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四月      更新:2021-10-12 17:06      字数:6619
  讨厌!又失眠了。
  月灵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努力的想催眠自己入睡。
  但是,她却睡不着。
  窗外传来浙沥的声音,似乎是下雨了。
  她跳下床想关上窗子,却瞄到楼下电线杆下站着一抹熟悉的身影,雨正打
  在他的身上,打湿了他的头发、他的衣服。
  他是大笨蛋吗?居然连伞也没有拿,就这样站在她家门口淋雨,他以为这
  样她就会让他进屋吗?
  少作梦了。
  她有些赌气的跳上床,把自己用被单包起来,逼自己不要去想,也不可以
  心软,只要她心一软,和他和好,没多久他又会误会她、诬赖她,伤害她的心。
  不可以再让他有机会伤害自己了。月灵不断的告诉自己,但是她又忍不住
  想到外面正在下雨,又很冷,他似乎穿得不多,哪禁得起这样淋着雨……
  在她来得及阻止自己时,她已经冲到窗边,打开窗户。
  一听到声音,成勋马上抬起头看她,一脸渴望。
  两人谁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对方。
  他看起来很憔悴,人也消瘦了,胡子也没刮,像极了为爱所苦的男人。
  「小灵。」他的呼唤像是一个流浪多年的浪子在呼唤,乞求着想回家,想
  再得到爱人的关心及温暖。
  她知道自己快心软了,她咬牙把窗户重重的关上,强迫自己铁石心肠。
  但是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她捉起一把伞便往门口走,接着又想到什么似
  的又往回走,拿了一件大衣,一路冲到门口,然后打开门,往他的方向而去。
  成勋一见到她,憔悴的脸上迅速浮起了一丝希望的欣喜。
  「小灵,我知道我错了,我……」
  她把伞和大衣塞给他,然后二话不说便要转身离开。
  但是他哪里会让她就这样走!
  「小灵,等一下。」
  他连忙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向自己,她却拼命挣扎着。
  「放开我。」
  「不放。你会下来拿伞和大衣给我,这证明你关心我、在乎我,你是爱我
  的。」
  「我是怕你会死在我家门口,这样我会很麻烦的。」她故意冷酷无情的说。
  「不,我不相信,我……」
  她突然像撒泼的小猫般死命的挣扎着,口中呐喊着,「你不相信?是啊!
  你什么都不相信,你只相信你自己,什么事都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别人的解
  释也不听,你还奢望我会再给你机会吗?」
  「我要怎样做你才可以原谅我?」
  原谅?他把她当成最低贱的妓女一样,在肮脏的小巷子里蹂躏她,这样残
  忍的对待要她怎样原谅他!
  「我不会原谅你的。」
  雨打在两人的身上,模糊了她的视线,正好掩饰她心碎的泪水。
  终于,她咬紧牙别过头去,丢下一句,「别再来纠缠我了。」
  她马上感到被他捉住的手臂被捏得好痛,但是他又放轻了力道,最后依依
  不舍的放开了她。
  月灵马上逃回屋子里,她浑身不住的发抖,不是因为冷,而是要压抑自己
  的情感得费尽她多少的力气啊!
  她伸出颤抖的手微微扯开窗帘,他依然像头流浪狗一样站在雨中,一脸哀
  伤的望着房子。
  她仿佛可以感受到他的目光穿透屋子投S在她的身上,她好想冲出去抱住
  他,大声对他说:我爱你、我爱你……
  可是,她不敢。
  她受不了再一次被伤害了,她太害怕了。
  尤其是他,她最爱的男人。
  他给的伤绝对会比全世界的人捅她一刀都还要来得深、来得痛。
  她会怕。
  月灵一大早还没醒——事实上她快到凌晨时才睡着,便接到干爹的来电。
  他要见她。
  一个小时之后,月灵身穿正式的蓝色套装来到总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这个时候员工们还没有上班,月灵知道干爹的习惯,他会比其他人都早到
  公司,不过他会在这个时候召见她却是很不寻常的。
  有什么事那么急吗?
  她敲了敲门,「我是月灵。」
  「进来。」
  月灵一进办公室,便看到一个老人正在玩室内高尔夫球,一副大老板的气
  派及优闲模样。
  他抬起和成勋相似的黑眸时,她的心还会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小灵子,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喔!可能是时差还没有调过来。」
  「你和我家那个臭小子可以去动物园给人们参观了,两只小熊猫。」
  月灵只能苦笑。
  「小灵子,你在我身边也十年多了吧!我对你还算不错吧?」
  「是,干爹对我们姐妹俩恩重如山,尤其还花了大钱替妹妹把病治好,要
  不然我可能会失去唯一的亲人了,所以无论干爹要我上刀山下油锅,小灵子一
  定不会皱眉头的。」
  姜老爷满意的微微笑,「上刀山下油锅倒也不必,我只希望你对那个臭小
  子好一点,我从没看过他对哪个女人这样神魂颠倒,为了妒火就失去是非判断
  的能力。看到他,就不禁想起年轻时候的我。给他一个忏悔的机会吧!他不会
  让你失望的。」
  月灵不安的扭着她的手,「干爹,你恐怕也忘了,我和少爷门不当、户不
  对,你该替他找个千金大小姐才对。」
  姜老爷迅速板起脸,「胡说八道,我自己的儿子我很清楚,那些娇娇弱弱,
  连扫把也不会拿的千金大小姐,娶回来只会败家花钱,那种娇弱小**绝对制不
  了那个狂妄的臭小子。不过他一碰到你就大不同了,活像小兔子遇到大野狼一
  样,乖到不行。」
  月灵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小兔子?大野狼?角色刚好相反才对吧!
  每次两人见面,他比大野狼还大野狼,而且还是只台客野狼。
  「干爹,我和少爷并不适合。」
  「胡说,你别再抗拒自己的情感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之前很混蛋,
  那也是因为他太在乎你了,不过我相信之后……」
  「之后要是他变心了,我该怎么办?」她冲动的脱口而出。
  她终于说出内心深处最最害怕的事情。
  姜老爷怎么会不明白她的不安,小时候父母亲的抛弃,已经令她的心蒙上
  背叛的Y影,而长大后初恋情人的劈腿更令她对爱情、对人X有着不安全感。
  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和她那如天使般的妹妹一样,两人都值得有
  一个全心全意疼她们、爱她们的好男人。
  姜老爷心中自私的希望自己的儿子有那份福气,所以才会开口替那个臭小
  子求情。
  「唉!」他叹了口气,「也对啦!难怪你会怕,我一看到那个臭小子一身
  台客装扮,差点心脏病病发,他看起来哪像是个可以让好女孩托付终身的好男
  人,简直像个浪子一样。」
  「听说干爹当初也嫌弃夫人……说她很不会打扮,很台,所以少爷才会故
  意这么台的。」
  「是吗?这个臭小子,我嫌阿娟不会打扮,骂她是台妹,可不表示我就不
  爱她啊!」
  他的话令她愣了一下,「可是如果你爱她,为什么还让她回台湾?」
  「因为她说她穿不惯和服,她喜欢待在台湾,那里自由民主的空气令她舒
  服、自在,而且也不会有人看她穿着不顺眼。她不顾我的感受吵着要回台湾,
  我能怎样?如果我可以丢下一切,我也会和她一起走的。」
  月灵听出了眼前这个老人的痛苦及无奈,自己深爱的女人无法适应他的环
  境,宛如一只被关在金丝笼里的金丝雀,向往再回到自由的天空。
  而深深爱一个人便是放她自由吧?
  她静静的凝视着背对着她,目光落在一张照片上的姜老爷,月灵知道那张
  照片,是干爹和夫人年轻相恋时的合照。
  照片里的女人笑得多灿烂、多美丽,她身边男人的深情也表露无遗。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两人是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只不过自由的呼唤最后
  却战胜了爱情。
  「少爷知道这一切吗?」
  「我有说了,他听不听得进去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答应我会接下姜氏财
  团。」
  「那就好了,你可以放心了。」
  「我知道他是为了你才答应的。」
  「我?」
  他点点头,「那个臭小子说了一段话令我很感动。」
  「什么话?」
  「他说,臭老头,我遇到了一个好女孩,那是一个会让人想变得更好才可
  以配得上她的女孩。」
  月灵刚开始听到那句臭老头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真不愧是那个人会
  说的话,这么没大没小,但后来的那一句,却令她感到好想落泪。
  姜老爷走到月灵身边,心疼她的脆弱,却也佩服她的坚强,他轻拍拍她的
  头,慈祥的说:「好了,别哭,我不勉强你,反正当不成我的好媳妇,我也会
  当你是我的好女儿。」
  「干爹……」她的泪水真的再也止不住的滚落下来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
  她抬起泪汪汪的小脸,哽咽的对他说:「要是有一天他也向往自由,也想
  离开我,怎么办?」
  「不会的,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像是流浪许久,渴望找到一个窝的流浪狗吗?」
  连干爹也看出来了?她以为只有她有这种感觉而已。
  「我又不是流浪动物之家。」她抽噎的抗议着。
  他慈祥的笑了,「也差不多了,一颗流浪飘泊的心在遇到另一颗温暖美丽
  的心时,绝对会渴望可以和她心连心的,而你是他的另一颗心,他的流浪动物
  之家,他渴望安定的家。」
  「如果他想离家出走,他开始厌倦平凡,渴望自由呢?」
  他那双和成勋相似的黑眸静静的注视她,缓缓的说:「那就给他安乐死,
  我会支持你的。」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空气冷凝不动,她也愣到忘了哭了。
  突然,眼前的老人笑得好开心,「小灵子,你还真是好玩,我开玩笑的啦!」
  当场三条黑线浮在她的额头上。
  天啊!干爹年纪也一大把了,还开这么冷的玩笑,真是够了。
  「我去上班了。」
  月灵擦了擦眼泪,然后走到门口。
  她的手才一碰到门把,便听到他说道:「谢谢你把我的儿子带回我的身边。」
  她感到泪水又忍不住滚下来,再不快点离开,她一定又会哭到不行。
  「不客气。」
  她连忙冲出去,却刚好遇上了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也是她不想见到的人。
  「小灵,你怎么哭了?」
  「姜成勋!」
  他急忙握住她的肩,关心的问:「是不是有人欺侮你?是不是里面那个糟
  老头……」
  「不是、不是,是你。」
  「我?」
  「连求婚都要你爸出马,大笨蛋。」她用力的推开他,然后迅速的跑开。
  成勋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目送她消失在走廊,过没多久,他才感到自己
  的心跳加快。
  他MM自己的心,喃喃自语的说:「她的意思是,如果是我亲自求婚,她
  就会答应了吗?」
  「喂!臭小子。」
  成勋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父亲,「干嘛?」
  「女人都爱大场面的求婚,你自己看着办了。」姜老爷的神情微微的软化,
  「还有臭小子,谁说我不爱你妈了?全世界的女人都比不上她一个,还有你也
  一样!」
  话一说完,他便潇洒的关上门。
  成勋瞪着父亲,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场真情告白,却也消弭了这些年
  来父子俩的误会,他感到心中满满的仇恨迅速的瓦解了。
  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月灵,因为爱。
  不过,老爸说的也没错。
  大场面是吗?
  他最会了。
  二话不说,他马上进行求爱大作战。
  月灵快疯了,她一整天都无法好好的定下心来工作,满脑子只想着一张可
  恶的笑脸。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早已软化了,早在看到他像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狗
  一样站在她家门口任凭风吹雨打,而且不只一天,而是好几天,她便心软了。
  她说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很抱歉,恐怕她是办不到了。
  因为她是爱他的,她绝望的、无力的承认了,而且已经无药可救了。
  她忘不了在他怀抱里的幸福,她的心也许可以勉强忽略真心的感情,可是
  每当午夜梦回,她就好想念他、好渴望他。
  月灵呆呆的看着办公桌前她挂上去的月历,心想,未来的日子如果没有他,
  她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活下去……
  咦?红色的记号……
  她突然扑向月历,翻了翻前面,又翻到这个月,脸色一下子变成了黑色。
  不会吧!这个月……没来。
  一个小时后——
  月灵握紧手中的验孕B,「好,别紧张,不会有问题的,一条就表示没有,
  两条是有,不要担心,一定是一条,不会这么准,不会、不会……」
  没多久,女厕内发出了一道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什么事?什么事?」
  公司里的人全被尖叫声给引来,围在女厕前探头探脑,接着便看到脸色雪
  白的月灵跑了出来。
  一个和月灵比较要好的女职员,蜜儿,马上冲过去扶住她,「月灵姐,发
  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里面有色狼?」
  一听到这里,男职员自然不会放过可以表现男子气概的机会,马上堵住女
  厕所的门。
  「这样色狼就出不来了。」一个新进男职员大声的说,马上引来许多女同
  事敬佩的目光。
  「不是。」
  蜜儿愣了一下,然后脸色更加惨白,「不是色狼,那……那……不会是传
  说中在厕所里最后一间的女鬼出现了吧?」
  一时之间,现场一阵安静,似乎可以感到自厕所门口传来Y风飒飒,所有
  人不禁一阵哆嗦。
  「不是,是……两条……两条啊!」
  大伙儿的脸色更加凄惨。不会吧!两条鬼魂……
  月灵G本顾不了其他人在胡思乱想什么,她心里一阵紊乱,一个人恍恍惚
  惚的回到座位上。
  两条……她摊开紧握在手中的B子,上面清清楚楚的浮现了两条。
  这代表她要做妈妈了吗?
  可是,她可以当妈妈吗?她还没有结婚,而且孩子的爸……
  也许他并不想要这个孩子。
  不过只是也许,她单方面的猜测,不一定准,可是,他们之间还有那么多
  问题,更重要的是她并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她?
  在这样紊乱的情况下,她怎么可以生小孩?
  不,不可以,她必须冷静下来……
  突然,她感到一群人围在她桌子的四周,她抬头一看,那些原本愣在厕所
  前的人全都移到她的面前。
  尾声
  「怎么了?」
  此时,人群散开,有三个打扮得十分台客的年轻人走过来,有人弹吉他,
  有人吹萨克斯风,还有人……
  她睁大眼看着最后一个一身黑色皮衣、一头金色长发披散、脚穿着白色布
  鞋,脖子上还挂了条骷髅头项链,这么台的打扮……
  是……姜成勋?!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试着将它慢慢融化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瑕是否依
  然为我丝丝牵挂依然爱我无法自拔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你不愿提起的
  回忆(藏着你最深处的秘密)
  妳说真心总是可以从头真爱总是可以长久为何妳的眼神还有孤独时的落寞
  是否我只是你一种寄托填满你感情的缺口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
  或许我不该问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涟漪只是爱你的心超出了界限我想拥有妳
  所有一切
  应该是我不该问不该让你再将往事重提只是心中枷锁该如何才能解脱
  (词:伍佰)
  月灵无法移动,她必须努力的吸气,如此一来才可以止住想要夺眶而出的
  泪水。
  成勋走到她的面前,单脚跪了下来,并且拿出一个红色的锦盒,一打开,
  一个足以令平常人破产的五克拉钻戒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哇!好刺眼。
  但是月灵却连眨也没眨一眼,她的脸色惨白吓坏了他,让他以为她生气了,
  不高兴了。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的说:「小灵,我知道你很生气我那样对你,
  可我是逼不得已的,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四见之后,每见
  一次我就多爱你一点,也许我不是那种做作的男人,我穿不惯西装打领带,我
  喜欢穿得像自己,但是爱你的心就像我爱台湾一样坚定,爱台湾,最伟大,我
  也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她有些苦笑不得。可以把她和台湾摆在一起,这个男人真是太土了吧!不
  过,她却可以感受到他最坚定及最热情的爱。
  天啊!他爱她呢!
  原来他是爱她的,而且还是一见钟情,为什么不早说?还要误会她,让她
  伤心得半死?
  月灵心中有好多好多话想问他,但是千言万语到了口中却只化为一句,「
  两条。」
  他愣了一下,「两条?小灵,我没有打麻将了。」
  「两条。」她把手中紧握的验孕B塞到他的手中。
  他低头一看,原本还满头雾水,后来才恍然大悟。
  「这……这不会是……」
  「一条是没有,两条代表……」
  「我要当爸爸了。」他张大眼,眸中闪过一道眩人的光彩,整个脸庞一下
  子容光焕发起来。
  他看起来像中了乐透彩一样开心。
  他马上拿起钻戒,对着自己的爱人说:「小灵,你嫁我嫁定了,因为我的
  台湾之子已经投胎了,我和你会是他最B的父母,我们会给他一个全世界最幸
  福的家。」
  「你只是为了你的台湾之子才要娶我吗?」她嘟起嘴。
  「哎呀!我的大小姐,别再欺侮我了,你明知道我在你还没说两条之前,
  就已经送上这么一颗钻戒了,而且还唱情歌来求婚,我这么有诚意,你应该明
  白我的心吧?」
  「讨厌。」她娇斥了一声。
  他马上把握机会,把求婚钻戒套入她的无名指。
  套好了之后,四周的人全都拍手鼓掌叫好,接着有人起哄。
  「亲一下、亲一下。」
  在众人的热烈要求下,他开开心心、名正言顺的捧住她的脸,印下一个大
  大的吻。
  月灵差点被他这个火辣辣的吻吻到无法呼吸,她抡起粉拳捶打他的X,逼
  他不得不离开。
  「怎么了?」
  「你不会温柔一点啊?」她喘吁吁的娇斥。
  他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对不起,我一碰到你就控制不
  了自己。」
  听到他这么说,她觉得自己的心高兴得快要跳出来了。
  他又想抱她,却被她阻止,「我有些不舒服,你可以载我回去吗?」
  「可以。」
  两人走出公司大门,月灵发现成勋的哈雷机车换成了宾士轿车。
  「你的哈雷呢?」
  「我想开车载你,这样你才能保持美美的,而且我换得正好,你肚子里有
  宝宝,更是不可以坐哈雷了。」
  他开了车门,扶她进去,十足的绅士行为令她很满意。
  等他也坐好,准备系上安全带时,却听到她轻轻的说道:「有车也好,如
  果要亲亲,也比哈雷方便。」
  他停顿了一下,以为他听错了,抬头望向她,只见她的小脸红红的。
  「你说什么?」
  「没有啊!我说有车比较好,不用风吹雨淋。」
  「少来,我明明听到……」
  「没有,你听错了。」
  「谁说的,你说在车里亲亲比较好。」
  「胡说。」她慢条斯理的否认着。
  「不,我肯定你一定有说。」
  她微微的笑,等待着他会说要以行动证明他没有听错,她的身子已经在渴
  望他强而有力的怀抱了。
  而她也打算在他证明之后,再要求他说一次我爱你。
  她知道一个女人所求的,是一份最真心、最诚挚的爱情。
  也许他喜欢走台客路线,口里说他爱台湾,但是他的内心更是一个热情、
  善良、正直的男人。
  她真是爱死了这个台客大少爷。
  没办法,这么独特的男人,不好好霸占起来的话,可是会对不起自己的。
  《全书完》