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春秋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9553
  "放开我!我可以自己走!"她才不屑他抱她呢!
  不!她应该说是她不耻他抱她才是,偏身子一贴上他强健的X膛,鼻嗅着他成熟好闻的男X体香,她就发现自己竟然春心荡漾起来…
  "别闹X子了,说,为什么要偷听我和琳儿的谈话?"凌燕南紧抱着动个不停的她往柔软的长沙发走去。她的胆子真是愈来愈大了,现在居然还偷M进书房。她想做什么?
  "我才没偷听,是我先进来的。我要是知道你们会说那些恶心的话,打死我都不会听,哼!"牟丽不屑的抬高下巴,这么R麻的话害得她**皮疙瘩掉满地。他以为她爱听呀,别笑死人了!
  "恶心?呵呵……"凌燕南了悟的摇头轻笑,敢情她是误会了他和琳琳之间的谈话内容,而让她如此不满又生气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吃醋了,这项认知让他满心雀跃,因为她显然很喜欢他,而他竟然不讨厌亦不排斥————"你笑什么?牙齿白呀!"牟丽火大了,偏他圈紧的手臂像钢铁般的强硬,不然她一定会给他俩拳,她受够了!受够了这样的欺骗!
  "小丽儿,你是在吃醋吗?"凌燕南送出笑容并注视着她因愤怒而泛红的小脸蛋儿,真可爱!以往在他身边的女子个个成熟世故,唯有她————"吃醋!我吃什么醋呀?"牟丽被问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的恼羞成怒。
  打从看见琳琳的第一眼,她的心就像打翻了一缸子陈年老醋,是酸的可以,尤其在看见他的差别待遇和偷听到的事实,她就更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
  "吃我的醋呀,喔,我说错了,应该说你是吃我和琳儿之间的醋才是。"凌燕南得意的一笑,她的心情全表现在脸上,而她的爱意————让他勉强可以接受。
  毕竟她是这么的有趣,而他也早到了适婚的年龄,三十二岁配她不知道会不会太老?不过重点是她好像对结婚很感冒似的。
  "笑死人了,我吃你和琳儿的醋?拜托,你又不是我的幸子,我干嘛要吃醋?"牟丽只觉得气直往上涌,她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真的在吃醋,因为他压G就不喜欢她。
  "你干嘛吃醋?小丽儿,你喜欢我吧?"凌燕南暗暗摇头,算了,他也不想再和她继续兜圈子,有些话还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只是她的态度————看来不是很乐观。
  "我喜欢你!?拜托,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啦,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牟丽心一跳,无法迎视他深邃迷人的眸光,她慌张失措的逃避他的视线。
  "是吗?可是我记得第一天你到凌宅来的时候,还曾经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凌燕南微微一笑并将她的头扳正过来面对他,这个小妹妹心虚得厉害,承认喜欢他有这么困难吗?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一口就回绝了,那我干嘛还自讨没趣的去喜欢你,反正奸面帅哥多的是,我又不是一定要你当我的幸子。"牟丽只觉得脸皮挂不住,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她牟丽又不是非要喜欢他不可,再说在看清他的真面目后,她早就对他寒心了!
  "原来你有这么可怕的想法,难怪你对结婚没兴趣,你是不是想学人家做个花花公主,然后男人一个玩过一个————"凌燕南微愠地皱起眉头。
  敢情她一直有下个男人会更好的观念?难怪他占有她的童贞,她也不想要他负起责任,没想到她会这么棘手,看来他得好好想个办法!
  "我才没有呢,就算有也不关你的事,你以为你是谁呀?"牟丽气急败坏的声明,就算她要当个花花公主关他啥事,他又不是她什么人!
  "呵呵……"凌燕南轻笑出声,这么凶的小妹妹,他真应该要再三思啊!只是事情走到这般田地,他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即使有,恐怕他的心也不愿意改变了。
  "请你放开我,我要去做事情了!"牟丽差点被他的笑声气得脑溢血,她受够了!他凭什么这样对待她?谁给他这个权力主宰她的一切?
  她使出吃N的力气想挣脱他的籍制。
  "别动,除非你是想挑逗我————"凌燕南轻蹙眉头,她真这么生气?就只因为琳琳————但他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
  "谁要挑逗你,我恨死你了。"牟丽身子一僵,满腔的火气一古脑儿的全爆发出来。
  "恨死?这么严重啊?小丽儿。"凌燕南仍是紧搂着她,语气多了丝爱怜和疑惑,不过火山爆发的她看来是完全感觉不到。
  "放开我,你抱我干什么,要女人你不会去抱你那高贯典雅的琳儿?放开我!可恶,你怎么可以欺骗我,我还以为你是个君子,结果你在背地里跟我玩Y的,你去死啦!"牟丽死命的挣扎,她无法忍受上一秒钟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现在却如亲密爱人般的抱着她,他把她当什么,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女佣,还是一个暖床的工具?
  "小丽儿,你这么激动我该如何跟你说?"凌燕南轻叹一口气,看来她的反应相当激烈,不宜再给她任何刺激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只要放我走就好了。"牟丽忿忿的扭过头。
  "不行,话若不说清楚可是会造成误解,小丽儿,我不想你误会我。"看着她生气的扭过头,凌燕南轻柔的再度伸手将她的头扳过来面对他,他得纠正她这个不好的坏习惯,一生气就不理他,真是的。""凌燕南,你不用说的那么好听,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上我的当?小丽儿,你上了我什么当呀?"凌燕南微挑眉,她的火气还真是旺!
  "你不用再演戏,因为我全都听到了。"牟丽相当不以为然的看着他。
  "哦,那我能请问你听到了什么吗?"凌燕南有的看着她表情生动的脸庞,显然她所听见的内容让她对他的好感全面改观,他迫不及待的想听听她到底听见了什么让她如此生气?
  "我听到了什么你心里有数,我早就看透你那虚伪的真面目。凌燕南,你一定很得意吧,一下阿南一下小虎的把我耍弄得团团转,只有我这个笨蛋白痴才会相信你的谎言。
  是,你是接受了我老头的委托,可那是委托不要把金牌给我!我就说嘛,堂主测验哪可能会是如此可笑的当女佣,一开始你们就摆明了不想让我当上‘朱雀堂‘堂主,却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而愚蠢的我竟然会相信————"牟丽愈说愈气。说到最后忍不住想痛扁自己,亏她还是在道上混的,竟如此轻易相信人,她这些年来的江湖经验G本就是白混了!
  "就这样?"凌燕南深深的望着她气愤难平的模样,显然她是听见了早上他和费文强在玫瑰套房外的谈话内容而断章取义的误解了他,不过她说的有一半是事实,因为牟福的确是要他想办法让她知难而退,结果————"这样还不够吗?你这个卑鄙小人,一开始跟我装跛脚扮残废,接下来又搞出个什么双面人。凌燕南,我受够了,你听见了没有,我受够了你的虚伪和欺骗!"就这样?牟丽差点没气昏过去,什么叫就这样?这样还不够严重吗?她是这么的相信他又喜欢他,结果她真是错得离谱!
  "小丽儿,你可以先冷静下来听我说吗?"凌燕南伸手触M她柔软的脸颊,却被她及时闪开。
  "你还说什么?说你没有和我父亲联手?告诉你,我不会相信的。""那是事实,我不会否认,我也为我故意欺瞒你是跛脚一事向你致歉。可关于我的双重个X,这的确是事实,只是我没有健忘症和失忆症罢了,一开始我只是想测试你的心X和经验,严格来说,当一堂的堂主你是完全的不合格。
  不过这一个多星期来,文强认同你的可塑X,所以这面金牌你还是有希望获得,虽然你父亲是来拜托我,希望不要让你当上堂主,可他的出发点全是为你的幸福着想。
  因为黑道是一条不归路,一旦介入很难全身而退,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解散"虎门"?那是因为我看透了黑道争地盘为利益打打杀杀的生活,当然信不信在你。听不听得进还是在你,你进人我的书房就是想拿这面金牌吧。"凌燕南轻柔的放开她,然后伸手从系着小马尾的发带中抽出一面黄澄澄的金牌递到她面前。
  "我是为了金牌,但你永远也不可能给我。冷冻鱼还能认同我的可塑X,你却下达那道旨令,你G本就不是真心想测验我。"牟丽愤怒的指控。
  这一切从头到尾他都在跟她玩心机、耍手段,他竟还能说成是为她好,硬把黑的给说成白的,他该去当外交官或政客,不然真是埋没了他的好口才。
  "我下那道旨令是因为我心疼你,并不是想阻碍你,你知不知道?"凌燕南暗叹一口气,他的一片心意竟被她曲解至此,还真是令人伤心难过呀,不过这也算是他活该吧!
  "心疼我?你不要再骗我了,你心疼的人只有那个琳儿吧,我算什么?我在你心目中不过只是一个女佣或是**罢了。"牟丽嗤之以鼻的驳斥,心疼!她是何德何能?这不过是他欺瞒的伎俩,她不能再轻易的上了他的当。
  "我不许你这么说你自己,我并没有把你当**的意思,事实上,我本来是想把你收来当情妇————""啪"一巴掌声轻脆的打断凌燕南的话,同时也打偏了他的脸。
  "好吧,这一巴掌算我活该,不过我也愿意拿出我最大的诚意,小丽儿,你愿意嫁给我吗?"凌燕南苦涩的一笑,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不及她眼中的怒火来得让他心悸。
  "我死都不会嫁给你,因为我G本不相信你的话,除非————"牟丽瞪着他左脸颊上鲜明的五道指印,视线在触及他手中的金牌后,一个想法猛然窜上脑海,她何不先把金牌拿过来,然后离开这令她望而生厌的地方,他可以耍心机,那她也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除非什么?"一眼就看穿她脑海里的想法,那正合他的心意,凌燕南微微一笑,并非他到此刻仍不罢手,谁教她不想结婚,那可就别怪他又布下陷阱。
  "除非你把金牌给我,要不然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你。"牟丽开出自己的条件,只要他真中计给了她,那她就立刻逃离凌宅。
  "我是可以把金牌给你,可是就这么给你,我怕牟叔会有话要说,我想你也不希望那样吧?""不然你要怎样才愿意把金牌给我?"牟丽气得吹胡子瞪眼,就知道他G本没诫意还说那么多废话。
  "我必须要有个理由。""什么理由?"他的废话还真多,牟丽极力压抑住内心的火气和不满,像他这种奸诈小人,想从他手中拿到金牌实非易事,搞不好还要付出一点代价。
  "这面金牌就当做是我送给你的订情之物,如果你愿意,我立刻双手奉上。"凌燕南唇边掠过一抹笑意,想和他玩花样,他只能先祝福她了!
  "好,我愿意。"牟丽很爽快的点头并伸出手,反正她先虚与委蛇,然后等离开凌宅————他又能奈她何?
  "很好,过几天我会请我父亲登门提亲,至于你,就安心的在凌宅待下,我会告知文强你此刻的身分————"将她心中的想法一一看在眼里,凌燕南把手中的金牌递给她,他真不知道要笑还是要哭,多少女孩子想要嫁给他,他都不屑一顾,唯有她————不过不急,等她嫁给他之后,他会让她深刻的体认这一点。
  "等一下。"慌忙的将金牌揣入怀中,牟丽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和凌燕南玩心机这究竟是行还不行?
  万一不行那她不就得真的嫁给他?不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是目前若不这么说,那面金牌他是万万不会给她,这————不管了,先拿了再说,反正口说无凭,到时她就死不承认,他能怎样?再说还有一个琳琳,他不是要给她一个交代吗?
  "怎么了?"仅是这样对着她,就让他想将她拥入怀中狠狠的吻个够,凌南南轻柔的抚着她的背部,内心不禁有丝感叹。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局面,本以为只是单纯的调剂身心,孰料莫名的把自己的心给遗失了,甚至还千方百计的要将她骗进婚姻的枷锁中,他凌燕南怎么会堕落到这种地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你要我嫁给你,那个琳儿该怎么办?"她无法不介意,或许该说没有一个女人会不介意吧。
  牟丽不安的看着他温柔的笑后,然后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帅,光是这样看着他,她就心跳加速,呜……在他欺骗她之后,她怎么可以还为他心动呢?
  "琳儿,呵呵……你想太多了,她只是我的表妹而已。"还在吃醋啊!这感觉让他心头涌起一阵甜蜜,最起码她还是喜欢他的,虽然她死不承认,不过他心里有数就够了,接下来就是如何把她拐回来当老婆。
  "表妹!"他以为她会相信这种可笑的借口,那他就错了,牟丽暗暗气恼的看着他。
  他分明就是想脚踏两条船,不过不打紧,她不会让他得逞的,因为她G本没打算要嫁他,再说他搞不好是要她做他的小老婆,她才不要呢!
  "嗯。"看着她微嘟的小嘴儿,凌燕南只觉得一阵心神荡漾,反正舞会里有蓝欢逸在,他何不————一想到这,他缓缓低下头。
  "咦?不要————唔!"犹处在愤怒的情绪中,等牟丽察觉到他的意图已来不及了————
  ☆☆☆
  连夜逃出凌宅,牟丽狼狈至极的回到"尊虎帮"总坛,凌晨四点依然灯火通明的景象不足为奇,因为他们大都是在黑夜里活动,只是让她不懂的是为何大门口站了一排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一看就像打手或保镖之类的人物。
  "丽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帮主等你好久了。"一个女子在见到牟丽的身影时,立刻从大门里跑出来。
  "阿月,你看这是什么?"牟丽得意的亮出怀中的金牌,本以为好姐妹会为她欣喜若狂,孰料她立即变了脸色。
  "怎么了,我拿到金牌你不为我高兴吗?"她有点不悦的说道。
  "丽姐,你若不想被绑死就快点逃走吧!"阿月忌惮地看了看身后那一排黑衣大汉,压低着声音说道。冒着被帮主痛宰的可能前来通风报信,好姐妹做到这个程度,她真是太够义气了。
  "绑死?阿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牟丽"雾煞煞"的问道,要知道走了一大段路她可是累得要死,实在没那个气力再和她玩猜谜游戏。
  "丽姐,你————"阿月还来不及说明,大门内已传来一阵骚动。
  "完了,来不及了,总之你快逃就是了。""阿月,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耶,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逃呀?"牟丽更加混乱,不管了,她还是先回房睡个觉再说。
  "丽姐,你大祸————""阿丽呀,我的好女儿,你终于回来了。"蓦然,牟福欣喜若狂的声音一路响到大门口,同时也打断了阿月的声音。
  "老头,我回来了,你看这是什么?"牟丽很骄傲的边走进大门边亮出金牌,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朱雀堂"的堂主锣,呵呵呵呵……
  "果然是少门主的金牌,恭喜你呀小丽儿。"回答的是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而且还是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咦————蓝伯伯!你怎么会在这儿?"在看清那从大厅走出来的老者,牟丽惊喜的边叫边跑向他。
  从她孩童时期,曾是"虎门"军师的蓝源清就对她疼爱有加,虽然后来"虎门"解散,他俩会不时的回到"尊虎帮"来看看她,并给予父亲一些指点,而他每次来总会给她带来一些小礼物,不过他这个时刻来,倒还是第一次。
  "小丽儿,我可是专程为了你而来唷,没有什么事比这个还要来得让大家开心,哈哈哈。"蓝源清边说边开心的大笑,伸手拉住她就往大厅里走去,而牟福则喜孜孜的走在后头。
  "为我?蓝伯伯,我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呀,还有你为什么说这是少门主的金牌?这是我们‘尊虎帮‘朱雀堂堂主的金牌耶。"牟丽有点困惑的看着他,是她听错了还是他真的这么说了,她狐疑的看着手中那面黄澄澄的金牌。
  "呵呵呵……小丫头呀,你在胡说什么呀,你手中这面金牌可是‘虎门‘门主的掌门令牌,男人若能从门主的手中拿到金牌超过十二小时,就可以登上‘虎门‘门主的宝座;而女人拿到则可以成为门主夫人,小丽儿呀,蓝伯伯这回就是专程来鉴定这面金牌是否真为少门主的金牌?
  没想到呀没想到,蓝伯伯从小就觉得你这小女娃有福气,而你自小也喜欢在小虎的身边打转,那时我就和门主说,如果你们两个可以成为一对也不错,想不到我还真是一语成认呀!"蓝源清开心的边走边解释给她听,虽然不懂她为什么有此误解,不过结婚是件好事,尤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所以虽然是三更半夜被人从暖呼呼的被窝里挖出来,不过值得。
  "不会吧!"牟丽顿觉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呆愣,一路被蓝源清给带人大厅,在看见费文强那张冷冰冰的脸,她整个人差点没晕厥过去,冷、冷冻鱼怎么会在这里,而他的出现不就代表凌燕南————"什么不会吧?"蓝源清莫名其妙的看着显然傻掉的牟丽,不过在听到这么令人振奋的事情,有些人的反应就是会变得如此。
  "少夫人,你回来了。"费文强恭敬的对她欠身行礼。
  "呵!不会吧,凌燕南人呢?"一声称呼掠醒牟丽傻掉的灵魂,事实上她整个人是跳起来,然后就慌张失措的东张西望,却没有看见凌燕南!
  "少夫人,主人待会就会和老爷、夫人一起过来。"费文强恭敬的回答。
  "不会吧!"老爷、夫人!牟丽这下终于明白阿月要她逃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她今夜会脱逃得如此顺利是因为人全都到这儿来了。
  完了,她若不逃可真的会被绑死,慌乱的视线在触及手中的金牌————都是这面鬼金牌,它可把她给害死了,而她居然白痴到和凌燕南耍手段————不成!她得逃走!趁凌燕南还没来时赶快逃走!
  "牟丽,你全身怎么弄得脏分分的?"看见女儿异常难看的脸色,牟福终于发觉是哪里不对劲,毕竟女为悦己者容,尤其待会来的人可是她未来的公婆。
  不过他还是很难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呜……他前辈子是烧了什么好香,竟然可以和门主结成亲家!
  "呵!对,我好脏啊,我必须去换衣服,不然没办法见人。蓝伯伯,我先去换衣服。"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牟丽忙抽回自己的手,感谢老头给她一个逃跑的好借口,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好、好,你快去换衣服。"蓝源清不疑有他的点点头。
  牟丽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就快速地往大门跑去。
  这急切的模样让在场之人除了费文强外,均不禁看得莫名其妙,她————急什么?
  甫出大厅,她忙往大门方向跑去,才跑到楼梯处就看见凌燕南和一对夫妇从一辆豪华轿车里出来,她吓了一跳赶紧紧急煞车,却因冲力过猛,整个人反往楼梯下栽去————"啊!"她叫一声,完了,眼看人就要摔到地面,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
  "小丽儿,你是专程来迎接我的吗?"凌燕南眼明手快的跨步上前抱住她摔落的身子,幸好他来得快,要不然就得费上一番工夫把她找回来,他的新娘子呀,竟然还不认命!
  "哼!我才不要嫁给你!"免于皮R摔痛的惨况,但被他抱在怀里感觉是相同的糟糕,牟丽大力挣扎着并破口大骂。
  "这怎么可以呢?你把我的订情之物都收下了,好像不可以反悔了喔。"凌燕南依然好风度的笑笑。
  虽然他更想把她直接拖到房间好好的体罚她,不过不急,朝两边闻声而来的人挥了挥手,大家都识趣的退开,而凌家二老则朝大厅走去,因为他们小俩口的事还得靠他们来打点。
  "谁说不可以,我把金牌还给你,一切都不算。"牟丽见挣脱不了,干脆把手中的金牌塞还给他。
  "呵呵……不算呀,那你那卷‘录影带‘我就不知道要如何处理了耶。"看着此地只剩下他和她,凌燕南邪笑的提醒她。
  "不!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该死的,你从头到尾都在算计我,什么女佣测验,你————"牟丽傻了、愣了,她那卷"录影带",天哪!她居然忘得一干二净!
  "呵呵……或许说是新娘测验你的心情会好一点。"凌燕南暗暗窃笑,他只能说这结果亦是在他意料之外。
  "你去死啦,我最讨厌你了。"她此时的心情只能用五雷轰顶来形容,一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他耍得团团转,她就觉得天昏地暗。
  "你讨厌我,可是我爱你呀!"真恶心,这种话应该由阿南来开口比较适合,偏偏现在是小虎出场的时间,好吧,只能说下不为例,谁教她将成为他老婆呢?
  "咦!你是阿南吗?"他爱她!牟丽一震,有点惊诧的看着他。
  天哪!她好像听见了那三个字,可是现在的他应该是小虎,而小虎是万万不可能会对她这么说,不过就算真的听见了那三个字,她还是不想要结婚呀!
  但阿南跟她说爱她耶!她的心不禁雀跃起来。
  "哈哈哈!你说呢?""我、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不想结婚————"牟丽有点茫然的看着他,她被搞混了!但若是阿南或许————她的心不禁存有一丝侥幸。
  "哈哈哈!你想都别想,乖乖的当我凌燕南的老婆吧!"凌燕南仰天大笑,然后张狂的宣布她日后的命运!
  "你、你、你是小虎!"牟丽吓得脸色一白!
  "你说呢?"他紧紧的抓着她往大门方向走去,还是快点把事情敲定,她就再也难逃他的掌握了,牟丽自然是吓得说不话来,但她真的还不想结婚,天哪!谁来救救她呀!
  一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