不怕后继无人。至于水央那个半调子,有材无心,要培养她得先改姓「愚」,才能愚公移山。
  「谢谢你们救了小犬,雷焰改日定当图报。」望着眼前这群人,雷焰竟有刹那错觉,佛错闯时空,进入婉约诡谲的古。
  没多少时间让他困惑,跟在他身后随即浩浩荡荡地杀进来三个。
  这三个便是一接到乔水央平安归来的电话,火速赶来这的合伙人。
  「乔水央,你居然下那么多烂摊子,让我去面那些难缠的广告商!」范乐风的进来。
  乔水央外都盛传着要拆伙,这样我们会损失很多知道吗?」尧舜安跟在范乐錡身后。
  「对啊,乔水央,你那么早回来,害我少赚好多钱知道吗?」最后踏进柽道馆的,是心正在淌血的周璠。
  「我三个好姐妹,你们这样尘仆仆地赶来,先喝口茶润润喉。」乔水央笑着招呼她们,打太极,她最会了,先消消她们怒气再说。ws
  「不错,几个月不见,你还是跟从前一样贴。」尧舜安道,她们三个人一从她手中接过茶水
  「咦,你们道馆很热闹哦,哇!这可爱的小孩,该不是你在外面偷生回的吧?」属外貌协会的周璠少筋地喊道。
  「你以为她是去外太空啊,才消失两个月就能生下这么一个漂亮的六、七岁小孩。」范乐錡忍不住和周璠抬杠起来。
  「好啦,你们两个,我看我们都被转移注意力了。」尧舜安倒看见雷焰这尊大块头。
  乔水央扬起娇笑道:「呃,我的好姐妹,我跟你们介绍——」
  「不起,我们该回去,不打扰贵府了」雷焰倏地打断她的话,抱着雷翼转身欲往外走。
  乔央已平安地回到家人身边,想来,她一定不会希望再回去侠日山庄,还是先走一步,得让她为难。
  「你给我站住,雷!」乔水央娇喝一声,这个大木头,真是气死她了!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吗?
  哇,尧舜安等人全日瞪口呆,她们柔情似水的姐妹,何时也有河东狮吼的功力?
  你叫我?」雷焰停下脚步回身。
  奇怪了,怎么老是做什么,便能让她气呼呼的?
  「对,我是叫你,」乔水央深呼吸—口气,随即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用力挤出笑脸。「老公,你忘了连我也要带回去!」她撒娇地卷着雷焰的衣袖。
  老公?连她也要带回去?
  不只雷焰,刚刚才进门,整出戏看得雾煞煞的三人组,双眸里都闪着疑惑的光他老公,为什么人家要回家也要带她回去了为什么大家都镇定自若,只有她们及男主角身不知情?
  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