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陶汐语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7589
  为么他才踏进侠日庄便得好像哪边怪的?
  霆仔细打量才两个月未见面的家,有那个才小侄雷翼在,应该不会允许人作怪,那么是里不对劲?
  「二少爷你回来啦?」伦伯在大门口便看见提着个旅行包的雷霆。他正监督着下人表演高难度的特技——在花圃里抓害虫,并且不准踩死它们。『h
  「伦伯,」雷霆看见老人家,二话不便是一个熊式大拥抱。「山庄一切都还好吧?」
  「托二少爷的福,从来没这么好过!」伦伯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
  「那就好,我先进去。」
  z5
  「少爷慢走。」伦伯弯腰着迎送雷霆。
  5
  「弯腰了,伦伯,小心腰闪到。」雷霆边走边回头。怪怪,伦伯么笑得肠子都快打结的样子,这老人家该不会患了什么绝症不敢说出来怕大家难过,所以想颜欢笑地度过余生?
  「二少爷,很高兴看见你回来了!」魏总管在大厅里眉开眼笑地。
  「嗯对,回来了。」咦,不对——「魏总管,你去做了整形手术吗?
  「没有啊,」魏总管自己也疑惑着。「二少爷为什么这么问?」
  「嗯,我想一下。」雷霆咬做思考状,一会儿总算露出笑容,「你起来年轻二十岁!」
  「大概是我这阵子常笑的缘故吧。笑能改变身心灵,无形之中会带给我们好的磁场,增加我们的人缘,是最好的保养品。」魏总管语毕,笑着去忙的事了。
  太阳打边出,全年无休地板着一张棺材脸的人,现在居然笑得像尊弥勒佛,还说什么笑能改身心灵,并带来好的磁场。大白天的,雷霆浑身上下突然泛起**皮疙瘩。
  总算收回往魏管消失向的目光,雷霆回头,迎面而来的是呆弟。「副帮主,你—」
  「你不用说,我回来。」雷霆抢快道。
  「副帮主,你的寻妻之旅不愉快吗?怎么好像一副鬼上身的样!」
  呸呸呸,童言无忌,不会话就不要乱说话。呆弟,我问你,最近帮里有没有被下咒?」雷皱着眉问。
  呆弟也笑得合不拢嘴。「副帮主,雷帮最近正在走鸿运,哪有被人下咒。倒是神火盟衰运连连,李盟主已经被警方给人证物证逮个正,正在牢狱吃免费的饭,他那些手下也跟着进去了。」
  「真的?」雷霆在沙发上神地坐下来,「我不在,地球好像整个反了过来。神火盟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嗝屁和我们大家说再见!」
  W
  呆弟看了看雷霆的身后呐呐地开口,「呃,帮主,台湾法律实行的一夫一妻,你后面那三个发妞是你这趟寻妻之旅找回来的老婆吗?」
  雷霆倏地想起什么地弹起来。对了!他带这三个金发妞儿,就是要渡化雷焰!
  他不在的这段期间,他们这些人之所以会改变这么大,全是因为看开!雷焰已经如此堕落地玩起小白脸,些怜的下人,只将自己化身成菩,看看这样能不能开化雷焰,早日回头是岸。
  真是舍己为人,没想到人间处处有温情,雷帮可以获颁政府杰出十大帮派之。为了维护雷帮的声誉,他当然要一马当先,揪出那个杀千刀的小白脸。
  「呆弟,你们的帮主,此时此刻在哪里?」
  「帮主在他房间啊。」z
  真是罪恶,经中午了,居然还在房间里热,难道就史书写的,从此君王不早朝。
  「走,我们上去。」雷霆拉着三个正朝呆弟搔首弄姿的金发娃儿,欲往雷焰房间闯去。
  「雷霆副帮主,不要去呀,帮主他……」帮主他有交代他们下人,谁都不能去打扰他的。
  才唤着雷霆已然宛如急惊风飙上楼。呆弟望兴叹,他是不是应该先打一一九叫救护车或是请医院准备好急诊病床?
  「快点给。」雷焰着气,他看着身,已快忍不住了。
  「人家不要!」乔水央将头蒙在子里。
  「我要」
  「我不要。」
  两人拉拉扯扯,最后由力大如牛的一方获胜。雷焰扯下被子,我说你不能再吃了,医生说过你再吃下去宝宝会超重,到时候你很难生。」他大手抢过白色的碟子。dD
  再次跳入婚姻的栅栏,是因为乔水央的肚子里已怀有他的宝宝。这经由他的岳母提醒,他才知道。为了不让乔水央肚子大了才穿礼服,只筹备三天,事便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形下完成,两位新人还搞不清楚状况,便被送做了。
  嘴里含着半块核桃泡芙塔,乔水央望着雷焰手中的碟子,神情幽怨地控诉道:「你不爱我了!你只爱我肚子里的宝宝,你只关心他。既然这样,我a还不回柽风道馆,我才不要在这儿等着当孤苦无依的弃妇。」
  好家在刚才她冒着生命危险,硬是火速咽下三块柠檬慕斯,又从雷焰手中夺下一块泡芙。幸好,她福大命大没噎死。
  「爱你,我爱你。只要你别再量地一直吃。」说着,雷焰将怀孕三个月却像个月的乔水央揽进怀里。
  我爱你」这句话自上个月他们结婚后,雷焰如同喝开水般地每天至少说上百次。
  数不完的耐心和她过招拆招,连雷都无法置信这样别人口中所谓的新好男人」居然会是自己,是那个从前一见女人,便离得有十丈远的男人。
  他仍然觉得女人是菌类,黏上之后,便是拔也拔不开的超级吸盘。
  只是若有乔水央,他也无法体会到幸福。曾推却不想得的感情,如今带给他深深的满足与充实,这一都得感谢他怀中的这个小女人,感谢锲而不舍地爱他,不放弃他,她的确教会了他懂得真正的爱。
  「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她含着未干的珠泪问。
  「这个世界上最爱你。」他肯定地道。
  「最最最最爱我?」她孩子气地再问。
  「最最最最爱你。」他很有耐X地应答。
  「你骗人,」乔水央泪眼汪汪,「你G本不爱我,你刚刚多说一个『最』!我好可怜,嫁给一个G本不爱我的丈夫。」她乘机偷拿走一块在雷焰手中的泡芙塔,塞进嘴巴里。
  「别胡说了!你是最B的妻子,我三生幸才能够娶到你,这样行不行?」他现在的功力,连翻白眼也不用了。
  「不是敷衍我?」
  「不是敷衍你。
  「我这样无理取闹,你还是爱我?」
  「你这样无理取闹,我还是爱你」雷焰学乖,多或少一个字都不行。
  乔水央得到满意的答覆,自己颇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现在终于知道,我父母为什么肯把我嫁给你这个大黑道,你是屹立不摇大树,会包容在树下撒野跳舞唱歌的我。」
  其她G本不必再忧虑。她右手的中指上,着他送的结婚戒指,是一枚钻戒。当初他已表达心意,说只有这样恒久永远的戒子,才适合他们的爱情,也适合善良的她
  雷焰啜吻了下她核桃香的唇。「还没说为什么喜欢我?」医生说过,和她说说话,能转移她想吃的欲望。
  我说完要换你说。」得到雷焰的保证,乔水央喜孜孜地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便觉得你像电影里面兽面人身的『文森』。我所指的是气质,你们有很相近的气质,文森和一群避世的人们居在纽约一处神秘地道中,在那里的人们彼此亲爱持,他相貌特异,会穿着长斗篷为孩子朗诵故事、为成人排解纠纷,为众人对抗凶恶的侵入者,他是他们的王子,也是他们的守卫。
  「你们两人很相像,都拥有最宽厚柔韧的心灵,虽然你说当初留我下来是别有目的,是要帮助雷翼。但是信誓旦旦、讨厌女人的,大可费尽心机将我扫地出门,犯不着一次次帮我找机会留下来。」
  「所以?」怎么他听了老半天,没听出半点具体的喜欢事项。
  「所以,喜欢是一种很美好的心情。就像钢琴师的手碰触到键,就像舞家脚穿上舞鞋那一刻,人生所有都在那一刻起有了更丰富的意义。在那之后,所有的恋人都会相约一起看北极光,等生产完,你会带我去看北极光吧?」不合理的要求,都要趁这个时候提出才会得逞
  每对恋人都会去北极看北极吗?尽管心中质疑,但大,雷焰仍然颔首。
  他有种被陷害的感觉!
  彷佛她说:喜欢你是一种很美好的心情,这类好听的话并不是重点,点是后面那句:他会带她去看北极光吧?
  「换你说喜欢我什么。」目地达成,她很舒服地安躺在他宽阔如草地的X口。
  虽然有时很想知道,过去雷焰和李云妮的婚姻及爱情究竟是怎样,但她终究放弃不问。聪明女人不问过去。
  她自己是心理医师,何尝不知道问出来的结果只有两种,一种男方回答他比较爱前任恋人,这样自己只会落嫉妒、伤心欲碎的下场;另一种,男方回答他比较爱她,可是她又会质疑他是否在说谎,只为了让她住嘴。两种结果,都会令她忍不住窦猜测,情人一旦有了疑心,很维持长久的感情。与其这样,倒不如把握两人在一起的时光更实在。
  雷焰用舌尖润了润嘴,道:「我喜欢你的眼,」闻言,乔水央扬眉,等待后续。「因为它们总是很爱笑。我也喜欢你的嘴,因为它们不会怕我,总会和我据理力争。我还喜欢你的体,它彻底温暖了我。」说话同时,雷焰的大手潜进她半敞的衣领,握住一边盈盈酥X。
  浅浅的娇吟立即自乔水央唇畔流逸出。
  她一双藕臂攀住雷焰的颈项,「没想到,你比我还会说甜言蜜语,难怪我爸妈及柽风武馆的人全被你唬得一愣一愣的不出三天便把我嫁出去。」思及她的婚礼,快速得让人咋舌。
  「不是我,」雷焰低首,含住她一只玉R吮嚅,「是雷翼。」
  啊……」乔水央喘息着,怀的身体变得很敏感。「对喔,都感激他促成我们两个大人才会被打鸭子上架,匆匆办完婚礼。你说,雷翼会不会担心我生完小之后,侠日山庄多了个宝宝,他会失宠?」
  「依他现在拼命育儿新知、亲子丛书的情形,他比们这对父母,还对雷帮未来的新成员感兴趣。」雷焰说着摆
  「也许过一阵子他便失了兴趣,也许等宝宝出来,他会不喜欢他,也许……」孕后,乔水央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没有也许。你心理医师,如果真有那情形,我会和你一起况且我相信你给的爱,不会少于这个宝宝。」雷焰动手褪去她的底裤,将手指探进孕味十足的花壶,那里可是Y水潺潺。
  乔水央吟哦着,「啊!先说好……嗯…我们要公平地对待这两个子。」她已将全身的重量交由雷焰处置。
  「现在我们办事,别谈孩子的事情。」雷焰将自己的硬B挺进水渍之地,和雷夫人采侧体位交欢着。「太B了,你还是这么紧!」
  「啊……啊啊……」她已不能再说话,只能乘着他的坚挺,欲仙欲死地娇吟。
  「你的R房变得好大!」把玩着她的凝R,「这样可以吗?」雷焰缓缓抽动着他的欲龙
  他拂去她颊零落散的丝,捧起她J致的小脸,两人交换着口中甘美的津汁,身下交合处也有汩汩而出的交欢YY。
  「啊……快一点儿,别这么慢,啊……我会……」攀附着雷焰chu壮的手臂,她双颊泛着滟的红晕,艳臀不断催促着雷焰加快。
  「你会怎样?要不要说清楚点。」他故意弄着她,一次次磨人地放慢速度,在快抵达她充满Y呼的蕊心之前,又悄悄退出。
  「我会受不了。再进来儿点,啊……求求你!」
  乔水央的呼吸已经全乱了,不断地逸出苦闷的欢吟。
  她攀着他手臂,呜咽出声,十指深深地掐入他扎实的肌R,起娇躯,渴求宠爱。
  「是这样吗?」掬了把她娇R吮吻,他加深捣入她已经充血的娇花,一次次抽动得更快,感觉到她犹如处子般的紧窒包围。
  「嗯……啊啊啊……」终于,彷佛过了几百年的时光,就在她以为将因为快乐及盈身火热而死去时,雷焰终于放开了她,默然地静静俯看着她瑰红的小脸,饱挺娇吁的X脯,她整个人散发着彷佛刚睡醒慵懒娇艳。
  「累了吧,吃一口泡。」雷焰拿起台灯下的饼,喂着她吃。
  「刚你还不许人家吃!」乔水央抱怨着,把她弄得这么喘吁吁的,她怎么吃得下。
  「我这是先兵后礼。来,吃一口,」雷焰诱哄着,乔水央见他诚意十足,遂张开嘴巴。「这才乖,刚消耗太多体力,是该补充点营养,这和你平时全无忌惮的吃法不同。」
  「医生说不挑吃才好啊。」她霍然噤声,红着脸道:「,你是不是还想要我?
  这下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大掌,恋恋不舍我的R房啊。」怀孕让她的体力不比以前,焰身材又是如雄壮,前的她自然是无法满足于他。
  j
  她抓住他欲退下的手掌,让它停留住原来的位。「雷焰,如果你不满足只能找,我不许你去找其他的女人。」
  焰凝眸一笑,「难不成你还能再来一次吗?」他调笑着她,一手掌握丰盈的饱。
  闻言,乔水央双颊通火辣,为了藏住自己羞红的蛋,她低着头,不得不倾身贴近雷焰光裸劲健的宽厚肩胛,双手乖乖地搂着他的子。「哎呀,你还没答应人家不去外面找别的女人。」
  「你放心,你以为我受了第二个菌类!我忍住,是因为我不想伤害你还有宝宝。」雷焰拉起被单遮住赤裸着的两人。
  习惯他的譬喻,乔水变得不在意,只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爱着她。
  「焰,要不是此刻我的身体不行,我还真想再来一次!」她悄悄地附在他耳说。
  雷焰喘息道:「别诱惑。」
  话虽这么说,他的手指已潜进她小X。
  「嗯,不行啦,你的手指比一般人大!啊……这和有我有么不同。」乔水央酡红着脸,咬着嫣唇。
  雷焰隐忍住不将自己的欲龙藏进她花蕊间,「别说话,你赶快休息。」
  「你这样把手指C在人家那儿人家怎么休息」乔水央抱怨着也满足着。
  「少废话。说,待会儿我让你想睡也没得睡。」天晓得,他要用多少忍耐力,才没有又再次压倒她。他只能幻想着,此刻是他代替他的手指在占有她。
  「好啦。可是这样真的很邪恶……」收到一记炽烫的视线,乔水央聪明地住嘴。「焰,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哦!不准去找别的女人。」她也拉起被单,准备在日正当中时,和他共眠。
  正要入眠之,他们的房门。
  一道男大剌剌地扬起:「哥,我帮你找女人回来了!
  原来,小白脸就是「慈善公主」乔水央,而乔水央现今已是他的大嫂!世事不仅多变,而且变得飞快。他当初设计「黑道大哥&慈善公主」的计谋成功,却也聪反被聪明误
  眼前这娇滴滴的女人虽是柔情似水的模样,但雷霆却觉得这种看起来「软趴趴」毫无杀伤力,才是吃定所有人的人。
  「对不起,大嫂,都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好不好」雷霆在大厅中求饶着鼓着双颊不理他的乔水央。至于那三个金发妞让他贬到沙漠去。
  「水央,」雷焰也在旁边求情,「不知者无罪他并不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你就看在他可怜的份上原谅他好不好,况且他还是你肚子里小孩的叔叔。」
  「我听呆弟说了,就他策划绑架我来侠日山庄的。绑架良家妇女,罪该至死!」乔水坐在雷焰的大腿上,已有当家主母的威风。
  应该给雷霆一个小小的教训,否则三、两天,就绑女回来给雷焰做妾,她不忙得焦头烂额才怪。
  雷焰抓住她娇俏的下颚转向自己,「这样说起来,他也算是我们的媒人。若不是他,们两个人怎么会认识!」
  「对喔!」她娇笑地想起来,「其实们两个人的爱情也算是他撮合的!好吧,看在他的这份大功劳上,我就原谅他,但是不允许再下次。」
  眼望乔水央笑逐颜开,雷霆终于安住一颗吊在半空中的心。没想到,他老哥婚后会这么疼老婆,他和李云妮之间的婚姻可不是这般浓情蜜意。
  雷霆未料到他才松心没多久,又马上吊起一颗心。
  「雷霆,我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不如这样,我介绍我的好友让你们认识,她名字叫范乐錡,可是出类拔萃的很。」乔水央突然兴起当娘的兴致。
  天呀,他这貌美如花的大嫂,还真是说风是雨。「不了,我目前还不欠缺女朋友,谢谢大嫂的好意。我到外面找雷翼去,不打扰你们两个人你侬我侬。」语毕,雷霆飞快地夹着屁股跑了。
  乔水央窝在雷的臂弯里,笑不可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你别吓坏他了。」雷焰道。以他么没发觉乔水央X子里的古灵J怪。
  她可不依。「我这是做善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懂吗,上帝?」乔水央窝在雷焰臂弯里,脑海里全在描绘着她新找着的乐趣。
  奇怪,他都已经逃离屋内那女人,怎么还会有背脊发凉的感觉?
  「小翼,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冲出室外,雷霆看到正趴在地上挖土的雷翼。
  侠山庄的花园里种植不少花木,用春兰秋桂来形容一丝也不夸张。最角落处居然还有一葡萄树,结了一些果实,养不少虫子,有的时候,肥肥胖胖的虫被风吹落,乔水央还会人把它捡起来放回去。雷翼就是趴在那个地方。
  雷霆终于发现了刚回来时,究竟是什么让他觉得怪异,原来是这片花团锦簇园圃。他边欣赏着花绿的草,边往雷翼的方向走去。
  「叔,你看这只虫子大不大」雷翼抓起一只超肥虫。
  「嗯,够大!但是你抓他要做什么?」雷霆蹲下来,他看见雷翼身旁放着一个透明的小盒子,里面装着几只又肥又嫩又毛茸茸的虫子。J
  「我要再把它们养大一点,当我弟弟的玩具。」雷翼严肃的回答。
  J
  雷霆爆笑出声,他想拿毛毛虫当婴儿的玩具,小宝贝不吓死才怪!「嗯,小翼,你的想法是有创意,可是你弟弟他可能会先被吓死。咦,你怎么知道你新妈咪肚子里的孩子是男的?」
  「我猜的,因我喜欢男生。」雷翼张着黑亮亮的眸随即又转移话题,「些虫子,我会把它们训练得不敢咬他!」
  「那叔叔祝你训练成功。」雷霆眼珠子一转,问道:「对了,小翼,你真的真心接受屋内那个女人当你的妈妈?」以雷翼的成熟要装喜欢也不是问题,所以一点很让他疑惑。
  雷翼认真思忖一会儿,「她不是很聪明,常常把故事说得很难听,一高兴来还会乱亲人家,最要的是她还把我这片墓园弄成花花绿绿的;不过,我发觉和在一起会感到快乐。『快乐』在我的字典里原本抽象的玩意,但现在它们变得很真实,而且叔叔你一定会喜欢爷爷NN,以及柽风武馆的人,他们都是奇人异士。」
  由于乔水央有事没事便邀学校同学来家里喝午茶,所以他和那群笨蛋也相处得挺熟稔。现在他不只有一群人对他俯首称臣,他还打算教他未来的弟弟,怎么帮那群笨蛋取绰号。
  雷霆疑惑,「爷爷NN?」他的问题等于是有问没有答嘛!
  「就是乔水央的爸妈妈啊受了乔水央,可是在背后,雷翼仍坚持直呼她的名讳。
  雷霆恍然道:「看来改天我得登门拜访,我亲小翼口中的那些『奇人异士』。」
  「嗯。」雷翼翼点点头,小手随即拉住雷霆的大掌。露笑,白白的牙齿在太阳底下,显得像小恶魔。「叔叔,你再帮我找三十只毛毛虫!」
  经过夏季,秋天的脚步来临,再过两个月便是乔水央的临盆日。
  终于她肚子大得不话,比一孕妇大出两倍。几个月来她都被雷焰软禁在屋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日,尧舜安、范乐錡,周璠来访她才有幸获自由。
  L
  「哎,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四个女人在草地上,乔水央伸着懒腰,被雷焰细心护着,她都快真得变成猪了。
  「太夸张了吧,你好像犯人出来放风。」范乐錡摊开餐巾,忍不住道。
  「她现在可是幸福的很,我怀孕时我老公也把我当碎的玻璃娃娃看待。」尧舜想起她当孕妇的时光,可是笑容满满。
  周璠则是很实际的从木藤餐篮里,拿出食物分给大家,「这里的东西,可以喂饱一只猪了!」如果水央每天都吃这么多东西,难怪她会像怀了个巨婴。
  「小璠,你和还不打算生小孩吗?」乔水央问道。
  她现在自己是孕妇,巴不得全天下的也是孕妇,和她一样半天堂半地狱地生活着。
  「我们还年轻,况且我们是有计划的,我才不像你们急着当黄脸婆!」咬着美味的三明治,周璠幽默着在场另外两位已婚女士。
  范乐錡赶紧声:「我未婚,请别把我算进去。」
  顿时,四个女人笑成一团。雷翼在此时跑来加入笑女郎的列。「妈,」因为有外人在,他别扭地叫着。「爹地要我过来提醒你别笑得太用力。」语,雷翼用手指比了比在屋内监视四女人的雷焰。
  「我的天呀!」对于雷焰的举止,尧舜安等人笑得更开心。
  只有乔水央窝心地朝丈夫挥挥手示意她已收到他派来的小天使所传递的讯息,然后「小翼,你来和我们一起野餐。」
  雷翼顺从地加入四个女的阵营中,他动作娴熟地趴在水央肚上算准时机欲倾听胎动。同时,他俊俏地抛给其他三位女X致命的笑容,不怀好意地道:「妈咪,我们叫来跳花圈给阿姨们看,好不好?」
  远地,雷翼已看见他爹地走出屋子,往这个方向踱来。这个主意儿可想是雷焰教唆他的!F
  「不——」乔水央话未说完,便让三位好友给夺去。
  「好啊好啊,小翼真乖。水央,你真耻,养宠物也不让我们看。」三个女人异口同声挞伐着。
  结果可想而知。秋日的夕阳,上演着一出人虎追逐战!
  其他三合伙人,见到迈着松散脚步而来的山中大王,立即逃窜喊救命。只是,她们愈跑,老虎追得愈开心。
  在树荫下的雷氏一家三口,不,是一家「五口」,则父慈子孝母优闲地享受接下来无人打扰的愉快野餐。
  亮丽的阳光穿透层层枝桠,张嘴微笑,告知幸福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