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庭妍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4599
  后来,季明证打电话给雷耀,从雷耀口中得知凌千千居住的饭店。
  凌千千一回国就打电话给雷耀,在电话中哭得淅沥哗啦,雷耀于心不忍,
  便放下公事去陪她。
  由于凌千千缠住雷耀不放,雷耀怕情绪失控的凌千千会一时想不开,只好
  一直陪着她,直到好不容易安抚了凌千千睡下,他才得以脱身回家一趟。
  没想到,方语嫣竟然傻等了他一夜!
  雷耀歉疚难当,他怕生病的方语嫣会胡思乱想,于是不敢向她吐实凌千千
  回来的事,更不敢说他在情人节这天一直陪着凌千千。
  后来,方语嫣打电话给凌千千,本来想劝凌千千眼季明证和好,却被凌千
  千的一席话给打入十八层地狱。
  「语嫣,妳以为我真的爱季明证吗?我G本就不爱他,是他的眼里只有妳
  让我很生气。妳长得又没有我漂亮,我会跟妳在一起是因为妳好欺负,而且又
  可以突显我的美丽,不然妳以为我干嘛闲来无事交个外貌、身世与我相差一大
  截的朋友?」
  犹如青天霹震,友谊的真相原来竟是如此不堪!
  方语嫣听了之后傻了,连自己的声音都找不到。
  凌千千继续说:「我是赌气才会嫁给季明证,其实,那时我也怀了孕。不
  过,季明证要我蜜月后煮三餐给他家人吃,这一点他婚前可没有提到。我是千
  金娇娇女,才不是他的女仆跟床妇!
  「我故意要他陪我一起去冲浪,结果肚子里三个多月的胎儿流产了,他很
  失望,于是我们大吵一架。我G本就不想要小孩,那会让我的身材变形,也容
  易衰老,他不能了解我爱美的天X,我更不喜欢他要我付出的自私。我已经决
  定要跟他离婚了,因为我又找到我的春天了,妳猜是谁?」
  方语嫣无语,脸色却苍白若纸。
  凌千千不等方语嫣回答便兴奋地大叫,「是雷耀!妳知道情人节是谁陪我
  的吗?就是雷耀!他看我一个人可怜就一直陪我,我猜他一定为了等我还没有
  交女朋友,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弃女友不顾而来照顾我?」
  在她为他担心受怕的时候,他其实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细心呵护她?
  原来,那一夜他真的和凌千千在一起,她居然像傻子一样担心他的安危…
  …
  她真是个傻子,天大的傻子!
  方语嫣心如刀割,眼圈霎时红了,泪雾迷茫。
  「语嫣,雷耀的心里还有我,我知道妳一直很喜欢雷耀,不过我希望妳能
  祝福我们。」
  方语嫣听了,终于绝望心碎了。
  凌千千的话就像是泼完盐酸后,再度在脆弱的X口戳上致命的一刀,存心
  置她于死地,让她万劫不复。
  「语嫣,妳有在听吗?」凌千千焦虑的声音传来。
  「有。我知道了。」方语嫣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很平静地回答,她自己都被
  自己虚伪的声音给吓到。
  「我会尽快恢复自由之身,这次,我不会再让雷耀失望了。」凌千千重振
  J神,展现一贯的自信魅力。
  方语嫣的思绪紊乱凄苦,脸色死白,柔情芳心阵阵作痛,连嘴唇都没有血
  色。
  「语嫣,妳应该也希望雷耀幸福吧?雷耀的幸福就是我,妳会祝福我们,
  不会来搞破坏对不对?」
  方语嫣珠泪盈盈,一颗晶莹而不听话的泪水随着哽咽的声音冲出脆弱的眼
  眶。「我希望雷耀幸福。」
  「嗯,那就好。」凌千千笑意满脸。「待会儿雷耀会来接我,我要先去把
  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不跟妳聊了。」
  方语嫣手上的听筒落了地,她咬住下唇,任由泪水汹涌而出,一张白皙的
  脸蛋挂满心碎的泪珠。
  这些天,雷耀都在陪凌千千吧?
  他常常一接到电话就对她搪塞漏洞百出的理由,然后便冲出去,弃她于不
  顾。
  她是信任他,所以不打算追究。若她对他的信任变成纵容,就应该停止这
  种虐待自己的行径。
  雷耀的心中原本就只有凌千千,是她强行卡位;现在正主儿回来了,她就
  该退出了。
  他们旧情复燃,她说过会给予祝福,却发现,原来说的容易做的难……
  她的心痛得难以自持,痛得像被千刀万剐过,教她痛不欲生。
  方语嫣病体康复后,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她认真地工作,想赶快衔接上未完成的工作。
  一线电话响起,她接起电话。「喂?我是方秘书,您好。」
  「语嫣,我要见雷耀。」凌千千生气地说,「我现在在一楼,你们楼下的
  柜台说我没有先预约,不让我见雷耀。」
  「千千,总裁在办公,恐怕不方便见妳。」
  「我不管!是雷耀说我想见他随时都可以的,妳帮我通报。」
  「好,妳等一下。」方语嫣打进总裁办公室,「总裁,千千来了,您现在
  方便见她吗?」
  「让她上来。」雷耀回答。
  「是。」方语嫣挂上电话,另外打分机交代柜台让凌千千通行。
  一会儿,凌千千打扮得美艳绝伦、花枝招展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语
  嫣,总裁办公室在哪里?」
  方语嫣比了比方向,「我先帮妳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要给雷耀一个惊喜。」凌千千的笑容美丽万千,盈满自信风
  采。
  看见凌千千走进雷耀的办公室,方语嫣的心里一阵酸涩。
  电话上亮起红灯,雷耀要方语嫣泡两杯咖啡进去。
  她起身去泡热咖啡,然后端着咖啡走向办公室,每走一步,就愈觉心慌。
  当她稳住纷乱的情绪,脸上带着笑容打开门时,里头的景象却教她脑门充
  血、笑容僵滞。
  凌千千整个人伏在雷耀肩上,雷耀以温柔的眼神凝视着她,不断在她耳边
  小声说话,看起来好温柔。
  方语嫣的心像被鞭子抽过,好痛好痛。
  她把咖啡放在桌上,面无表情地带上门,带着破碎伤痛的心黯然神伤地默
  默离开。
  雷耀见到方语嫣,眼里有一抹愧疚,本想推开凌干千,但凌千千死赖在他
  怀里,方语嫣又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的情绪就像吃了万枚炸弹,脸色铁青。
  其实,方语嫣一转身泪水就掉下来了。
  她的心乱得不得了,直接躲进洗手间,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他让她痛澈心肺,但为什么她的心还没有麻木呢?为什么她的眼泪还没有
  流干呢?
  她把自己蜷缩起来,无法停止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颤抖。
  现在的她,只想丢下工作回家去。
  她的心倦了、累了,她决定要辞职,要把雷耀和凌千千逐出她的生命,她
  无法平心静气地看他们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别人的情路甜蜜顺遂,她的情路却是坎坷颠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爱上雷
  耀!
  但爱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可循,全凭感觉而走。
  她的心,除了沉痛,还是沉痛。承认吧!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洒脱,说
  要祝福他们,却无法说到做到。
  嫉妒像一张无形的,紧紧地把她包围在中间,让她想要逃避,却又无所
  遁形。
  方语嫣垂下眉睫,这样错纵复杂的感情是她自己选择的,她的处境没人能
  懂,虽然她爱他爱得刻骨铭心,但爱又有何用?
  他们之间的问题,在于她爱他爱得太深,而他对凌千千仍然余情未了。
  她对爱情的义无反顾,惹来一身的伤心欲绝。她认为他值得她爱,一而再、
  再而三地付出一切,结果呢?她真的做对了吗?
  心口涌上一阵又一阵的痛楚,他把凌千千当成易碎宝贝般怜疼的举止深深
  刺痛了她。
  躲开他吧!他爱的人已经回到他身边,接下来,他烦恼的应该是他跟她的
  关系吧?
  他并没有给她任何承诺,她心碎了、梦醒了,看清了他选择的人是凌千千
  而不是她,她该退出了。
  是不是深情的人就该多受一些苦楚?就该多尝一些失落?
  明知他们之间难有结果,她还是难抑内心那份想与他独处的渴盼。
  就这样,她愈陷愈深……
  方语嫣站在雷耀面前,递上一份辞职信。
  「这是什么意思?」雷耀不悦地蹙起眉头。
  「我要辞职!」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辞职?我不允许。」雷耀的心有些恐慌,他真的怕她
  离开,于公,她是他的好帮手,于私,她是他的解语花。
  「我最近突然觉得累了,我想出去散散心,换个工作再出发。」
  「我给妳的待遇不好吗?」他面容紧绷。
  「不是……」她摇头,「是我个人的问题。」
  「说出来,我帮妳想办法。」
  她摇摇头,眼眶泛红,「总裁,别逼我。」
  「那妳就不要辞职,继续待在这里,我需要妳。」雷耀真诚的嗓音令方语
  嫣心里窜过一丝暖烘烘的热流。
  她凄迷地牵动一下唇角,「我不可能永远留下的,你留得了一时,留不了
  一世。」
  「我为什么不能?」
  「我终究要嫁人的,嫁人后我可能就不会出来工作了。」
  「妳要嫁人?」雷耀不敢置信,「妳已经不是处子了,还有哪个男人要妳?」
  方语嫣脸色瞬间改变,盈盈秋眸里闪动着受伤的神情。
  雷耀懊恼万分地紧咬下唇,他太生气了,所以才控制不住地口不择一言。
  他从没有想过一直默默陪他的她有一天会离开,他已经适应她的存在,已
  经习惯她的陪伴,更没想到她会离开是为了嫁人……
  方语嫣忍住鼻端的酸意,充满凄怆的语调撼动了雷耀。
  「你说的对,我不该有嫁人的想法。我会一辈子不嫁,也会离总裁远远的,
  免得碍了你的眼。」
  方语嫣感伤的叹息,好象一颗巨石,在雷耀的心湖掀起汹涌波涛。
  他轻皱眉头,起身走到她身旁,「我把话说得太重了,我收回那些话,妳
  不要生气,不要离开我。」
  「总裁,比我能干漂亮的秘书公司里很多,不差我一个。」
  「像妳这么爱我的女人却只有一个!」
  方语嫣心跳突然加快,不安地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
  雷耀一把搂紧她。「不要离开我。」
  「不……」她在他怀里扭动,「总裁,你有千千了,我不应该留下来。」
  「千千?」雷耀失笑,「昨天那一幕妳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千千现在只是
  我的朋友而已,很普通很普通的朋友。」
  「千千不是这么说的。」
  雷耀皱眉,「她说了些什么?」
  「她要我祝福你们。」方语嫣凄凄一笑。
  雷耀面色沉重,紧盯着怀里强颜欢笑的方语嫣,「妳就这么傻得相信她的
  片面之词?」
  「你是什么意思?」她定定地注视他,心头像清朗了一些,又似坠入更大
  的迷雾里。
  「我跟千千要进一步是不可能的。」他坚决地说。
  「为什么?」她傻傻地问。
  「我一直被千千的外表所迷惑,自从真正认识妳之后,我才发觉过去的我
  有多盲目、多离谱、多胡涂。千千一直是高不可攀的,我的人生路途从来都没
  有失意过,只有千千让我跌了一跤,让我错以为拥有她,就能让我的生命完美
  无缺。」
  雷耀叹了一口气,凝望方语嫣的眼神很温柔。「从千千回国后,她就用各
  种理由要跟我见面,把我绊住。我放不下她,心头却老拿妳们相比,这才发现
  我错了。语嫣,妳没有亮丽的外表,但妳有一颗懂得包容知足的心灵,跟妳相
  处的时候,我很轻松、很惬意、很满足。」
  「跟千千呢?」她疑惑地望他一眼。
  「千千跟我都是骄傲自大的类型,我们真要在一起,只会争得头破血流。」
  「你的意思是……你选择了我?」她诧异地眨眨眼。
  「对!」他宠爱地朝她一笑。
  「那千千怎么办?」
  「昨天我已经跟她说清楚,我不会再跟她见面。」
  「为什么不是之前或之后?而是昨天?」
  「因为昨天她待在我办公室里太久,久到妳的同事们都替妳打抱不平,告
  诉我妳哭了。」
  「我……想不到她们居然有注意到。」
  「妳的红肿眼皮很难让她们忽略!」他轻吻她的鼻尖,「我还以为妳对我
  一点也不在乎呢!妳昨天没有发飙,也没有嫉妒的神情,原来妳是偷偷跑去哭。」
  方语嫣好难为情。「我……我有什么权利发飙呢?」
  「现在我给妳权利好不好?」
  方语嫣仰起头,莫名其妙地看着雷耀。
  「嫁给我,好吗?」他凝视着她,声音中有掩不住的紧张。
  惊喜的笑容爬上方语嫣的脸庞,她将他紧紧抱住,满腔热泪突然涌上来,
  喜极而泣。
  他依依不舍地吻去她的眼泪,「如果妳愿意,就请妳戴上它。」他从裤袋
  里掏出一个J美的首饰盒,是一颗璀璨耀眼的星型钻戒。
  方语嫣芳心大大震动,星眸里装满喜乐地伸出手。
  雷耀把钻戒戴进她的无名指里。「语嫣,妳还要辞职吗?」
  「我……」
  「我准妳离职了!」这次,他先抢得发言权。
  方语嫣愣住。现在是什么情形?
  「妳是我老婆,我不会让我的老婆在外头拋头露面。」
  「那我要做什么?我一个人在家会很无聊的。」
  「妳会无聊?妳确定?」他邪邪一笑,「妳忘了妳将有个老公,而当老婆
  的首要任务就是喂饱老公,妳光负责喂饱我就够妳忙的了。」
  方语嫣心头一凛,星眸半掩地挣开他的怀抱。「那我不要当你老婆了。」
  他的X欲无人能及,她可不想被他累死。
  「来不及了,妳已经误上贼船了。」他把她横抱起来,往隐密的休息室而
  去。
  方语嫣娇呼连连。「总裁,现在是办公时间……」
  「现在是我们的温存时间,而且妳已经被我革职了,不能再喊我总裁,只
  能喊我耀。」
  「耀……」
  方语嫣的芳唇被雷耀封缄,留下一室的绮丽氤氲。
  只要有心,就会等到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