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米璐璐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3829
  贺焰像壮硕的狂暴猛男般以R刀攻击著娇嫩花X,加上全身重量的重击,每撞一下,黎香香软绵的身子便陷入沙发之中,两人的身形交叠,有如一幅春G图。
  激烈冲撞的狂潮中,为她带来小X饱胀的满足感,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及快感爬上她的神经,超chu大热铁的狂暴抽动,摩擦著她滑嫩的R壁,碰撞著细嫩的花唇。
  R刀与X壁的摩擦,让两人慢慢渗出甜美的快感,愉悦也如排山倒海而来。
  「你好软、好紧……」他卖力地挺著腰杆,抽撤著chu长的热铁。「香香,你让我感到疯狂……」
  撞击的幽美R声谱出最情色的曲调,但在他的耳中听来,如同天籁般的好听,也激励著他继续抽送。
  她无法转头看他驰骋的样子,只能眯著双眼,口中随著他的猛撞发出柔弱的娇吟,在脑中想像他卖力的英姿。
  剧烈的撞击让他压制著她柔软的身体,让她与他一同律动著。
  他身上健壮的肌R泛著汗水,更显得他的肌Rchu壮结实,与她雪白的肌肤成了辉映。
  chu大火热的RB以无比凶猛的攻势,进出充满水源的幽X,清楚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紧绷正紧紧吸附著他的热铁。
  「嗯啊……嗯……」她不断娇喘,身子因他而晃动。
  他一边欣赏她的可爱神情,一边用chu壮的双手爱抚她晃动的绵R,以食指挑弄著瑰红色的R尖。
  「唔……啊……」强力的压力挤进她的幽X里,似乎快把她撑破了。
  她不断沁出蜜桃般的汁Y,让他抽送得更加顺利。
  直到她的嫩X感到一阵急速的收缩,她觉得眼前一阵眩白,R壁一张一合地收缩,仍然含著他的热铁不放。
  「嗯……你好B……」嫩如羊脂的R壁吸附著他的热铁,令他加快了速度,一次又一次地没入,埋得好深好深……
  「焰……」黎香香弓起身子,全身窜过电流,狠狠地喘著气。
  他仰头,腰际却拚命往前挺著,享受著温热的花床,疯狂地猛顶,将她推上幸福的云端。
  「不行了……焰……好舒服……」她呼喊著,身子虚软地躺在他的身下,微微颤抖著。
  而在花X中肆虐的R刀,终于喷出滚烫的白浆,混合她的蜜汁,洗礼她柔嫩的花X。
  就算种子在她的花X里著床,他还是难耐最后一瞬,以倍加chu狂的攻势作为激情的落幕--
  惩罚结束之后,黎香香攀著贺焰的身子,与他在沙发上拥抱著。
  「下次不准你再违背我的话,听到没?」他轻吻她额上的汗水,以舌尖吃著她的嘴。
  她的双眼G本睁不开,只能听著他的心跳,过了几分钟后,她才又猛然睁开眼。
  「你……」她气得捶打他的X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他刚刚的行为几乎是在凌虐她,害她变得不像自己,就像天生的小Y娃,配合著他的游戏。
  「别说你不喜欢。」他的大手揉捏著她的X部,还以舌尖尝著味道。「你明明很喜欢我这样弄你……」
  「你……」她羞红著脸颊,每次只要和他欢爱,他总是会说出一些不堪入耳的Y秽之语。
  「怎么了?」他使坏地朝她放电。「刚刚不是叫得那么浪,还说需要我进去你的体内……」他舔了她的下腹,食指又探进她肿胀的花唇。
  「不要……」高氵朝刚过,但被他的长指一M,她全身还是颤抖不已。
  「你还好湿……」她的双腿流出晶莹的花露,掺杂著混浊的稠Y,非常暧昧色情。
  「不可以……」虽然她的口中喊著不可以,但是他的长指就像有魔力一般,一拂过总是会点燃她的热情。
  「坐上来。」他的体力好得吓人,很快又恢复雄风,热铁又竖立起敬。
  「别……」她摇头想拒绝,但是却被他抱起,让她跨坐在大腿上。
  「坐下来!」他眯眸。「还是你想要我再继续惩罚你?」
  她摇摇头,只得轻轻坐往他勃发的R刀。
  「用手扶住它,放进你的体内,你知道位置在哪里……」
  她犹豫不决地望著他,小口嗫嚅著,「我……我觉得……你应该要戴保险套啦!」
  呜呜……怎么他跟别的女人做爱都会戴保险套,跟她做就是不戴呢?
  「因为我要你嫁给我,所以我不必戴套子!」他慵懒地望了她一眼。「快!我想进入你那又紧又窄又销魂的小X里……」
  她只得扶住他的热铁,让他对准花X,进入湿漉的桃花源之中。
  「啊……」
  两人同时轻喘一声,舒服地互拥对方。
  他吻上她的朱唇,舌头也伸进檀口中挑弄搅弄,狂热火热的吻一路吻至她的锁骨,厚实的手掌如火球般烧灼她饱满的X脯,樱桃色的R头在白雪肌肤的衬托下,就像两朵樱花般绽放。
  白皙光滑且带弹X的圆臀,以诱人的弧度规律地拍打著,发出R体之间的交响乐。
  他的唇舌盘踞在她的X前,两朵娇艳的樱花是他仔仔细细品尝的目标,轻咬她柔细的R头,之后再以牙齿轻轻拉起再放开;弄得她全身不断扭动。
  上下的围攻让她只能搭著他的肩膀,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慢……慢一点……」她的X部上下晃动著,长发也跟著飘逸,脸上有著诱人的媚态,骑聘在他的身上。
  可他不理会,照样往上用力挺著,chu长的热铁在她的甬道进出,碰触到柔软的R壁时,他也哼出舒服的声音。
  「用力地夹住我!」他低吼一声,不想让她中途离开。「黎香香,我只爱你一个,所有的女人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魅力了!唯有你,你的RX吸引著我,这辈子你只属于我……」
  他说出让人脸红耳赤的话,在他身上的黎香香听了只想钻入地洞,可不知为什么,心却暖暖的。
  「我……我好喜欢你哦!」摩擦的快感在她的体内渐渐升起,她娇媚地低吟著。「我不要你找其他女人……讨厌……你找其他女人……」
  「取悦我。」他停下动作,望著她前后摇摆的媚样。
  「嗯……」她夹紧他的腰际,幽X紧紧包裹住他的热铁。
  她雪臀前后晃动著,热铁一寸又一寸地埋入她的花X之中,清晰传出男G在水X里头的捣弄声。
  「快一点……」他任她在自己的身上驰骋,他喜欢她这副浪荡的模样。
  「愈浪愈好……」
  「好舒服……」她开始吟哦,眯起双眼享受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焰……人家想要再深一点……」
  他眯起黑眸,她娇柔的声音无疑是他的致命伤,于是他抓住她的腰际,一次又一次顶撞爷她的花芯。
  「啊……啊……」这样猛烈的进进出出,时深时浅,时快时慢,让她急速chu喘著。
  他运用腰力使劲地抽送,感受她光滑的柔软与微热的体温,大手则滑到她圆润的雪臀,往内不断挤入。
  「啊……嗯啊……」春水不断从幽X里溢流出来,她的叫声愈来愈大声,摆动也愈来愈激烈。
  他卖力地往上挺著,鼻中吐出的气息在她的X前呵出粉嫩的红晕,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撞击,令他差点S出宝贵的种子。
  他延长喷出白浆的时间,用力撞击水源不断的幽X,近百下的抽送后,她的身子一弓,达到第二次高氵朝。
  他加速、用力地抽撤,最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埋入最深的幽X之中,喷洒出浓稠的热流--
  小俩口误会冰释后的三个月,黎香香才正视自己的心情。
  其实她是爱贺焰的,要不然她不会吃醋;而她也清楚知道,贺焰有多么爱她。
  不想结婚的浪子,为了她打破原则,不但愿意与她结婚,甚至还愿意与她的父亲合作,推出结合情趣商品的食品。
  虽然组合很奇怪,但事实证明这样的市场经过开发后,食物也可以包装成情趣用品之一,配合著保险套一起行销。
  就像贺焰与黎香香,看似不搭的两人,一旦交缠了,才发现两人是多么契合的一对。他爱死她了!
  不过有时候黎香香却恨死他了,因为他霸道地规定她不可以在正餐之外多吃零食,严格控管她吃零食的次数。
  这天,黎香香趁著贺焰不在公司时,拿出偷藏好的饼干,躲在桌底下偷吃。
  卡卡卡……饼干好好吃哦!她满足地扯开笑颜,不让她吃甜食,简直是要她的命,索X就把贺焰的话当成耳边风。
  而且啊,他好霸道!一直要她嫁给他,可是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加上他管东管西的,她才不要那么轻易点头呢!
  黎香香一边吃著饼干,一边回想这几个月贺焰求婚失败的表情,忍不住噗哧一笑。
  不过有一句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
  「黎香香。」冷冷的声音从桌面上传来。「你又背著我偷吃了!」
  贺焰的声音一落下,黎香香娇小的身子也跟著被捞了出来。
  她无辜地眨著大眼,嘴里还咬著来不及毁灭的证据。
  「我……」她急急忙忙吞下饼干,可手上的却不知要往哪儿藏。「哈尼,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她堆起笑容,希望等一下的惩罚会减轻一点。
  贺焰皮笑R不笑。「你就这么不听话?又偷吃……」他眯眸,没收她的零食之后,眼里蕴起邪气。
  「人家肚子饿嘛!」她可怜兮兮地说:「真的好饿、好饿……」
  「你才刚吃完便当不久,饿什么?明明就是嘴馋!」他反驳她。
  「真的啦!」她拉拉他的衣袖。「而且,我很想吃酸的,所以我才会偷藏泡菜口味的洋芋片……」
  酸的?贺焰眯眸望著黎香香日渐丰腴的身材,以及愈来愈光滑的肌肤。
  最后,他的大手捏向她的X脯--
  嗯,最近好像大了一点……
  「你干嘛啦?」色狼!黎香香捂住X前。
  「走,我们去看医生。」他拉著她的手,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他和她很快就能举行婚礼了。
  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他也会把她绑上婚礼的!
  「为什么要看医生?」黎香香不解地问。
  「你有可能怀孕了。」贺焰的声音不愠不热,可语音却有一丝颤抖,透露了他的紧张。
  「我不要去看医生!」黎香香一听,死命地抗拒著。「若怀孕了,我就要嫁给你…….」
  嫁给他,代表她二十四小时都要被他监控,那她就真的要忌口了。
  「你乖,嫁给我之后,我们可以妥协任何事,例如……原本只有三点才能吃点心,现在提前到两点,再多加一项晚上八点的饭后点心。」他哄著她。
  「真的吗?」她小声地问著,虽然她很没志气,但是他每次为她准备的点心,都是很高级的甜点。
  「我骗过你吗?」他回头朝她温柔一笑。
  啊……她的心暖暖的,傻傻地被他牵著走。「没有……」
  「那……我们该结婚了。」他不知从哪里变出戒指,很快地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要不然肚子大起来,你穿礼服就很难看了。」
  黎香香G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也没有决定的能力,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贺焰唬弄,最后决定权还是回到他手上。
  只是,他的大手依然会牵著她的手,无论他到哪儿、她在何处,他们都会牵手一起相随。
  尽管,她被他吃干抹净,外加吃得死死的,他们依然会这样甜蜜地吵吵闹闹一辈子。
  一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