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四月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4960
  「嫁给我!」
  月灵有股冲动想说YES !
  此刻倚偎在他的怀抱里,她有种全然的安全感,这是她一直渴望得到的。
  但是存在她内心的Y影太大了,被父母亲背叛,又被初恋情人劈腿,她还
  有勇气再相信爱吗?
  「小灵,你怎么了?脸色好苍白,是不是我说错话了,还是你的脚又痛了?」
  她环住他的脖子,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只不过……婚姻是大事,我需
  要考虑。」
  「好、好,你好好考虑,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考虑得快一点,我怕我会等不
  及,我好爱你,你知道吗?」
  她轻轻的点点头,「我知道。」
  「嗯!太好了。」成勋满意的点点头。
  「你不是该回去了吗?」
  「别赶我回去,我有一个月没有见到你了,我今天一定要抱着你睡,好一
  补我的相思之苦。」
  「可是……」
  「好嘛!小灵。」
  天啊!这样一个大男人居然撒娇,真是被他给打败了,不过,她还满喜欢
  这样的他,比较可爱。
  「好吧!」她妥协了。
  成勋开心的抱着她,感受着她又柔软又温暖的身子。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他绝对会尽一切力量让她幸福美满。
  月灵出差回来之后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她处理,所以当她忙到回过神时,已
  经是晚上了。
  她拿起手机,想着怎么没有人打来,尤其是那个人,然后才发现原来是因
  为没电了。
  糟了,成勋一定会气到跳脚。
  她本来想打给他的,不过想了想,还是回家后再打给他好了,也许请他好
  好吃一顿好吃的,然后……
  她忍不住害羞的咯咯笑,心想那家伙一定对她的提议感到很乐意的。
  整理好桌上的文件,月灵捉起包包急忙的往办公室大门走。
  「林小姐,你忙到这么晚啊?」门口的守卫亲切的问。
  「是啊!你辛苦了。」
  「对了,刚才有个先生来找你,我以为你下班了,所以……」
  一定是成勋,不过他身为公司的少东,为什么不直接上去?
  「好,我知道了。」
  「他可能还在外面。」
  月灵笑得甜蜜蜜的,脚步也加快的往大门口冲,她在门口四处张望,突然
  有个人喊住了她。
  「灵灵。」
  她感到身子一僵,缓缓回头一看,喃喃的叫出了早已遗忘五年的名字。
  「江承平。」
  成勋才刚停车,便看到月灵和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上车。
  他是谁?为什么她会跟他上车?
  成勋也没多想,便开着车跟踪着,却讶异的发现她居然和那个男人进去一
  问廉价的宾馆!
  一种背叛的痛楚迅速蔓延全身,他想冲进去杀人,不过仅存的理智告诉他,
  他必须冷静下来。
  人家说世事难预料,这句话真的一点也没有错。
  之前背叛她的负心汉,再回来找她居然是为了向她借钱。
  对于再次见到初恋情人,月灵心中没有之前因为被出卖的痛楚了,对他也
  不再迷恋了,甚至看他依然如此注重外表,举止如修养极好的翩翩君子。
  但是她知道在那有水准、文明的西装打扮下,隐藏着一颗多么爱慕虚荣、
  自私自利的心。
  相较之下,她的台客大少爷还比较可爱。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和江承平有任何的接触,没想到他居然落魄到要向被他
  抛弃的前……也不知已经是前几任的女朋友借钱。
  月灵借……不,该说给了他一笔生活费,但是也十分认真严肃的对他说,
  她已经有未婚夫,劝他钱拿了之后别再来找她了。
  一走出宾馆,月灵感到自己的心有着前所未有的自由,之前她以为自己被
  抛弃是因为她不够好,所以没有人爱。
  原来不是,是他们并不是适合她的人,在不适合的人身上渴望、索求自己
  想要的爱,只怕是白费心思而已。
  那么姜成勋呢?
  月灵想到他的时候,心头不由自主浮上了满满的幸福,她要告诉他,她愿
  意嫁给他,愿意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要好好的爱他及被他所爱。
  就在此时,她的前方窜出了一个高大熟悉的人影,完完全全的挡住她的去
  路。
  「是你!你吓了我一大跳耶!」月灵拍拍X口,不禁娇斥面前的成勋。
  不过,他面无表情让她感到不对劲,他眼中的冰冷更是令她的心中警铃大
  响。
  会不会是因为她没有打电话给他,所以他在生气?
  「我今天工作太晚,刚好手机也没电,不过我本来要找你一起出来吃顿浪
  漫的晚餐……」
  「他是谁?」成勋冷冷的逼问。
  月灵感到心剧烈的狂跳着,「谁啊?」
  他一把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巷子里,好躲开路人好奇投过来的目光。
  「成勋,你弄痛我了。」
  「你老实说,不可以再骗我,刚刚和你一起走进宾馆的是谁?」他像极了
  吃醋的老公一样,正在质询他爬墙、外遇的老婆。
  她知道他误会了,不过她不打算让他继续误会她。
  「他只是个老朋友,他……」
  「他是不是江承平?」他C嘴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冷峻又刺人。
  她愣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是,不过他是……」
  「你今天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他一来找你,你就马上不要我了?把手机
  关了,不跟我联络,是怕他知道你另外有男人了,对吧?」
  「姜成勋,你怎么又这样!」
  她生气的想推开他,但是又被他chu暴的拉回来,他愤怒的摇晃着她,令她
  头都晕了。
  「小灵,你醒一醒,他之前抛弃你,跟其他有钱的女人出国,不要你了,
  现在他又回来,你要争气点,不可以再被他诱拐,你也不准被他诱拐。」
  「成勋,你别这样,我会和他见面是……」
  「我原谅你。」
  「什么?」
  「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只要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和他上床?」
  她狠狠倒抽了一大口气,用力推开他,然后气呼呼的对他吼着,「姜成勋,
  你把我林月灵当成什么样的女人?我是见一个男人就爬上他的床的那种随便的
  女人吗?」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进去宾馆那么久,还可以干出什么好事?别奢
  望我会相信你们只是在里面纯泡茶、聊天。」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下,她委屈的泪水也随即落下,她实在不想哭,却怎样
  也止不住泪水。
  她感到好累、好累,不想再面对他的无理取闹。
  「我们明天再说。」
  她转身便想走,但是他并不想如她的意,更快一步的捉住她的手。
  「做什么?」
  她挣扎了一下,可是他的手似铁钳一样捉得她好痛。
  「姜成勋!」
  「我要你。」
  「什么?」
  她有没有听错?「你喝醉了吗?」
  「不,我再清醒不过了。」成勋冷冷的说,继续把她往巷子里拖去。
  这是一个无尾巷,很隐密,没有人会来,也代表没有人会来救她,阻止这
  荒谬的一切。
  「姜成勋,这是外面,可不是你家。」
  他捉住她的双手,重重的按在她头的两侧,用他强壮的身体压住她,让她
  动弹不得。
  「在宾馆里就可以了吗?你是不是已经做过了,所以没有力气回应我?」
  池对她发出愤怒的低吼,声音很冷、很冰,更夹带着刺人的醋意和怒气。
  天啊!天啊!这个大笨蛋在胡说八道什么?他居然敢这样下流的说她是个
  水X杨花的女人!
  这是她爱的男人吗?他不是口口声声说有多爱她的吗?
  「对,我就是和他上了床,而且还做了好几次。」
  「下贱!」
  他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痛竟然带给了她一股想报复的冲动。
  她缓缓的抬起头,冷冰冰的对他说:「之前我怕他得到我的身体之后会抛
  弃我,可是现在我不怕了,这要感谢你,所以我现在可以好好的和我的初恋情
  人共享鱼水之欢。」
  「你!」
  他伸出右手扬到半空中,她抬起下巴,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想再打我
  吗?打啊!你打啊!」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我哪会以为你不敢,你刚才不是打了吗?」她挑衅的说。
  他真想按住她的脖子掐死她,恨她如此伤他的心,可是他办不到,因为他
  是如此的爱她。
  他不能没有她。
  月灵闭上双眼,咬紧牙关等着他的手落下,只要他真的打她,她保证和他
  没完没了,而且一辈子再也不理他了。
  她绝对会这么做的。
  突然,她感觉到他的唇疯狂的盖住她的唇。
  那是个充满蛮横、充满暴力的吻,也是一个充满欲望、赤裸裸毫无保留的
  吻。
  她明白他的渴望,她无力反抗,也无法反抗。
  谁教她爱他,还爱得那么深,她只能虚弱的被他压在墙壁上。
  他近似chu暴的吻着她,让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熊熊烈火中,她的心在抗
  拒、在悲鸣,可是更令她生气的,是气自己的不争气。
  这么气他,但是她的身子一碰到他,就完全失去了控制。
  她知道他在拉扯她的衣服,一把将她的衣服撕开了一条大缝,然后整个扯
  了下来,白白嫩嫩的酥X像是被剥壳的白煮蛋暴露在冷空气中,粉红色的小R
  尖迅速挺起。
  他似一头饥渴的Y兽般埋首在她的X前,狂妄的吞噬着、舔弄着,她的双
  手应该推开他,而不是C入他浓密的头发里,向他索求更多、更多……
  「他也有这样吸过、吻过吗?」他妒火中烧的逼问着。
  月灵闭上双眼,拒绝回答他的诬赖。
  他却以为她的沉默是默认了。
  心中的怒火混着妒火更加的狂炽,他扯下自己的领带把她的双手牢牢的绑
  住,然后挂在一G柱子凸出的铁钉上。
  「姜成勋,你要做什么?快点放开我。」
  「如果你Y荡的身体有了我还这样不满足,代表我的表现还不够好,不过
  不用担心,我这个人有个优点……」他边说边解开自己的拉链,「我知道要改
  进。」
  他阳刚的男X欲望昂长很快的呈现在她的面前,令她的心如小鹿一样乱跳。
  「住口,快点放开我,要不然……」
  「要不然要怎样?」
  她气得快要哭出来了。
  他兽X大发,毫不客气地狠咬着她粉红色的小R尖。
  她在痛楚中痛叫,雪白的R房留下紫红色的牙印,另一边也难逃他野兽般
  的惩罚,雪白的肌肤上又留下明显的齿痕。
  「不要……好痛……」
  突然,他用手指侵入她的花径,刺激着她娇嫩的小X不断渗出晶莹剔透的
  爱Y,很快的濡湿了他的手。
  被这样出其不意的侵犯,没有多久,她已然娇喘吁吁,红嫩的小口只能颤
  声道:「我不要……放开我……」
  他的大手缓缓往下,拉高她的裙子,用力的扯下她的内裤,用他的膝盖分
  开她的双腿,然后将她的一脚抬起来,让自己的渴望抵在她的小X前……
  「啊!」
  他一个挺腰,狠狠的戳入,并开始挤压着她,一进一出的占有着她甜美的
  身子。
  他急速抖动着腰,让饥渴的欲望奋力C进她的娇嫩幽径,她软茸茸的少女
  体毛,不时轻搔他的欲望,更让他浑身快活。
  「啊……」阻止不了自小口逸出羞人的呻吟,身体似火在烧,她只能紧闭
  双眼,感受着他的狂抽猛送,一波波的快感似泛滥的海浪拍打着她。
  他的嘴来到她的耳边,喃喃低语着,「你是我的,我的,没有其他男人可
  以拥有你,只有我可以碰你,你明不明白?」
  「不,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
  她话未说完,整个人就被放下,他翻过她娇小的身子,让她的上半身趴在
  墙上。
  「不……」
  她才挣扎了一下,他便已经握住她的细腰,再次往她紧密的小X深深的侵
  入,狂妄的占有那娇嫩的花径,他的大手也自她的身后握住那上下摇晃的酥X,
  放任自己的欲望在她的身上尽情驰骋。
  「啊……不……啊……」在她感到痛苦又痛快的欢愉时,下身的肌R也不
  由自主的剧烈痉挛,不断溢出晶莹剔透的爱Y。
  他摆动自己的腰,一次又一次用力的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两人的身上都
  充满了激情的气味。
  最后,他的喉咙发出一声嘶哑的喊叫,猛然将自己深深的抵在她稚嫩的花
  心不动,在她体内炽热地喷出滚烫。
  她可以感到他的灼热喷在她的身体里,然后整个人趴在她的肩上,他的心
  跳如擂鼓,呼吸急促。
  「小灵,我爱你,你不可以再回去旧爱那边。」他坚决又蛮横的命令着。
  月灵无法回答他,因为她感到自己快昏倒了。
  「成……成勋,我……我要昏……」昏倒两个字都未说完,她已经软软的
  躺下去。
  成勋苍白着脸抱住她,「小灵!」
  当月灵醒过来之后,她冷冰冰的把眼前焦急却不认为他有错的男人赶走。
  「你走。」
  「可是你一个人在家,要是又昏倒,我会担心的。」
  「你不走的话,我走。」
  她挣扎的想下床,他连忙按住她的手,急急的说:「好,我走,我晚点再
  来。」
  看到她苍白的模样,他妥协了。
  当愤怒和嫉妒退去,他依然欺骗不了自己对她的心,他知道无论如何,也
  不能没有她。
  「我爱你。」
  她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他的chu暴已经对她造成伤害了,不只是身体的摧残,她感觉到自己的心、
  自己的爱也被他的chu暴给蹂躏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不想也无法面对他。
  成勋神情落寞的走到外面,但是他并没有离开,他就坐在她家门口前面吹
  着风。
  凉凉的空气令他冷静了一点、清醒了一点,他决定他必须去找一个人。
  他的情敌。
  他会彻底的告诉对方,既然他已经成为旧爱了,就别再回来,永远留在回
  忆里。
  但是,去找过对方之后,成勋却狠狠的扁了对方一顿,因为他该死。
  原本他以为那些暧昧情色的外遇情形压G都不存在,他的小灵G本就没有
  和别的男人乱来,全都是误会。
  而这个误会的起因都是因为这个臭男人!
  他千想万想都不会想到这个江承平再回来跟月灵纠缠不清的原因是要借钱!
  当初抛弃了人家,他居然还有脸回来跟她借钱,而小灵那个大笨蛋居然还
  心软的借给他。
  不过,令成勋感到心里头暖暖的,是听到江承平说月灵亲口说她有了心爱
  的男人。
  就是他,姜成勋。
  他就知道小灵是爱他的。
  然后他当场就把这个没种的情敌打到变猪头,因为他居然害他误会了他最
  爱的小灵,还伤害了她……
  这下可好了,她一定不会再轻易的原谅他了。
  事后证明他的猜测没错,他足足有三天见不到她,而相思之苦也一点一滴
  的在折磨他、报复他,仿佛是在惩罚他的混蛋。
  不过他甘心的承受,因为他也觉得自己很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